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恋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鬼恋

  杨雷的女朋友萧萧在一场车祸中死去了,这个消息对于杨雷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和很多剧情一样,那天是杨雷的生日,萧萧特意去给杨雷买生日礼物,就在萧萧买好礼物边往杨雷家走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一张刹车失灵的汽车朝萧萧开过来……

  那甜美的声音还犹在耳边,可人却和他阴阳两隔,李雷怎么也接受不了萧萧离世这个悲痛的消息。

  他拼命的酗酒,以为酒可以麻木知觉,可以不去想萧萧,可是喝醉后李雷才明白,他忘不了萧萧,他爱她,那么深,那么刻骨。

  他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在酒吧睡着的,等他半夜在口干舌燥中模模糊糊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床上,他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家的,亦或是谁送他回来,李雷没有一点印象。

  李雷揉揉太阳穴,头疼的要爆开似的,他这才注意到床边正背对着他坐着一个黑影,那个背影很熟悉,像极了李雷日思夜想的人。

  “萧萧,是你吗萧萧?”

  李雷又惊又喜的喊到。

  黑影没有回答李雷,仍旧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李雷看不到她的脸。

  “萧萧,我好想你。”

  李雷朝黑影双手抱过去,却抱了一个空,那黑影瞬间消失了。

  “萧萧别走,别离开我。”

  寻不到萧萧的影子,李雷顿感落寞,他伤心的倒在床上,想起和萧萧的点点滴滴,泪水汹涌而出,在不知不觉中睡着。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李雷以为自己昨晚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萧萧来看他的梦,当看到枕头上那一条围巾的时候,他才知道那不是梦,那是真的,那条围巾是萧萧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真的是萧萧回来看他了。

  又到了晚上,李雷依旧到那家酒吧喝酒,他问过服务生,昨晚送他回家的是不是他们。

  服务生告诉李雷,送他回家的不是他们,而是一个女人,听服务生口中的描述,送李雷回去的那个人正是萧萧。

  那晚李雷故意装醉,目的就是为了看看萧萧有没有出现,他真的很思念她。

  午夜,酒吧里的人逐渐散去,只剩李雷独自趴在桌上,一副醉醺醺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女人走进酒吧,女人的手很冰,她搀扶起李雷走出酒吧,李雷感受到女人的身体如同她的手一样冰冷,她搭了一辆计程车,直接送李雷回家。

  当李雷看清萧萧那张苍白的面容时,李雷紧紧的抱住萧萧不让她走。

  “真的是你萧萧,我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

  萧萧没料到李雷会抱住她,一般来说,人类触碰不到的鬼魂的,怎么李雷会抱住她。

  面对萧萧诧异的目光,李雷指了指床上,床上躺在李雷的尸体,他忍受不了没有萧萧的痛苦,所以在白天自杀身亡了。

  “你好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萧看着床上李雷的尸体,她流出了眼泪。

  “我知道你放不下我,正如我也放不下你一样。”

  李雷擦了擦萧萧眼角的泪水,两个鬼魂紧紧拥抱在一起。

2、校园鬼恋

  小爽是班里的班长,人长得漂亮,个子高,身材又好,深得大家的喜爱和拥护。来自农村的她,却不因此而骄傲,反而平易近人,谁有困难了,她保证第一个站出来嘘寒问暖,在人家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也是竭尽全力,是个很热心的姑娘。

  因此,她的朋友很多,人缘也特别好。最近,她注意到了一个叫倩儿的姑娘,倩儿是她的同学,和她一样,也是个农村姑娘。作为班长的小爽对班级的每个同学的资料都是非常了解的,特别是向她这么热心的班长,对每个同学都了如指掌。

  为什么小爽会注意到倩儿呢?那是因为倩儿性格很是孤僻,她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即使是在课上,也总是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到下课铃声响起,她就走出教室,一个人消失了,即使是有班级活动她也从不参加。学校分配的宿舍,她也从来没有去过,以至于属于她的床铺上,都堆满了室友杂七杂八的日用品!

  要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小爽注意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最近倩儿越来越不对劲了。首先是原本具有骨感美的女孩,现在更是瘦的皮包着骨头,脸色越来越苍白,上课的时候老是走神,甚至在一节体育课上出现昏倒的现象。还是小爽带领着同学把她送进了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受到医疗条件的限制,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开了点中暑的药物,建议她去大医院里检查一下!

