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饿死鬼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日游神与饿死鬼

  阴曹地府有两个让人惧怕的神:日游神和夜游神。这两位分别于白天和晚上到人间侦察,观察阳间人们的所作所为。然后把人们的善行与恶行禀告给赏善罚恶的黑无常和白无常。

  有些人罪行累累,害怕善恶报应。便烧纸钱贿赂日游神和夜游神。均遭到拒绝,并且被举报给了地府。有严重的干脆被提前带到阴间,下了十八地狱。所以很多心虚的人污蔑日游神和夜游神是专打小报告诬陷好人的间谍,是害人的恶鬼。其实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他不做亏心事,地府是奈何不了他的。

  我们不详细这里介绍所有的地府鬼神,今天只说一位日游神大人。他从地府领命后,来到阳间五百多年,收服了许多恶鬼,也惩治了许多恶人。但由于未得休息,有些饥饿。可是又没时间去庙宇领取供奉,日游神也想私访,就化作一个老头的模样化缘。

  日游神从花圈店穿上一套纸制的衣裤和帽子,转了一圈,便成为一个慈祥的老头。由于纸衣服时间太长也有破的地方,乍看这日游神是个穷老头。此时花圈店的老板正在午睡,突然发现店了少了套纸衣服和帽子,眼前多了老头,可是又想不透这怪事的端倪。只好让这穷老头离开。

  日游神没有动怒,而是以这穷老者模样去讨饭了。他来到一家星级酒店门前,看到一个老板正在给服务员和厨师开会训话:“这个五星级酒店我是老板,这的一切都是我的资产!使用回收油制作水煮鱼是我的意思,谁敢给给警察和记者通风报信?谁不听话就给我滚蛋!”

  有个厨师问道:“万经理,我的工资拖了一个月了,你什么时候给我?”

  被称作万经理的人耐心地说:“别着急,不是不给你工钱。我是怕你撂挑子了,那时我的酒店怎么运转?你放心,我这里不差工资,但是要押一个月的工资,等你将来辞职时,按照我的程序会结清所有钱的!我这么大个老板,能差你的那俩钱吗?好了好了!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别偷懒!郭秘书,到我办公室一躺,我们研究研究工作!”

  这时,一个二十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跟在了身后。看看周围人都散去,那万老板把手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

  日游神看到万老板拖欠工资,并且昧良心回收垃圾油,早已怒发冲冠。而且他最厌恶的就是白天有人不知道羞耻,做出通奸的事情。

  他进到酒店大厅内,叫住了万老板:“老板,行行好,赏点吃的吧!我有两天没吃饭了!”

  万老板正陶醉于秘书的体香,却被这个穷老头打扰了。他鄙夷地说道:“谁让你进来的?老板也是你叫的?”

  女秘书不忍地说:“经理,不如给他点吃的吧。看样子他真的饿了!”

  万老板一改刚才的温柔,反问道:“如果天天有人来要饭,天天施舍,那我的酒店还开不开?老头子给我滚!”

  日游神忍住怒火,哀求说:“老板啊,我不是骗钱的假乞丐,是真没钱饿了!你看那桌子上不是有几个包子吗?你们也不吃,就施舍给我吧!我肯定会铭记您的大恩大德!”

  万老板端起盘子笑了笑,说:“我让你吃!我让你饿!你吃!”说完把一盘子包子全扣在了地上,还用穿皮鞋的脚把包子踩得稀烂。

  日游神特别痛恨为富不仁和浪费食物,他好像很累的样子走到万老板面前,“嘭”的抓住万老板的脖子,并撬开嘴。万老板动也动不了,喊也喊不了。那女秘书在一旁不敢吱声。

  日游神往万老板的嘴里吐了口气,道:“你就等着着做饿死鬼吧!”

  再看日游神消失了,没人看见他怎么走的。万老板就感觉嘴里被吐的这口气顺着气管下到胃里,他的肚子鼓鼓的,却都是气,而且不停地向上涌。吐也吐不出来,拉也拉不出去。

  上医院检查不出毛病,找道士和尚做法事也用。没几天,万老板重病卧床,他感到饥饿,却依然吃不进东西。甚至是水也喝进去。哪怕是咽一口饭,就会被肚子里的气给拱出去。一个星期过去,那胃里好像气球,装的都是不顶饿的空气。他的身体因缺水而变得萎缩了,他的眼睛饿得绿了,他的嘴唇也因干燥而裂口,他的心血干涸了。

  在家人围过来时,他说不出一句话。只有他的眼睛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穿古代官服的大个子,也就是日游神站在床前。日游神手拿招魂幡摇晃,万老板就见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肉体,跟着招魂幡走了很远的路。万老板死了!

