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战争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老挝战争期间的灵异故事

恐怖鬼故事《老挝战争期间的灵异故事》讲述了这个故事来源于表弟的爷爷参加老挝战争时的亲身经历。那时候他是团里的通讯员兼运输员,负责在各个前线奔走。为方便叙述,下文便称表弟的爷爷为爷爷。爷爷说,当时战场真实的情况远比影视作品里面描绘的更加激烈和血,鬼段子分享:雪崩了,她给压在雪下,黑暗中她呼叫着丈夫.不远处传来了丈夫的声音:“宝贝别怕,我在这里!如果能活动的话,就向我这边挖过来吧,我这边的雪薄” 她答应着向声音的方向努力地挖过去!丈夫的声音一直在不远处鼓励着她。2小时后救援人员把她拉出了雪堆,可她看到的却是丈夫已死去多时的尸体!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短篇鬼故事栏目!

这个故事来源于表弟的爷爷参加老挝战争时的亲身经历。

那时候他是团里的通讯员兼运输员,负责在各个前线奔走。

为方便叙述,下文便称表弟的爷爷为爷爷。

爷爷说,当时战场真实的情况远比影视作品里面描绘的更加激烈和血腥,诸如人皮稻草人、挂人头灯笼、活埋等惨绝人寰的事时有发生。

当时那件事,就和人皮灯笼有关。

当时爷爷所在的车队接到命令,去某前线营地送补给,车队共有五辆车。

领导层为防补给全被敌军拦截,决定将车队一分为二在傍晚行动,爷爷分在二队,拟订在一队出发后两小时再从另一条路出发。

二队有三辆车,爷爷的车在最后行驶着,一路颠颠簸簸,提心吊胆,除了中途听到两声爆炸声之外也没有遇到危险,终于有惊无险的在凌晨三点左右到达了目的地。

奇怪的是一队的路线明明更近却还没到,爷爷所在的二队顿时觉得大事不妙,立即去询问营地领导,结果营地领导脸色难看的回复是道路破坏,延时送达,并且命令他们卸下补给后原路返回。

爷爷他们没有多想,之前也有过因为道路毁坏或是敌人异动而延时的事情发生。

于是他们遵命返回团部,恐怖的事就发生在回程途中。

爷爷的车照旧在车队最后行驶,大约开了个把小时,护车员太累便开始打盹,爷爷也哈欠连天,因为战事激烈他们运输队近一个月基本没怎么休息过。

突然前面的车一个急刹车,吓得爷爷和护车员睡意全无,以为遇到了敌人,立马拿着枪跳下车向前车摸过去。

结果第一辆车的司机老吴打了个手势,招呼他们到第一辆车边上去。

大家都抱怨的骂骂咧咧的问他为什么急刹车,他做了一个禁声手势,并且指了指前方二十米左右弯道边的树林。

爷爷他们顺着看过去,借着车灯,他们隐约看到几个人形的东西立在林子外围一动不动。

经验老到的老吴似乎已经把事情揣摩了个七七八八,战战兢兢的对爷爷等一众战友说:“狗日的,可能是几个老豹子(人皮稻草人的别称)”。

爷爷他们几个年轻点的,当场觉得后背发凉,急忙催促老吴赶紧开车走,并且还一直说着“百无禁忌”一类的话。

(当时那代人很迷信,认为横死之人怨气很大,容易变成脏东西祸害别人。)

大家伙也不敢多停留,一骨碌爬上各自的车,点火离开。

前面两个车打火顺利的走了,爷爷的车却一直打不着火。

(当时卡车都很旧,基本是方面抗日战争缴获日本人的车,所以性能不好。)

当时可把爷爷和护车员急得满头大汗,他们本就忌讳和忌惮前方的稻草人,加之心中迷信横死的人会变成厉鬼害人,一时间两人都吓得浑身发抖。不过所幸打了几次终于是打着了,爷爷立马加速往前开。

就在路过稻草人所立树林旁边的那个转弯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爷爷突然往右边看过去(据爷爷说,当时感觉是不由自主)。

当时那一看,直接把爷爷吓愣了,他看到所有的稻草人都转了一个方向,正对着他的方向,并且跟着他的车在转动,那些稻草人的头部是用木棍撑着的一队队友的头颅。

爷爷当场吓得脑袋一空,眼看着车即将撞到前面的树的时候,护车员大叫了一声,爷爷顿时清醒过来,拼命修正方向,加速离去。

之后又开了个把小时,出了大林子到我军的绝对控制范围后,前面两个车正在等待他,正好都累了,于是他们下车抽了根土烟,顺便爷爷把刚刚的事给战友们说了,战友们听得冷汗直流。

