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大地的孩子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大地的孩子

大地的孩子壹春妮转学到我们班的时候天气还没有完全回暖。虽然衣服穿得比较厚,但依然能够看出是个身材很好的女生。我抬起头来,看到坐在前排的几个男生眼睛都看直了。春妮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埋着头在看课外书。同桌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我扭头看着她。这个人可真搞笑,她说自己是大地的孩子。”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一大巴出车祸。某女医生奉命到现场抢救,却发现全车60余人全部丧生。她疲惫地回家,开门后,4岁儿子惊讶道:“妈妈,这么多流血的叔叔阿姨跟在你后面,是要找你看病吗?”您看懂了吗?


  壹
  春妮转学到我们班的时候天气还没有完全回暖。虽然衣服穿得比较厚,但依然能够看出是个身材很好的女生。我抬起头来,看到坐在前排的几个男生眼睛都看直了。春妮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埋着头在看课外书。同桌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我扭头看着她。
  “这个人可真搞笑,她说自己是大地的孩子。”
  “啊?”我莫名地笑了笑,再一次抬头看着讲台上的转学生春妮。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春妮一本正经地念完这句诗,接着说道,“所以我刚才说,我是大地的孩子,终有一天会回到大地的怀抱。”
  同学们哄笑起来,连站在一旁的班主任也忍不住捂住嘴巴。
  “死的时候才会回到大地的怀抱吧?!”同桌低声在我耳边说道。
  “对啊。”我点了点头。
  自我介绍完之后,班主任要给春妮安排座位。大概是怕被笑话,很多男生即使心里很想但又不愿意主动说出来。春妮盯着讲台上贴着的一份座次表看,然后指着某个地方对班主任说:“老师,我想坐这个位置。”
  班主任抬头扫了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
  “巧子,以后你和春妮就是同桌了,你要多多帮助她哦!”
  “啊?”我环顾四周,真是莫名其妙。春妮看着我笑,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班主任偏过头,似乎在向我的同桌确认。同桌最开始也是一脸惊讶,但大概是想到终于可以摆脱我这个沉闷的同桌,所以她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开始收拾书桌。
  春妮坐到我身边,我这才注意到她的皮肤很白,气质也不错,看样子家境很好。男生们看到春妮和我同桌,惋惜之余却也庆幸,至少不是跟男生同桌,以后机会还多得是。虽然我这个人比较慢热,也不太喜欢交朋友,但还是礼貌性地对春妮简单介绍了自己。
  “我知道你。”春妮这样回应我。
  我诧异地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我的生活一向规规矩矩,学习成绩也很平常,作为转学生的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呢,真是个怪人。因为想着大概不会有太多交集,说不定很快就会觉得我无趣而要求调换座位,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她的话。
  放学后我到三班找雪珊一起回家。她最近因为失恋的关系情绪很低落,总是吵吵不想活啦,真是个感情用事的家伙。她喜欢的男生叫谷云龙,我们三个人在同一个院子长大,小学和初中也是同班,经常形影不离。升入高中后,雪珊分到了三班,而我和谷云龙分在一班。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谷云龙突然提出和雪珊分手,给出的理由是学习太紧张,不想为此分心。雪珊是个认死理的人,才不会接受这样的说法,所以局面闹得很僵。而我作为两个人的朋友,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今天谷云龙有跟你提起我吗?”回家的路上,雪珊不死心地问道。
  “没有,我最近都没跟他说过话。”
  “果然巧子是站在我这边的啊。”雪珊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当然啊,我们是好姐妹嘛。”我笑道。
  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回过头去就看到春妮。她坐在一辆小轿车中,把头从车窗探出来,用力朝我挥手。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你们最好靠着墙根骑车,这样如果有人跳楼的话就不会砸着你们了。”和我更靠近一些的时候春妮一脸担忧地说道。
  “什么嘛,哪有这么巧的事情。”雪珊悻悻道。
  “就是啊,这样说太杞人忧天了。”我也说出了自己的不快。
  “还是小心一点好啊,不只是跳楼的人,那些楼房也可能会突然倒塌呢。”春妮继续说着话,但轿车很快就把她带到前方去了。我放慢骑车的速度,跟雪珊大致介绍了这个冒失的新同学。
  “不要跟她玩就好了。”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说话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高楼大厦,似乎感觉它们真的在风中摇摇欲坠一般。
  贰
  成为同桌之后,春妮喜欢找我聊天,都是些稀奇古怪的话题,而且她也试图让我讲一些有趣的事情给她听。我没有交朋友的心情,所以总是敷衍她。在学习方面,她完全不上心,无聊的时候经常在发呆。有那么几次我发现她在看谷云龙,一脸笑意。我真不明白那愣头小子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当春妮想进一步打探我的感情生活时,我终于忍不住制止了她。
  “我们还没有熟悉到那个程度吧!”