  日游神把万老板招到了黄泉路,手拿《阴律宝钞》念道:“为富不仁者,死后罚做饿死鬼;浪费粮食者,死后罚做饿死鬼;贩卖腐烂变质和有毒食物者,死后罚做饿死鬼;贪污受贿者,死后先做饿死鬼,再下十八层地狱。这四条你一人就占了三条,你还有何话说。”

  万老板祈求饶命,从身上拿出家人刚烧的铜钱:“大人,您行行好吧!这是我孝敬您的!”

  日游神看也不看,笑道“知道在地府行贿受贿是什么罪吗?这时比杀生害命还要重的罪行,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现在罚你做饿死鬼,立即去领受刑罚!”

  万老板被几个小鬼儿扔到了沙漠中,眼前四处都是炙热的沙丘,没有树木草丛,没有骆驼和其他动物,也没有仙人掌可以吃。即便他走一万里地,也走不出这片沙漠。

  他饿了,抓起一把沙子咽了下去。没有水,那沙子大部分沾到了嗓子眼里。他还是饥饿的:哎!要是眼前有个火锅该多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来不能做恶啊,也不能浪费食物!我知错了!

  他竟晕倒了!

  ……

  “万老板!”很多朋友在叫着他,眼前是在包房里,酒桌上有丰盛的饭菜,有人笑道,“万老板,你怎么才喝一杯啤酒酒睡了?来再喝!”

  万老板看着眼前的情景,笑自己做了荒唐的噩梦。他喝了一杯冰凉的啤酒,不自禁地喊:“爽啊”,又喝了一碗火锅的汤,吃了三碗米饭和一个烤鸭。

  有人打趣道:“你自己不也是开酒店的,怎么今天饭量大的吓人?你饿死鬼托生的?来,吃个包子!”

  万老板想起梦里有老头带来厄运,心里咒骂:一个穷得叮当响的老死头子跟我要包子,哼!我还以为梦是真的呢!他妈的,以后再不吃倒霉的包子了。

  万老板接过包子说道:“今天这顿饭我请了,菜不够再点,但是谁都别跟我提该死的包子,我恨包子!”

  大家惊讶地看着万老板用脚剁碎肉包子。

  有个朋友问道:“万老板,明天有人给一个穷学生募捐,你捐多少?我们随着你捐!”

  万老板哈哈大笑:“捐他爷爷的大腿!我们的钱是白来的吗?愿意捐你们捐!”

  ……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那你还是做饿死鬼吧!”

  他突然发现朋友不见了,饭店包房不见了,包子不见了,可口的火锅也不见了。他眼前还是一片无垠的沙漠,嘴里这么难受,原来嘴里还是不能吃的沙子。

  (完)

2、饿死鬼附身

  清晨,万物苏醒,太阳刚刚冒出头来,鸟儿们的叫声如炫铃般的清脆。

  一个电话把这一切都颠覆了,电话的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从一大堆书籍里出现了一只白皙手臂寻着声音往桌上附近的手机伸去。

  “菲菲啊,你快点过来看小雪,她,她变得好可怕。”手机才放到耳边,就传出跟小雪同住一起的舍友幺儿的呼救电话。

  眼睛一转,菲菲“砰”的一声从书堆里爬起,该不会是?她赶紧穿起外套,背上包包,叫了辆的士就直接赶往小雪她们租房的地方。

  车辆在公路上快速奔驰着,车里头菲菲的心情很压抑,她总感觉小雪的事情跟之前她们约伴去玩的事件有关,会不会是因为之前的事引起的?