(车性能不好,车速不快,不然可能就没有机会了。)

回到营地后惊魂未定的爷爷他们在营地睡觉,大约中午的时候听外面很喧闹,便出去看看,不料又得知,昨晚的一队在送补给的路上遭遇了敌人,敌人把全队四个人全部残忍的杀害了,将他们的头砍了下来用木棍支撑在人皮稻草人上,将剥了皮血肉模糊的尸体大卸八块扔在地上。

车也被敌人炸了,这些都是接受补给的营地的外围哨兵听到爆炸声后请示上级,上级派出的支援部队到现场时看到的场景。

爷爷和他们二队的战友听后头皮都揪在了一起,后背一阵发凉。

不单单是因为昨天还一起战斗的战友被残忍杀害,更因为敌人用战友所做稻草人出现在了距离一点五公里之外的另一条路边,目送爷爷他们回到营地。

之后爷爷在一次任务中被地雷炸伤了腿退役,不过即使退役几十年,爷爷依旧经常做关于稻草人的噩梦。

读完短篇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老挝战争期间的灵异故事”,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雪崩了,她给压在雪下,黑暗中她呼叫着丈夫.不远处传来了丈夫的声音:“宝贝别怕,我在这里!如果能活动的话,就向我这边挖过来吧,我这边的雪薄” 她答应着向声音的方向努力地挖过去!丈夫的声音一直在不远处鼓励着她。2小时后救援人员把她拉出了雪堆,可她看到的却是丈夫已死去多时的尸体!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阴鬼兵

  一个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我听来这个鬼故事也是源自自己服兵役的时间。在服役时,有一次部队远行出任务,眼看着天色已晚,我们这一行人无法即时赶回营区,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个海防部队歇脚。

  由于我们是临时决定借宿,故未能事先通知,所以这个海防部队无法挪出空余的卧室供我们寝卧,因此在离部队数百公尺外的废弃仓库,便成为我们暂时的休憩处。这个仓库外面有一个广场,平日供部队操演及集会,在广场旁还有一个大型的讲台,通常是提供给部队长指挥部队及长官莅临致词时使用。

  在这仓库里尚摆置了几张床铺,可用来躺卧歇息。我们移驻进去,在里面还隐隐可以听到远处海浪拍打岸石的潮声,以及时疾时缓的风声,虽觉阴寒了点,但由于平时都得接受部队操演,故对于恶劣的生活环境,并不怎么在意。同僚们今天虽已忙碌了一整天,但想到不必急着赶回部队报到,每个人的心情反而轻松不少,晚上遂在里头放纵作乐。

  有人喝着绍兴划酒拳,有人听音乐广播哼歌,有人打桥牌,更有人抱着棉被大睡。 大约过了午夜十二点吧!忽然大地一下子沉静下来,原本还有听到虫鸣唧唧的声响,此时完全一片死寂。由于云层很厚,这个晚上夜色昏沉,不仅看不到星星,连月光也丝毫看不见。

  恍惚间,好像听到仓库外面的广场有许多嘈杂的脚步声。初时并不清楚,但逐渐地由远而近,由朦胧而清晰,很明显的是一大群部队整装集合的脚步声。排长斜睨着眼睛,姗笑着对我们几个懒散的班兵说: 「看你们几只米虫,整天混吃等死,没听到本地部队晚上还在操练演习哩,羞不羞耻! 」

  我们几个同僚互相交换过眼色,根本懒得答腔,想这个菜鸟排长刚从大学毕业,才受完预官训回来,没什么带兵经验,便如此嚣张,以后的日子那还得了。我们依然玩自己的朴克牌,划我们的酒拳,大家闹得不亦乐乎! 「蹬蹬、蹬蹬、蹬蹬、蹬蹬」 门外的跑步声愈来愈近,也愈来愈紧促了,似乎有大批的部队正集结在广场外面,团团围住了整个仓库大家开始觉得有点狐疑不安,玩朴克牌的、划酒拳的,不约而同的都停下了手上进行的动作。并侧耳凝听外面的声响,奇怪在这么深的夜晚,怎么会有大批部队动员的声音?忽然,门口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沉默。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紧急而有力,叩门者似乎十万火急,但我们没有马上应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叩门者显然有点不耐烦,敲门的声音更密了。这个军官听完答覆后,「啪」地一声,两脚靠拢立正回一个军礼,忽然不见了。 我跑上前去,将门户赶紧关好。