  “慢慢就好了啊。”春妮辩解道,“在谷云龙的信里,我可是了解你很多事情呢。”
  “什么?”我吓了一跳。
  “我跟他是两年的笔友啊,哈哈。”春妮得意地笑道。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把谷云龙拉到了走廊上。怪不得春妮选择和我同桌,而且还说知道我这个人,原来是他出卖了我。我生气地质问谷云龙,他也是一脸愧疚。
  “确实是笔友。之前她说要转学过来我觉得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她真的来了。”谷云龙无奈道。
  “你少假正经了,她是冲你来的。我想她一定是喜欢上你了。为了这种事情转学,果然是有钱人家孩子的作风呢。”我气呼呼道。谷云龙低着头不说话,我突然想起了雪珊的事情,继续质问道,“你是不是也喜欢上她了,否则你怎么会提出和雪珊分手呢?”
  “不……不是的。”谷云龙连忙否认。
  “哼,亏得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真是看错你了。”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
  谷云龙倒是不申诉,一个劲地道歉。我被他缠得有些烦了,只得说道:“这件事情你可别让雪珊知道,否则她一定会找春妮的麻烦。”
  “嗯,我明白。”谷云龙点头道。
  大概是知道我找谷云龙确认过笔友的事情,春妮表现出了和我更加熟悉了的感觉。那阵子同桌之间流行一种猜字的游戏,就是用食指在对方的手心里写字,然后让对方去猜。春妮趁我发呆的时候将我的手拉了过去,我错愕地看着她,却也忘了要把手抽回来。春妮很认真地在我的手心上写了两个字。
  ——救我!
  我的手一抖,连忙抽了回来。春妮无所谓地笑着,食指在课桌上继续比划。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我主动找了一个话题。
  “你说那个什么大地的孩子是什么意思啊?”我问道。
  “很简单哦。”春妮开心地给我解释,“我们身体上的肉就跟地里的土壤一样啊,都可以长出东西来。普通人的肉里会长骨头和血管,还有外面能看到的指甲、头发、牙齿之类的东西。”
  “它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啊。”我插嘴道。
  “才不是呢,它们都是肉里长出来的。除此之外,痤疮、病毒、肿瘤不也是生长在肉里的吗?就像地里可以种茄子,也可以种花生是一个道理。”春妮努力想要说服我,这一次我没有再提出异议。春妮笑了笑,继续说道,“普通人身体上的肉都是这样子的,而我的不一样。”
  “因为你是大地的孩子吗?”我不露声色地嘲讽道。
  “你真聪明。”春妮并没有察觉到我的恶意,点头道,“我是大地的孩子,我身上的肉是可以生长出植物来的。”
  我往后撤了撤身子,觉得她在说胡话。
  春妮皱了一下眉头,悄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哦,这样潮湿的天气,我的皮肤上会长出青苔来!”
  我的脑海里很快构建出那样的画面,顿时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
  “怎么可能?”