  一个星期前……

  旅游大巴上坐在中间位置的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一聊到一样的观点时,两人又是尖叫又是放声大笑的,被导游警告已经不下十次的她们有所收敛,还是压低声线,兴奋地讨论她们的话题。

  大巴在一处写有城隍庙三个大字前停下,菲菲跟小雪都是灵异学的忠实粉丝,她们这次报的团是最新推出的旅游路线,旅游公司本来只是打算试一下,没想到却吸引了各处前来报团的旅客,欢迎指数度爆表,而且每天最多也是两班车,菲菲她们是好不容易才进团的。

  一下车,导游就带着一般旅友四处参观,城隍庙颇为诡异,一个大牌匾高高的挂在大门正上方,具导游介绍,这里在很久之前曾经是一个村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里面的村名出外打工的出外打工,年纪老的老,仙游的仙游,而且这个村子的村长是个威严很高的人,在他们那个时代,附近连着几个村落,都相处的十分和谐。

  从这个村落的新村长到任后,他观察了各个村落的情况后,决定封村,就像当初慈溪的封门锁国一样,村里的人只能在村里活动,不少村民都哀声怨道,有人背地说村长的坏话,他也不去介意。

  为了平息民怨,他召开了村大会,跟大家表明了自己的用意后,有的理解,有的不认同,直接砸椅走人,有的还跑到其他村落去居住,说是村长太老古董,顾虑太多了,一个大会后,差不多走了半个村子的人,尽管有人留下,但他们其实也想离开,少了跟外界的接触,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但在发生了一件大事后,村民们都对村长改变了看法。

  一场瘟疫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除了现在被建成城隍庙的村落以外,其他几个村落无一幸免,几乎全军覆没,剩下的几个苟延残喘也终将命不久矣。

  村民们见到这情况不禁对村长肃然起敬,也都由原来的冷眼相待到后来的热情似火,村子里的人没人进也没人出,后来村长等瘟疫过后,便让村里的青年去外谋生,毕竟长期呆在村里也不是上上之策,随着时间的流逝,村里的村民越来越少,直到后来空无一人,变成了荒村。

  一些乞丐流浪至此,便当成了自己家居住。

  到现在,开发商发现这块地,有了想法,才在这里建起的城隍庙。

  里面几乎都是保留着原来的建筑,跟着队伍走,菲菲看到除了围起来的围墙跟大牌匾以外,其他的根本没有改变,有的建筑因为年老失修已经瓦解崩塌,开发商这回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一进门里,菲菲跟小雪就刚到里面跟外面的空气是完全不一样的,外面是六月的大暑天气,一踏进村落,感觉就是12月的温度,寒冷之际,要不是听导游讲的这个过去,菲菲还误以为是开发商在现场搞了一个中央空调。

  既然是灵异爱好者,对于这点他们还是挺满意的,不过一路跟着队伍走的菲菲跟小雪二人就觉得不刺激了,气氛冷归冷,但是人毕竟太多,没什么多大的感觉。

  两个人相互对望一样,移至队伍最后,瞄准导游还在忘情的讲着故事,脚底一抹油溜之大吉。

  来到一片枯树林里,小雪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架在一根斑斑老旧的绳子上的骷髅而兴奋地大喊,有的时候女人的好奇心大过恐惧的心理。两个人在枯树林里玩的忘我,天色很快暗了下来,四周围慢慢浮起浓雾,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可是却发现无论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试了好多次仍然是在原地打转。

  温度也越来越低,两个绝望之际,从浓雾里透出一点点微弱的灯光,两个往那方向走去,是一家名叫归来旺客栈,走进店里,柜台前一个老奶奶猫着腰敲打着算盘,看了里面一眼,稀稀疏疏的几个正在用餐的客人。

  “给我来碗干炒牛河。”老奶奶看小雪一眼道:“没有。”

3、饿死鬼

  你相信轮回么?常言道前生积什么因,后世便有什么果。前世如果因贪图钱财而死,死前知道悔过,来生便成了知足常乐之人,前世因色而死,来生便成了不近男女之事之人。前世,是饿死的,来生便极度的贪吃。总之,今生来世,种何因,便得何果。

  王东是一个网络卖家,而且他的店铺特别符合他的本质——零食。不得不说王东天生是个吃货,整个l市的饭店基本上他都吃了一遍,当然,这种吃法也促成了他的一个特点,那就是胖。因为他的这个特点,朋友们都称之为王胖子(不是曹胖子啊,嘻嘻,看过我的故事的都知道曹胖子这么一个人)。