  回过头来,看每个人脸上都惨无人色,全身忍不住地发抖菜鸟排长瘫坐在地上,牙根不住地打颤,他嚼着舌根结巴地说: 「鬼,遇到鬼了,怎么办,该怎么办。」 远处又传来部队行进的脚步声,而飒飒的风啸亦从门窗缝隙流窜进来,将室内的气氛整个凝结起来。老士官长摩娑着双拳,不停地在走道旁来回踱着,喃喃自语地说:「这一定是传说中的阴间鬼兵了,天啊,怎么如此倒霉,竟教我遇上了,大家赶快来想想办法罢!」 这时,每一个人都紧紧地将头聚拢在一起商量对策,好像害怕有鬼刺堠在一旁窃听,压低了嗓子讲话。如果等会那个鬼兵再来敲门怎么办? 。

  有人提议说:「鬼怕军徽,可以拿它去镇压。」但这个推论马上被我打翻, 因为刚刚开门时,我的衣胸上是别着军徽标章的,它根本视而不见,不当一回事。另一个班兵讲:「和他们交换条件罢,告诉它我们将会多烧点纸钱来回报。」可是刚刚那个鬼兵不是为乞食而来的,它是邀我们校阅鬼兵鬼将啊正当我们绞尽脑汁无法可想时,忽然敲门声又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下子大家全噤了口,鸦雀无声,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前去开门。

  若要开门,门外是个不可预期无法想像的鬼怪;若不开门,鬼兵鬼将们会不会忍耐不住集体攻掠进来,那就更惨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请长官立即亲临主持校阅!!」 鬼军官在门外又开口催促了,而这次的口气似乎不太友善,而且冰冷毫无令人退让的余地。大家全都以期望的眼神看着菜鸟排长,而菜鸟排长面无人色一直摇头摇头最后由老士官长打开门闩,带领我们走出仓库一出大门,祗见到一堆一堆黑压压的军队集结在广场中央。

  数以千计,哇,全部穿着破敝且脏污的军装,大部份都穿着草鞋,有的甚至赤脚。我们随着士官长一步一步地走上司令台,原本四、五十公尺的路段现在却变得漫长而遥远。我们不确定这条路有没有尽头,也不知此行后,是否还看得到今晨太阳的升起,毕竟阴阳相隔的人鬼忽然相会了,谁也料不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踏上了司令台,现在看得更清楚了。我们发现这些鬼兵似乎都死于非命未得善终|因为它们肢体不全!有的缺腿有的缺脚,甚至有的缺了半边肩膀,有的根本没有头颅,而这些亡灵唯一的共同点,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庞及五官,且整个躯体罩着一层薄雾,更显示它们已灭了生命的余烬,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菜鸟排长被我们拥簇着挤向司令台前站着。

  下面黑压压的一片鬼影幢幢,完全寂静、肃杀,祗见到几千只冷锋般的目光投射过来,菜鸟排长「各位各位将士们」,一句话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忽然整个骨架像被抽解掉一般,整个晕眩倒地,而且就像三岁孩子因梦魇而失禁般,整件裤子瑟瑟地尿湿了。天空依然漆黑着,看不见半点的星光,除了远处仍传来潮汐回溯的音响,祗有刺骨的寒风在耳际吹掠。

3、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阴鬼兵

  一个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我听来这个鬼故事也是源自自己服兵役的时间。在服役时,有一次部队远行出任务,眼看着天色已晚,我们这一行人无法即时赶回营区,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个海防部队歇脚。

  由于我们是临时决定借宿,故未能事先通知,所以这个海防部队无法挪出空余的卧室供我们寝卧,因此在离部队数百公尺外的废弃仓库,便成为我们暂时的休憩处。这个仓库外面有一个广场,平日供部队操演及集会,在广场旁还有一个大型的讲台,通常是提供给部队长指挥部队及长官莅临致词时使用。

  在这仓库里尚摆置了几张床铺,可用来躺卧歇息。我们移驻进去,在里面还隐隐可以听到远处海浪拍打岸石的潮声,以及时疾时缓的风声,虽觉阴寒了点,但由于平时都得接受部队操演,故对于恶劣的生活环境,并不怎么在意。同僚们今天虽已忙碌了一整天,但想到不必急着赶回部队报到,每个人的心情反而轻松不少,晚上遂在里头放纵作乐。

  有人喝着绍兴划酒拳,有人听音乐广播哼歌,有人打桥牌,更有人抱着棉被大睡。 大约过了午夜十二点吧!忽然大地一下子沉静下来,原本还有听到虫鸣唧唧的声响,此时完全一片死寂。由于云层很厚,这个晚上夜色昏沉,不仅看不到星星,连月光也丝毫看不见。