  可是这个倩儿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严重,一到下课的时间,立刻不顾众人的担心,跑出了医务室,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流中。这让小爽和几个同学都非常的差异和不解,甚至有几个同学已经非常不高兴的说着:“真没礼貌,连声谢谢都没有!”小爽赶紧安慰这些同学:“可能是倩儿有什么急事吧!你看她跑得多匆忙,大家谅解一下吧!”

  下午上课的时候,倩儿非常认真的给几个同学道谢,并解释到自己的突然离去是因为家里有急事。这些同学也都接受了倩儿的道歉,并询问家里的事需不需要帮忙?倩儿并没有回答大家的话,只是闭口不言,大家都习惯了她这种性格,也就不再追问了!

  可是小爽不一样,她始终认为自己是班长,要对每个同学负责,自己有责任了解和帮助每一个同学!于是,她就起了跟踪倩儿的意图!

  下午是两节课,因此到七点多才下课,听到了下课的铃声,倩儿背起书包就往外走,样子十分匆忙。看见她离开,小爽连书包也没顾上拿,立刻悄悄的跟了上去!下课的人流很拥挤,小爽根本用不着躲躲藏藏的,就是非常自然的在倩儿身后跟着。倩儿很是着急,走的很快,在茫茫的人流中,她非常努力的往前挤着,小爽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前面那个瘦小的身影是如何的吃力,她很想过去帮帮倩儿,但是一想到倩儿的性格,她还是放弃了,打算先弄清楚是什么原因!

  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口,人流顿时就疏散了许多,倩儿向着一颗大树挥了挥手,然后蹦跳着跑了过去,显得很开心!小爽看着她的动作,很是吃惊,也很是疑惑,大树下,并没有什么人啊!这里的人少了,没有人流的掩护,小爽不敢跟的那么紧了,只好躲在了一亮汽车的后面,远远的盯着倩儿。倩儿开心的跑到了大树下,就像给谁说话一样,有说有笑的说了一会,然后抬起了右手,像是牵住了什么,左右的摇晃着向远处走去!给人的感觉,此时的倩儿就像牵住了恋人温暖的大手一般!

  倩儿走的越来越偏僻,最后走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河边,做到了一块石头上,看到这,小爽差点惊呼出声来,因为倩儿并没有坐在地上,而是悬空坐在一块石头上,身体还倾斜这,就像依偎在恋人怀里一样!嘴里大声的说这些什么,时而还伴随着两声“咯、、、咯、、、、、、”的笑声。小爽越看越害怕,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腿都有些抽筋了!

  难道倩儿不是人?倩儿是鬼?小爽在心里想着,越想越害怕,她捂着自己的眼睛,从手指的缝隙中偷窥,她发现倩儿仰着头,伸出舌头,闭着眼睛非常的陶醉,就像接吻一样!小爽心里毛了,感觉自己的头上不断的往下滴着冷汗!

  忽然,小爽感觉到有人在掐自己的脖子,非常的用力,小爽努力的挣扎这,扑打着,可是自己的脖子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啊!她的嗓子越来越紧,随后感觉掐这自己脖子的双手正在不断的提高,到了后来,她的长个身子都离开了地面,像是被什么东西提了起来!

  “阿明,住手,她是我们班长啊!”

  这时,倩儿的声音传了过来,小爽感觉脖子一松,顿时堆坐到了地上!

  “倩儿、、、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怎么了?”小爽问道!

  “我、、、我、、、、、、”倩儿支支吾吾的很是扭捏!

  “我来说吧!”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到了小爽的耳朵里!

  “你是谁?你在哪?”

  小爽惊恐的用目光四处搜寻着,可是他什么也没看到!

  忽然,眼前一闪,出现了一个虚幻的男子人影,瘦瘦高高的,很斯文,也很帅气!

  “我叫阿明,是倩儿的男朋友,在一年以前的一场车祸中,为了救一个孩子,被车撞死了!由于心里记挂倩儿,我不舍得离开,就留在了人间,和小倩生活在一起!”

  “你这样做是在害她,你知道么?你知不知道现在倩儿的身体是什么状态?”小爽顾不得害怕了,厉声说道。

  “我知道,由于倩儿天天跟我生活在一起,身体会越来越差,她每次下课都那么急着离开,就是因为我不能在太阳下面长时间的生存!不过,我们的要求并不高,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在一起,现在的我已经就快魂飞魄散了,而倩儿的身体也越来越坏了!我知道我不能再害她了,我希望在我魂飞魄散的那一刻,倩儿是健康的、快乐的、、、、、、”那个虚影说到这已经黯淡了许多!

