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长篇鬼故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长篇鬼故事|招魂 第一章

上午10点,海滨大酒店的大堂里空荡而宁静--早起的客人已到海边去了,而喜欢彻夜欢乐的游客此时都还在沉沉的睡眠中。洪于从电梯里出来,穿着制服的门僮拎着他的小皮箱跟在他后面。

总服务台前站着惟一一位刚到酒店的客人,从背影看是一个年轻女子,长发齐腰,着一件宽松的黑色连衣裙。她的脚下放着一个带滑轮的枣红色旅行箱。

洪于走到台前办理离店手续,这时他看见了她的侧面,一种雕塑般的美使他震惊--从鼻梁到嘴唇到线条优美的光滑的脖颈,无不透着一种高贵的冷艳。在他失神之际,离店手续已经办完,台内的收银小姐对他职业性地鞠了一躬,同时柔声说道:“谢谢你惠顾本酒店,祝你旅途愉快!”

他走出酒店,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他,这是酒店经理特意为他安排的,只有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门僮替他拉开了锃亮的车门。“到机场。”他靠在柔软的后座上,对制服笔挺的司机吩咐道。

这辆劳斯莱斯轻快地驶上了海滨大道。司机从后视镜瞥了一眼这位尊贵的中年客人--他穿着一件品牌高贵的铁灰色衬衣,胡子刮得很干净,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个人的身影老是挥之不去。洪于从车窗玻璃望出去,那个人的身影便映在所有向后移动的景物上--沙滩、大海、椰子树、一闪而过的海滨别墅,她的背影、她的侧影便像太阳的阴影一样从这些景物上掠过,并保持着和汽车同样的速度。

他闭上眼睛,那袭黑色的连衣裙便出现在脑际,它是一种黑亮的丝织品,柔滑、细腻、有着雨丝向下一般的坠性,这就隐隐地显露出她身体的起伏。这中间有一条紫罗兰色的腰带,也是丝织的,似乎还有着从衣柜里带出来的檀香味。这丝带不经意地系在腰上,简直就是音乐进行中的一种变奏--洪于早年拉过小提琴,当流泻的音乐主题突然跳到另一根弦上发出变奏时,他所有的神经末梢都会通过手指而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迷醉。

这可能吗?仅仅是酒店大堂里的一督,那神秘女子的影子便遮住了他从任何角度观望世界的视线。他将看不见海、看不见树、看不见司机的后腿勺和迎着挡风玻璃流来的海滨大道。这种魔障只在他16岁那年发生过,而今他已年届50,命运在他的“知天命”之年让他再次遭遇这不可思议的迷局。

然而,这一切却发生在他度完假期离开酒店的瞬间。他现在正在向机场高速前进,两小时后,他将升上万米高空,飞回他的内地。当然,他以后还可能来这里,来这座海滨酒店,他会在酒店大堂里徜佯吗?或者,在角落的沙发上坐下,惆怅地望着空空荡荡的大堂……

2、长篇鬼故事|招魂 第五章

傍晚,别墅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内是空空荡荡的。舒子寅不知道这点,她不知道夜幕合围之后这幢房子里会发生什么。她跑了进去,一直上到阁楼去换泳衣。她不知道从这一刻起她几乎就已经走入了一个裂开的坟墓中,接下来发生的事件超出了她最坏的想像。

进入房子前她还感受过这个傍晚的恬静。女佣们在房外的空地上聊天,任钢和鲁老头在岛边钓鱼。她是在和木莉去岛边的途中看见这两个垂钓者的,当时她心里还一闪念想到“钓鱼使男人安静”这句话。

和木莉说话纯属偶然。她知道洪于在等着她去游泳,她也真想泡到凉爽的湖水中去轻松轻松了。一整天的论文写作搞得她头昏脑胀,对着稿纸,她在印第安人的图腾和南太平洋上的某些岛国的古老巫术中左冲右突,求证着“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永恒命题。这也是她从儿时就有的疑问。她是在比这座孤岛荒凉得多、也神秘得多的山中出生的。中国人都知道“三线建设”这个现代史上的名词,这个简单的词汇曾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们改变了命运。舒子寅的父母就是这样从上海进入内地的深山中去的,这是军事工业的需要。舒子寅在山中出生了,六岁那年在清冷的星空下想到了“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个朦胧的问题。而现在,她已26岁了,对这个问题她仍然无法回答。尽管她相信自己的论文定会受到导师的好评,但当她在写作中触及到人类的茫然时,她深知无能为力的绝不仅仅是她自己。好在傍晚到了,她终于可以轻松一下。她看见女佣们在聊天,而那个新来的叫木莉的女孩却在一旁黯然神伤。她突然想安慰她,想和她谈谈心,她将她带到了岛的南边,她喜欢这里的几棵大树。