  恍惚间,好像听到仓库外面的广场有许多嘈杂的脚步声。初时并不清楚,但逐渐地由远而近,由朦胧而清晰,很明显的是一大群部队整装集合的脚步声。排长斜睨着眼睛,姗笑着对我们几个懒散的班兵说: 「看你们几只米虫,整天混吃等死,没听到本地部队晚上还在操练演习哩,羞不羞耻! 」

  我们几个同僚互相交换过眼色,根本懒得答腔,想这个菜鸟排长刚从大学毕业,才受完预官训回来,没什么带兵经验,便如此嚣张,以后的日子那还得了。我们依然玩自己的朴克牌,划我们的酒拳,大家闹得不亦乐乎! 「蹬蹬、蹬蹬、蹬蹬、蹬蹬」 门外的跑步声愈来愈近,也愈来愈紧促了,似乎有大批的部队正集结在广场外面,团团围住了整个仓库大家开始觉得有点狐疑不安,玩朴克牌的、划酒拳的,不约而同的都停下了手上进行的动作。并侧耳凝听外面的声响,奇怪在这么深的夜晚,怎么会有大批部队动员的声音?忽然,门口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的沉默。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紧急而有力,叩门者似乎十万火急,但我们没有马上应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叩门者显然有点不耐烦,敲门的声音更密了。这个军官听完答覆后,「啪」地一声,两脚靠拢立正回一个军礼,忽然不见了。 我跑上前去,将门户赶紧关好。

  回过头来,看每个人脸上都惨无人色,全身忍不住地发抖菜鸟排长瘫坐在地上,牙根不住地打颤,他嚼着舌根结巴地说: 「鬼,遇到鬼了,怎么办,该怎么办。」 远处又传来部队行进的脚步声,而飒飒的风啸亦从门窗缝隙流窜进来,将室内的气氛整个凝结起来。老士官长摩娑着双拳,不停地在走道旁来回踱着,喃喃自语地说:「这一定是传说中的阴间鬼兵了,天啊,怎么如此倒霉,竟教我遇上了,大家赶快来想想办法罢!」 这时,每一个人都紧紧地将头聚拢在一起商量对策,好像害怕有鬼刺堠在一旁窃听,压低了嗓子讲话。如果等会那个鬼兵再来敲门怎么办? 。

  有人提议说:「鬼怕军徽,可以拿它去镇压。」但这个推论马上被我打翻, 因为刚刚开门时,我的衣胸上是别着军徽标章的,它根本视而不见,不当一回事。另一个班兵讲:「和他们交换条件罢,告诉它我们将会多烧点纸钱来回报。」可是刚刚那个鬼兵不是为乞食而来的,它是邀我们校阅鬼兵鬼将啊正当我们绞尽脑汁无法可想时,忽然敲门声又响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下子大家全噤了口,鸦雀无声,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前去开门。

  若要开门,门外是个不可预期无法想像的鬼怪;若不开门,鬼兵鬼将们会不会忍耐不住集体攻掠进来,那就更惨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请长官立即亲临主持校阅!!」 鬼军官在门外又开口催促了,而这次的口气似乎不太友善,而且冰冷毫无令人退让的余地。大家全都以期望的眼神看着菜鸟排长,而菜鸟排长面无人色一直摇头摇头最后由老士官长打开门闩,带领我们走出仓库一出大门,祗见到一堆一堆黑压压的军队集结在广场中央。

  数以千计,哇,全部穿着破敝且脏污的军装,大部份都穿着草鞋,有的甚至赤脚。我们随着士官长一步一步地走上司令台,原本四、五十公尺的路段现在却变得漫长而遥远。我们不确定这条路有没有尽头,也不知此行后,是否还看得到今晨太阳的升起,毕竟阴阳相隔的人鬼忽然相会了,谁也料不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踏上了司令台,现在看得更清楚了。我们发现这些鬼兵似乎都死于非命未得善终|因为它们肢体不全!有的缺腿有的缺脚,甚至有的缺了半边肩膀,有的根本没有头颅,而这些亡灵唯一的共同点,是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庞及五官,且整个躯体罩着一层薄雾,更显示它们已灭了生命的余烬,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菜鸟排长被我们拥簇着挤向司令台前站着。

  下面黑压压的一片鬼影幢幢,完全寂静、肃杀,祗见到几千只冷锋般的目光投射过来,菜鸟排长「各位各位将士们」,一句话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忽然整个骨架像被抽解掉一般,整个晕眩倒地,而且就像三岁孩子因梦魇而失禁般,整件裤子瑟瑟地尿湿了。天空依然漆黑着,看不见半点的星光,除了远处仍传来潮汐回溯的音响,祗有刺骨的寒风在耳际吹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