  “要不我给你看看?”春妮嘟着嘴道。
  “不要。”我否决了这样的提议。虽然我不相信春妮的天方夜谭,但我也不愿意冒险去看恶心的画面。我怀疑她得了什么严重的皮肤病,所以才会挑衅我。
  叁
  雪珊问起谷云龙的事情时我总是小心谨慎,生怕自己说漏了嘴。而关于春妮的情况,我也很少在雪珊面前说起。她从小就是个思想极端的人,有时候连我都比较怕她。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们闹别扭,跟几个同伴去跳皮筋不愿意带着她。她当即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就朝我扔过来,幸好没砸中。长大之后雪珊虽然对别人没那么鲁莽了,但还是不让人省心。最近我就经常听到她说,不如死了算了,让谷云龙内疚一辈子。这句话真把我吓得够戗,生怕她做傻事。
  我将自己的担心告诉谷云龙,但他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分手。目前能够想到的办法也只有尽量避免见面和谈论,希望时间能够冲淡这一切。
  “你真的喜欢那个春妮?”我笑着对谷云龙说,“虽然雪珊是个怪人,但春妮好像更怪呢,你可要小心啊。”
  “没有那样的事。”谷云龙还是不愿意承认。
  我在课间的时候几次看到春妮走到谷云龙的座位边跟他聊天,两个人有说有笑。班上其他的男生看到这情形都打了退堂鼓,谷云龙竟然还死鸭子嘴硬。
  春妮没事的时候依然喜欢在我的手心里写字。总是诸如“救命”、“我不想死”之类的句子,我的头皮跟着一阵发麻,怀疑她是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除了那天对我说的“小心有人跳楼砸着你”这样的担心外,春妮还会讲出一大堆的危险来。譬如走路的时候尽量避开下水道的井盖,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又譬如睡觉的时候记得定闹钟,这样就不会在梦里迷失而醒不过来。还有吃东西的时候一定要看清楚,免得把什么放射性的东西吃进肚子里,辐射得整个人千疮百孔。
  大多都是些无稽之谈,但看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还是会感到恐惧。
  “我有个朋友,她到洗手间里洗澡,过了半天都没有出来。”春妮看着我说道,“她的家里人觉得奇怪,撞开了洗手间的门。蓬头还在往外哗啦啦地喷水,但洗手间里却没有人。你猜她去哪儿了?”
  “从窗户里爬出去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我开玩笑道。
  “可是她家在十七楼,从窗户爬出去就摔死了。”春妮摇了摇头。
  “你到底想说啥?”我有点不耐烦起来。
  “其实蓬头里一开始喷出来的并不是清水,而是硫酸。那些硫酸从她头上浇灌下来,将她整个人都腐蚀掉了,她变得就像是一摊烂泥。然后水喷下来,将她冲进了下水道,什么都没有留下。”春妮说完一脸惋惜。
  说实话,我真想钻进春妮的脑子里看看她都在想些什么。她胆小怕死,觉得身边处处有危险。这样担心的话,她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虽然知道她说的是胡话,但当我站在蓬头下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身体发抖,好像真的里面会喷出硫酸来一样。
  春妮成功地影响到了我,让我不得不在意她的存在。
  “有的书你收藏起来了,但也许到死你都不会再翻开它。有的衣服你舍不得扔掉,但是这辈子你都不会再穿。有的人跟你说再见就是永别。”春妮在我耳边说着奇怪的话,完全没有在乎我有没有认真听。“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细小零件,而且是可有可无的,离开谁都没关系。”
  “你是不是失恋过?”我笑她。
  春妮摇了摇头。
  “你喜欢谷云龙?”我忍不住问道。
  春妮不回答我,却笑了起来,“我知道谷云龙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既然是秘密,当然不会告诉你啊。”春妮笑道。
  我讨了个没趣,扭头往谷云龙的座位看了一眼,他没在。这家伙真是不够义气,十几年的朋友竟然还有秘密告诉春妮而不告诉我和雪珊。
  因为谷云龙的故意逃避,雪珊的情绪又变得非常差了。她在走廊上对我絮絮叨叨了一大堆消极的想法,我也只有想尽办法去安慰她。
  “她要死就让她去死好了。”春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她偷听了我们的谈话。
  “喂,你这人怎么没有同情心?”我瞪了她一眼。
  “不珍惜生命的人,你同情她做什么?”春妮回击道,似乎真的很反感雪珊。
  我心想着大概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吧,于是连忙拉着雪珊去别的地方。春妮很识相,没有跟过来。我用夸张的语气对雪珊解释说春妮是个怕死鬼,不用太在乎,这才避免她胡思乱想。
  肆