如果没有这段偶然的谈心,如果她在夜幕尚未合围之前上到阁楼去换上泳装,那这个傍晚发生的就会是另一个故事了。然而,她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胆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宿命也许从那一刻起就已经在安排她了。

和木莉的谈话一开始就让舒子寅有点惊悚。木莉看着她的长发说:“我妹妹的头发就有你的这么长。她在水里沉下去之前,我最后看见的就是漂在水上的那一大团头发。”

木莉后悔不该带妹妹出来。但是她又说,妹妹不出来也会是凶多吉少。她说她现在特别想念妈妈,但是妈妈不会知道她的这个小女儿已经死了。死在这异地的深湖里。妈妈离开家的时候她才4岁,妹妹刚1岁,妈妈要到沿海的工厂里做工去,说是一个月的工资就有500块钱,这数额足以让他们全家幸福地生活上一年了。妈妈走了,走时亲了亲她的两个女儿,木莉记得自己的脸上都被妈妈的眼泪搞湿了。妈妈离开这个满山石头的家乡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后来知道是人贩子骗了妈妈,出省后便将她卖到什么地方去了。

3、长篇鬼故事|招魂 第三章

晚上9点,伍钢驾的快艇准时靠在了岛边。他抬头望一了眼别墅,看见顶层的阁楼上透出了灯光。

“怎么?舒小姐搬到最上面去了?”他对着刚刚跳上船的洪于问道。

“开船吧,她住哪里就不用你操心了。”洪于深知他这个保镖的疑心,他认为洪于对这个穿黑裙的长发女人了解不够,多少应该保留一点戒心。

“我不过随口问问罢了。”伍钢尴尬地说。他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对老爷子的判断力提出质疑。

快艇在岛边调头时划出一个弧形,然后便箭一样消失在湖面的夜色中。

犀牛岛是黑石湖景区对游人开放的五个岛屿之一。让柳足拜 子承包这个岛的经营是洪于在三年多前定下的。当初洪金在这件事情上犹豫不决,主要是担心柳柳足拜 子是黑石县境内有名的黑帮头子,让他来承包一个岛无异于引狼入室,但洪于认为,如拒绝了柳 子的请求将会让他记仇,这多少是个隐患,不如让他进来,共同维护整个景区的经营不受骚扰。伍钢当时也认为老爷子的决定是一种软弱的表示,因为对这种区县黑帮,根本不需要在省城也大名鼎鼎的老爷子出面,只用他伍钢的名字,也可以吓出他们的尿尿来。当然,后来发生的很多事让伍钢承认了老爷子确实棋高一着。

快艇到达犀牛岛的时候,柳足拜 子已经在岸边迎候了。他40多岁,8年前将一辆豪华轿车开下山崖后捡回一条命来,在断腿上打入一根钢筋后活到今天。他正当的身份是县商贸公司董事长、县企业家协会副会长,而暗地里的赌博业才是他真正的营生。

“他们都在等你了。” 柳足拜 子走上前来低声地对洪于说道。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牛高马大的助手,他们用一脸阴沉掩饰着某种不安,因为他们知道,伍钢的主人亲临这里必有重大事情。

一行人沿石梯而上。散落在这岛上丘陵中的几幢住宿楼灯光闪烁,看来柳 子的生意还不坏。伍钢在暗黑中按了按藏在身上的两把短刀,因为老爷子很少和这些黑帮头子直接见面,他必须预计到江湖上可能出现的险恶。他本来是要带上短枪的,可老爷子说,不必了,都是朋友嘛,别搞得神经紧张。

他们进了一幢作为犀牛岛管理处的小别墅。伍钢留在了过厅里,看见柳足拜 子陪着洪于走进了一间窗帘密闭的会客室。

“洪大哥来了!” 柳足拜 子通报道。

沙发上的两个男子都站了起来,双手抢拳地说:“幸会,幸会。”

柳足拜 子让洪于在居中的沙发上坐下,自己坐在侧面,正好面对着应邀从县城赶来的莽娃和魏老大。可以这样说,在黑石县境内,所有暗地里发生的事情都在这两人的掌控之中,当然还包括柳足拜 子,只是他近年来安心赌博业,杀人斗殴等暴力事件不到万不得已他一般是不染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