  “放心吧!阿明,能和你一起生活一年的时光我已近很满足了,虽然不能永远的陪着你,但是曾经的拥有,会让我永远的幸福!”小倩强笑着说道!

  “你快乐,我就放心了、、、、、、拜托,帮我照顾倩儿!”说到这,眼前的身影化作了点点星光,消散在了星空中!

  倩儿没有哭,微笑的流下了两行热泪、、、、、、

3、无果人鬼恋

  “如果我是鬼你还会爱我吗?”床上,李雅琪躺在骆文伟的旁边,在他耳旁呢喃道。然而,此时的骆文伟因为一天的过度劳累,已经沉沉睡下。

  此时,窗外已经夜深人静。

  早在半个小时前,骆文伟回到家不久后各种亲热,深情地和她说过,会永远的爱她。李雅琪听着,全身为之一震,却是没有说话。

  他和她是在最右的话题里面认识的。可是,却是……一人一鬼。

  如果是鬼,真的会永远爱下去吗?这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心里,迟迟无法散去。她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也包不住火。天下道士和尚那么多,早晚会被发现。可是那又能够怎么办呢?她又不是红衣厉鬼什么的,更不是小日本影片里面的贞子之类。想来想去,辗转反侧。

  她静静地起身,从窗户出了出去。静静说一句,这里是三楼。骆文伟躺在床上,意识早就是迷迷糊糊的,只是突然身子一颤。嗯……似乎有点冷?

  而又是新的一天,骆文伟在闹钟的渐响中醒了过来,可是他却是觉得眼皮挺重的。而且最近每天都有这种感觉,而且似乎一天比一天都重。而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是归因于自己最近以来的过度劳累,以及在工作上的各种受气各种不顺心。

  李雅琪此时正在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在厨房里做早餐。待到吃早餐时,骆文伟却是不经意间一瞥发现她正盯着他看,似乎……眼神比平常有些怪。可是,到底要说起来是怎么回事,他也说不上来。就单纯地只是觉得和平常的不同而已。

  匆匆结束一天的工作他再次准备回家,可是路上却是看到了一个算命摊子。想到最近的一连的工作上的不顺,他便想过去求个签,想看看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转运。他倒也不是信这个,只是单纯地想求个心理安慰而已。这样下去,如果连个心理安慰都没有他还该怎么过。对于李雅琪……他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诸多不顺。

  在他看来,李雅琪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能够和自己一起过就算是委屈她了,他不想让她太过于担心自己。

  来到摊前,他这才发现那算命的是个盲人。之前由于心里胡思乱想,虽然看到了这个摊子,却没细看。这个盲人也有些岁数了,不过不是太大,人到中年吧。他只是走到跟前,一句话也没有说,然而那盲人却是突然开口了,让骆文伟都有些惊讶,甚至于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失明。

  “你坐下来,让我来给你好好说说。你最近恐怕是惹上了什么脏东西吧?你身边寒气环绕,三花聚顶。”

  “那是什么东西?”骆文伟见那人说话,可是自己又不知所云,不免来了兴趣。

  “你最近是不是诸事不顺而且全身各种不舒服?”

  “呃……你怎么就知道了?”

  “你说就是了。”那人一脸的不动声色,脸上的肉都没怎么动。

  “是的,可是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我只是个路人。 ”

  “不,你是来算命的。”那人说道。

  “呃……”

  “但是我不是算命的,我是捉鬼的。想来,你身边应该有只鬼吧,不然何以至此。”

  “你身旁才有鬼!你身旁都是鬼!”一听这句话,骆文伟没由来的怒不可遏。

  “你不要激动,你说说你最近接触最近的是谁。”

  “我女朋友,怎么了!”骆文伟余怒未消。

  “或许你应该去看看她有什么异常,在晚上。明天我还在这里。”说完,那个人却是收摊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他一个人在人群中发呆。

  回到家,女朋友此时已经在家了。不过他看着她,想寻找什么不对,而心里却又想着要是没问题才好。

  “你看什么呢?”李雅琪娇嗔道。然而,她内心其实是知道的。果然……昨晚那样奇怪的感觉……还是来了……难道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没……没有”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别过脸去。

  此后略过,直到再次夜深人静。李雅琪在探了探他的鼻息之后,很稳定,看起来已经熟睡了,便再度起身,从窗户出了出去。而骆文伟的脸,正好是面对窗户的。其实他并没有睡着,她再度起身,然后出去,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鼻息是假装的,眼睛也眯了一条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