  植树节那天整个年级的学生都被拉到郊区去种树。各班集合的时候班主任让我们自由组合,春妮很快跟我站到了一块,谷云龙也走了过来,我们三个人组成了植树小队。校车将我们拉到了指定地点,然后辅导员分发工具。
  谷云龙倒是很勤快,拿到工具就开始刨坑。春妮看上去非常兴奋,总是想凑近去帮忙。谷云龙不停地提醒她注意安全,生怕伤着她一般。这要是还说他们俩没有半点暧昧,打死我都不相信。
  “巧子,你唱首歌来听呗。”谷云龙累得一身汗,提议道。
  “我同意。”春妮附和。
  “不要。”我摇头道,“要不你让我挖坑好了。”
  “那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成黄世仁。”谷云龙停下来休息,席地而坐。“要不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
  “好啊好啊。”春妮的表现像个小孩子。
  “说一个植树队三个人。有一天领导视察,看到其中两人在工作,一个挖坑,另一个跟在后面填坑。领导很奇怪,就问道,你们怎么不放树苗啊?填坑的人回答道,因为放树苗的人今天没来啊。”
  春妮听完开始哈哈大笑,眼泪都出来了。
  我扯了扯嘴角,看着谷云龙。
  “不好笑吗?“他问。
  “不是,我听过了。“
  “你好歹也笑一下嘛,他是特地讲给你听的呢。”春妮皱着眉头。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他明显是为了逗乐你。“我站起身来走到谷云龙身边,夺过他手中的锄头,冷笑着说道,“我可没兴趣听你们俩打情骂俏。”
  谷云龙闷闷不乐地走到一旁坐下,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过了一会儿我抬起头来,远远地看到雪珊往这边走。她们班被安排在那一头植树,雪珊肯定是来找谷云龙的。我朝谷云龙使了个眼色,他也注意到了雪珊,急忙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
  “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雪珊冷冷道。
  “哦。”谷云龙跟着雪珊往另一侧走去。
  春妮目送他们离开,然后低下头去。我继续将树坑修整好,但心里却有些焦躁。看到谷云龙很久没回来,我放下锄头去找他们。
  “你还撒谎,你根本就是喜欢上那个什么春妮了,当我是傻子吗?”雪珊在歇斯底里,“想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高兴是吗?”
  “你别这样。”谷云龙有些手足无措。
  “我现在就去死好了!”雪珊气愤地转过身去。依我对她的了解,即使这句是气话,她也会用自残的方式来警告谷云龙。我跑上前去拉住雪珊,没想到她回过头来看到是我,用力甩开了我的手。“还说是我的好姐妹呢,你早就知道他喜欢春妮对不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
  “巧子,你是不是一直在看我的笑话啊?”雪珊咬牙道,“那个什么春妮,既然她这么怕死,我就送她去死好了。”
  “你要敢打她的主意,我一定饶不了你。”谷云龙突然动怒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对雪珊这样说话。雪珊还没反应过来,谷云龙已经往回走了。我正不知道要如何安慰雪珊,刚好她班主任过来找她。我趁机追上谷云龙,不停地数落他。
  “春妮哪去了?”谷云龙突然回头问我。
  “不知道啊?”我抬起头看到春妮并不在我们植树的地方。“她又不是小孩子,你别那么紧张,真是的。”
  谷云龙不理会我,马上加快步伐。我也只得大步跟着。两个人刚走到树坑边就看到了春妮。她躺在之前挖好的树坑中,闭着眼睛,像是死去了一般。我本能地退后一步,脊背一阵发凉。谷云龙将春妮拉起来,春妮半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微笑。
  “喂,你干什么,吓死人了。”我不悦道。
  “这有什么!你忘了吗,我是大地的孩子,刚才我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而已。”春妮从坑中爬出来,伸了伸懒腰。“好舒服啊。”
  “闭嘴,那种话你到底要说几遍才罢休啊。”我气愤地走到远处坐下,不再答理她。谷云龙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继续劳动。过了一会儿春妮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刚才我是说真的。”
  我没有搭话,继续用手机玩游戏。
  春妮没有放弃,接着道:“你知道吗?我的胸腔里正在长玫瑰花,是火红色的,挤在一起,有很多枝呢。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打开胸腔让你看看啊。”
  “我才不要看。”
  “那你相信吗?”春妮皱眉道,“那些玫瑰枝上的刺扎得我好疼。
  “只要你自己相信就好了啊。”我无所谓道。