  “王胖子,改天请你吃饭,就算谢谢你。”电话那边胡康的声音显得很猥琐。“多大个事,请吃饭就这么定了啊,地方我选。”王胖子点了点头,大大咧咧地说到。

  胡康和王胖子是一对黄金搭档,从上学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捣蛋,再到毕业后两人一起造假。三年前胡康开了一个小的食杂店,而王胖子则是刚好开了一个网店。两人一下子又成了黄金搭档,胡康店里卖不出去过期的小零食,在王胖子这全部笑纳,之后修改日期低价卖出,两人分赃。当然,王胖子不会傻到不检查食品的变质程度,对于没办法“补救”的,他自然不会处理。

  王胖子哼着小曲走到楼下,对面何记包子铺的包子可是一绝,刚好今天心情好,索性去吃二斤包子,再来上一大碗粥。刚出门,曹胖子就看到对面的包子铺被贴了一个大大的封条,问过旁边涮串摊的老大爷才知道他们家因为用病牛肉被查封了。

  “妈的,黑心商人!”说完,曹胖子狠狠地踹了一下门,悻悻地走开了。正在琢磨吃什么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鬼计餐厅,欢迎您的光临。”一个苍老的声音加上一只干枯的手着实吓了王胖子一跳。

  “这什么啊!”王胖子被那只长满瘢痕的老手吓得一哆嗦,那瘢痕怎么都让人感到不自然。“鬼计餐厅,开张大吉,所有菜品特价,味道保证。”说完,那张单子到了王胖子手中。

  “这,竟然有我爱吃的排骨。”王胖子不禁咽了口口水。“年轻人,我们还有更多的菜品没有打上,基本上你想吃什么,我们就能做什么,我们这还有外卖盒饭,您看?”说完,那老人家打开了自行车后面的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满了盒饭。

  “不了,我……”王胖子把冬瓜大的头摇的和流星锤一样,毕竟他都想好要去吃周记的老鸭粉。可还没等他说完话,那诱人的香气就已经让王胖子走不动路了。

  “你这……怎么卖?”王胖子流着口水问。“不贵,七元一盒。”说完,那老头拿出了一盒来,一瞬间,王胖子感到饿得发慌。“先来一盒尝尝。”王胖子眼睛直直地看着那盒饭。

  回到家的王胖子脸手都没洗就打开了饭盒,一瞬间排骨的香味涌了出来。“我擦,我最喜欢的……”王胖子似乎不能自控一样,没等自己说完便张口咬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王胖子恨不得连盒子一起吃光。

  王胖子发疯似的找那张单子,终于,鞋架旁边,他找到了因为太过着急吃饭而落下的单子。

  “河东大学南走一百米,鬼计饭店。”王胖子看着宣传单上的菜品。奇怪的是并没有联系电话,“真是失败的广告单,还好有地址,这河东大学之前不是一个坟地么,这名字,起得还真不错。”王胖子看着上面的地址便掏出了电话。

  “喂,康子,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么。”王胖子打开了门。“对啊,只要你王胖子一句话……”没等胡康说完,王胖子就说:“那就明天,鬼计饭店,我新找到一家。”“你这胖子就知道吃,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饿死鬼托生。”胡康抱怨道。“正好你还有车,明天关门来接我。”说完,王胖子已经走在了大街上。“行了,刚刚我吃的那份饭没吃饱,出来再买点吃的。”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走在街上的王胖子看到什么都没了食欲,他还在念念不忘鬼计的排骨。王胖子一直逛到了下午也没想好吃什么,要不是最后饿到半死他也不会选择去周记的老鸭粉。

  直到晚上,这家伙还在床上辗转反侧,为了那的排骨抓心挠肝。

  终于挨到了第二天,一早王胖子便给胡康打了电话,胡康一边埋怨时间太早一边说有事晚上再去。

  “我说,究竟是什么饭店啊,能让你个吃货这么上心?”胡康一边开车一边说到。“别管了,开车就是。”王胖子一直在想这饭店的事,连说话都懒得说。“不是,你从哪找到的这么一家鬼店啊?位置这么鬼,名字也这么鬼。”胡康继续追问。“到了你就知道了。”王胖子一反常态地不愿意搭理别人。

  “到了,是这吧?我去,这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大的饭店?”胡康纳闷地盯着眼前豪华的中式餐馆。 王胖子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下车后直直地走了过去,胡康只得快速下车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