  春妮不说话了。她雪白的脸蛋沐浴在温暖的春阳下,感觉很享受的样子。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一肚子气全消了,因为她看上去并无恶意。
  伍
  雪珊开始和我冷战,发短信不回,放学后也一个人早早地走了。我本来就没什么朋友,现在更是找不到聊天的对象了。好在春妮依然对我热情不减,让我有时候会产生错觉,似乎和她做朋友也还不错。
  周三晚上春妮打电话给我,约我出来逛街。因为爸爸在外地出差,妈妈刚好又加班,我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所以当时就同意了。
  虽然是春妮提出来的建议,但她似乎并不喜欢逛街。每走进一家店子看到那些漂亮衣服她总是一脸悲伤,好像有一种爱而不得的感觉,这让我怀疑她家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看到时间不早了,我提出各自回家。春妮本来还点头答应来着,转念却又神秘地对我说:“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很刺激的。”
  “什么地方?”我一脸疑惑。
  “去了就知道了。”春妮拉起我的手往前走。
  离开繁华的商业街,在昏暗的小巷子里穿行,春妮像是重新充满了活力。我突然觉得接下来才是她叫我出来的真正目的。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道?”春妮问我。
  “没有。什么味道?”我用力吸鼻子。
  “你再仔细闻闻。”春妮摇晃着脑袋。“有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
  “别吓人了。”我拍了她一下。
  “我死后就不会有这种腐烂的味道。”春妮笑着说道,“因为我是泥土,泥土打湿了烧焦了还是一样的,放多久都不会腐烂。”
  我心里想着“又来了”,却没有跟她争辩。
  春妮放慢脚步,然后在一条小道上停了下来。我环顾四周,静悄悄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抬起头来往远处看,我才知道这地方在二医院的后面。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我疑惑道。
  “马上就到了。”春妮正要往前走却听到了别人的脚步声,她连忙拽住我的手。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推着一辆手推车往小道的深处走去。说是手推车,其实就是一块铁板焊在几个小轮上。我看到铁板上放着一个大袋子,袋子突出的部分像是人的四肢。
  “我们来的真是时候。”春妮也不管我愿不愿意,拉着我跟在那男人的后面。
  小道深处有一栋平房,像是堆放货物的厂房,面积比较大。男人打开掉漆了的红木门走了进去,春妮跟我躲了起来。过一会儿男人推着车原路返回,消失在夜色中。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二医院的停尸房。刚才的男人运送的是去世病人的尸体。我的身体止不住地发抖,心里泛起阵阵恶寒。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不好玩吗?”春妮低声道,“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被布袋装起来,然后躺在推车上被送进这种地方。我只是想提前来感受一下而已。”
  “我们快点走吧。”
  “不,我要过去看看。”春妮边说边走。
  “你疯了吗?”我想离开,却不敢一个人重走刚才那条小道,心里害怕极了。看到春妮靠近停尸房,我也只得跟着。“喂,我们回去吧!”
  “等我看一眼好吗?”春妮趴在停尸房的窗户前往里看。“刚才被送进来的人此刻一定很悲伤,亲人们都离开了,只有他一个人躺在这里。到处阴暗潮湿,而且还会很寂寞。如果胆小的话,看到身边躺着其他的尸体还会觉得很害怕。”
  “你不要管这么多了,我们快走吧!”我拖着她往回走。春妮极不情愿地回头看了几次才快步起来。重新回到光明的地方,我的手里全是冷汗。“下次打死我也不来这种地方了。”
  “死了的话还是一定要来的。”春妮笑道。
  “你真的是恶趣味。”我有些生气。
  “人死了之后要么就是埋了,要么就是烧了,你会选择哪一种?”春妮继续问道。
  “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太早吧!”
  “我死后的话肯定是埋了的,因为我要跟大地在一起。”春妮重申完她的理论,又叹了口气道,“据说火葬场的火温度很高呢,有几千度,那样被烧的话会很痛的吧!”
  “人死了神经系统也会死,肯定没感觉了。”我辩解道。
  “你又没有死过,怎么能确定被烧没感觉呢。我还听说火葬场烧尸体的时候经常能够听到哭喊的声音,一定是尸体被烧疼了。”春妮低声道。
  “喂,不要说了。”我心里一阵发冷,快步起来,赌气道,“下次再也不跟你一起出来玩了。”
  春妮本来低着头,看我走远又很快追了上来,“对不起。如果我告诉你谷云龙的秘密,你可以原谅我吗?”
  “嗯。”因为不可能真的绝交,我顺势答应了。
  春妮犹豫片刻之后,盯着我的眼睛道:“谷云龙他其实一直喜欢的是你。”
  “又胡说,真不想理你了。”
  “我是说真的。他给我写信的时候说了自己的烦恼。因为你跟雪珊是朋友,所以他一直也不敢向你表白,怕给你带来麻烦。”春妮恢复一本正经的神情,看我依然不太相信,补充道,“他在信里写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啊,所以我才会知道那么多,然后选择和你同桌想跟你做朋友啊。”
  细想起来,谷云龙之前对我的态度确实很怪异,从来不跟我生气,也一个劲地声明自己不是因为春妮才和雪珊分手的。大概是由于我从来没往这方面想,所以才对谷云龙的好视而不见吧!
  “你转学难道不是因为喜欢谷云龙吗?”我疑惑道。
  “不是。”
  “那是为什么?”
  “这也是个秘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春妮仰起头来,继续说道,“可能不会要太久了哦。”
  我没有追问下去,叹气道:“雪珊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背叛她。所以谷云龙喜欢我的这件事你就当没对我说起过,好吗?”
  “真羡慕雪珊。”春妮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说是最好的朋友,现在却在冷战,这就是我一直不太愿意交朋友的原因。和春妮分开后,我搭乘公交车回家。车里的人不算太多,各自摆弄着手机。我突然想,总有一天车里所有的人都会被手推车送进太平间,寂寞与恐惧并存。我吸了吸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
  陆
  雪珊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谷云龙喜欢我的事情。她把我叫到实验楼的后面,那里很少有人来。雪珊愤怒地咒骂我,她觉得是我破坏了她的爱情,让她难过和痛苦。我看到雪珊的眼睛里冒着凶光,这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的雪珊。我很害怕,想逃跑。雪珊一把抓住了我,将我按到墙壁上,双手掐住我的脖子,颤抖着像是用尽了全力。我想反抗,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雪珊冷笑起来,说,我要杀了你。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这才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连续几天我都给雪珊发短信,希望能够和好如初,她并没有回复我。对于谷云龙,我保持着以往的态度,不冷不热。但是因为心里知道那个秘密,所以不经意间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眼中的爱意。
  春妮邀请我去看蔡依林的演唱会。我喜欢蔡依林的事情大概也是谷云龙告诉她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个透明人。
  “是特地托人买的VIP票,离舞台很近哦!”春妮笑道。
  我经不住这样的诱惑,答应了。接着春妮才告诉我谷云龙也跟着一起去。我觉得无所谓,所以并没有提出异议。
  临近放学的时候雪珊突然给我回了一条短信,让我晚上陪她去逛街。我知道这是要和好的意思,顿时开心极了。只不过我已经决定去看演唱会了,所以我找了个借口,说晚上要去姥姥家,明天再去逛街行吗?雪珊回短信说好。我并不是要故意撒谎,只是怕雪珊想太多。
  一起吃过晚饭,春妮让司机直接将我们送到了演唱会的现场。
  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偶像,看着舞台上的劲歌热舞,我从所未有地开心。坐在一旁的春妮手舞足蹈,像个孩子一般。我转过头来对她说了一声“谢谢”,春妮没听见,对我笑了笑。演唱会进行到多半时春妮说自己不太舒服,要出去透口气。她走之后我才感觉到隐隐的不安。谷云龙不再看舞台,而是扭头看着我。
  这大概是春妮之前就安排好的,她在给谷云龙制造机会。
  “巧子。”过了一会儿,谷云龙终于鼓起了勇气。
  “什么?”我的心一惊,只想逃之夭夭。
  “我喜欢你。”谷云龙大声说。WWW.GUIDAYE.COM
  “别开玩笑了。”我试图扯开话题。
  “我是说真的啊,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谷云龙继续说,“不要管雪珊,她就是个疯子。”
  “不要。”我摇头道,“我不想卷入这种奇怪的关系之中。”
  谷云龙抓住我的手,我紧张起来,连忙甩开他。为了避免他进一步纠缠,我提前离场了。很快谷云龙也跟了出来,和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不理他,站在路边等空车。因为演唱会的关系,外面有歌迷也有很多小商小贩,出租车一停下就有人抢到了前面。我有些焦急,却在这时突然看到了站在路对面的雪珊。
  她看向我这边,因为谷云龙和我在一起,我知道她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我朝她挥手她并不理我。我连忙打她手机,但是看到她当即就按掉了。我想此刻她一定恨我入骨,觉得我欺骗了她,而且她没准还会认为是我抢走了谷云龙。顾不得等绿灯,我急忙往对面走。雪珊似乎不愿意听我解释,往远处跑去。我紧张起来,下意识地要去追她。
  身旁车流汹涌,灯光突然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动弹不得,残留的画面是驾驶座上的女司机惊慌失措的表情,然后我感觉有人从身后推了我一把。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病床上,身体隐隐有些发痛,显然是在车祸中受伤了。春妮坐在病床边,看到我醒来反而是一脸怒意。
  “你差点儿就死了。为了那种不真诚的友谊去冒险,你觉得值得吗?”她开始教训我。
  “那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我讨厌她的口吻。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春妮撇着嘴巴,“早知道就让你躺在停尸房了,然后送到火葬场去烧,疼死你。”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不太愿意相信春妮的话。她是个怕死鬼,怎么可能冒险去救我呢。
  “春妮当时就在马路对面,幸亏她在关键时刻推开你。”提着热粥走进病房的谷云龙说道。
  “哼,都是你惹出来的事。”我白了他一眼。
  春妮这时突然莫名地叹了口气,说道:“我就要回到大地的怀抱了,看到你这个样子,真是不放心啊。”
  “喂,不要再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啦。”
  “可这是真的啊。”春妮不服气,看到我绷着脸,才放缓语气道,“能在回去之前和你做朋友我真的很开心呢。”
  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这句话还是让我感到温暖。只是没有想到那是我最后一次跟春妮见面。这之后春妮没有再去学校,像是失踪了一般。我向谷云龙打听,结果他也是一问三不知。雪珊彻底和我闹翻了,我反而感到轻松了许多。有时候我会想起春妮来,她那些古怪的行为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她的突然离开似乎真的如她所说,她是回到了大地的怀抱,这种想法一直盘踞在我的脑海里不愿离去。
  一个月后的周三下午,谷云龙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他满脸阴沉地走到我面前。
  “春妮死了。”他悲伤地说。
  “什么?”我吓了一大跳。“怎么死的?”
  “她得了绝症,医生说活不了多久。转学的目的是不想让身边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她想要最后的快乐,跟正常人一样。”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握住了我的心脏,掐得生疼,“你一开始就知道,对不对?”
  “嗯,我们做笔友的时候交换了自己的秘密。我没想到她会转学到我们班。大概她的父母也是尊重了她的选择吧。”
  我突然全都明白了。春妮并不是怕死,而是她格外地珍惜自己有限的生命。所以当雪珊说要自杀的时候她才会那么生气,她讨厌不看重生命的人。对于自己的命运,她是从容的,却也是绝望的,所以她才在我手心上写那些奇怪的句子,所以她才会躺在树坑里感受即将到来的死亡,所以她才会带我去停尸房,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春妮本来不想让我告诉你这些,不过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谷云龙的眼泪流了下来,“春妮说她只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并没有死去。”
  我闭上眼睛,胸腔疼得厉害。
  “我是大地的孩子。”这只不过是春妮对自己撒的一个美丽的谎,她用这种方法来减轻对死亡的恐惧。可是现在,我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春妮回到了大地的怀抱,她的身体化为泥土,泥土的上面会长出火红的玫瑰,像她的生命一样艳丽。
  我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平静。同桌的位置上暂时没有安排新的同学,我看着那个空座位,却似乎感觉春妮并没有离开。
  中午的时候我趴在课桌上休息。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手心里传来阵阵痒意,像是有根手指在上面写字。我的心里一阵发冷,因为那分明就是春妮给我的感觉。我清楚地认出她写在手心里的字。
  再见,我的朋友!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大地的孩子”,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一大巴出车祸。某女医生奉命到现场抢救,却发现全车60余人全部丧生。她疲惫地回家,开门后,4岁儿子惊讶道:“妈妈,这么多流血的叔叔阿姨跟在你后面,是要找你看病吗?”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共1页/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