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恐怖医院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医院恐怖惊魂

  医院的夜晚寂静的骇人,李玟是新来的小护士,今晚轮到李玟值夜班,医院的夜晚总是那么安静,李玟巡查着没间病房,确定没什么时候,看了看时间,回到了值班室,其实值班的还有另一个女护士,不过她一个小时前家里有事,就回先回去了,留下李玟一个人在值班。

  打开了门,李玟轻咦了一声,是谁在看电视?李玟不记得自己有打开电视啊!谁会大半夜的跑来值班室看电视,李玟看见电视前坐着一个同样穿着护士装的女护士,李玟所在的的工作室不仅有电视也是休息睡觉的地方,毕竟都后半夜了,也无法回家了,认总是要睡觉的,所以说是值班室也可是当休息室。

  今天值班室的灯一闪一闪的,显得阴森森的,坐在电视机前的女护士大约二十五六,披肩长发,嘴角上方还有个美人痣,唯一没中不足的是她脸白的吓人,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死人的脸,在她眼角上方有个不大不小的疤痕,李玟问道:“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对方却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视。

  李玟觉得奇怪,也没人告诉我还有一个护士跟我值班啊?而且我值班时我也没看到她,甚至来医院也有半个月了,一般的护士虽然有些人不熟悉,但她好歹都见过,可唯独从来没见她。

  李玟又叫了几声,可对方依然没有回答,李玟也有些发慌,如果认识开玩笑吓吓我还说的过去,可这个女护士她根本不认识,没必要吓自己呀!李玟有些害怕了,跑了出去去叫楼下的值班的男医生。

  “李玟怎么了,火急火燎的?”陈医生问道。

  “陈医生,不是说今天只有我跟张倩两人值班吗?为什么值班室还有个女护士?”李玟气喘吁吁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只有你和张倩那还有别的护士,你看花眼了吧!”

  “真的,不信你跟我去看看。”李玟可以肯定,刚刚的绝对不是幻觉。

  两人来到刚才的值班室,里面空无一人,电视机也关上了,那还有什么女护士,李玟不敢相信的发呆,明明看见有人的,不可能是幻觉啊!

  第二天,李玟跟其他护士说了晚上的事情,一个护士轻声道:“这话不能瞎说,你刚才描述的那个女护士她叫张琳,一个月前就死了,她有心脏病,值班时眼花以为看见鬼了直接就吓死了。”

  李玟越听越心惊,昨天晚上自己真的见到鬼了吗?想想当时那女护士苍白的脸,李玟冷汗不由自主的就冒了出来。

  而噩梦只是刚刚开始,这天又轮到李玟值班,不过好在这回跟她值班的还有个女护士王丽,两人巡查完房间,回到了李玟休息室,那个值班室李玟可不想在去了。说来也怪,除了李玟见到过一次张琳的鬼魂,别的护士却从没遇到过。

  大约晚上一点钟,李玟被奇怪的声音吵醒,声音像是门外,而且像是拿头撞门的声音,又看了另一张床上的王丽,难道她听不到?还是睡的在实?吵不醒!

  撞门声还在不断的响着,李玟下床推了推王丽,王丽睡意朦胧,道:“怎么了,大晚上不睡觉?”

  “你听没听到外面有撞门声?”

  王丽一下睡意全无,但仔细听了听,哪有什么撞门声,有些不满道:“李玟半夜了,别吓人好不好?哪有什么撞门声,人吓人吓死人懂不懂?!”

  难道她没听到,可李玟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难道真是我的神经出现了幻觉?李玟心里想着,对王丽说道:“对不起,可能是我听错了!”她不想别人知道她精神出了问题,打算明天请假检查检查!

  王丽埋怨李玟了一句,就又躺着睡觉了,可撞门声还在继续,这样李玟怎么睡的着,大约响了十分钟,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又出奇的静,静了有一分钟左右,锁上的门“吱——”的缓慢打开。

  李玟看见一个身穿护士装没有眼球,眼睛像是两个黑窟窿,嘴巴呈哦字状张开,正是李玟几天前见到过那个女鬼张琳,不过此时的她脸孔扭曲,女鬼一点一点向李玟爬来,每爬一步李玟的心就剧烈的跳动一下,李玟想大喊一声,可是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开门的声音把王丽吵醒,刚想暴走,看见李玟此时因为恐惧吓的苍白的脸,立刻跑过去关切的问:“李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李玟心里在想着为什么她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

  突然李玟想到了一件事,一年前她家来了个过路的道士,说她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容易鬼怪缠身,借她的命投胎转世,还将一张黄符送给她,可就在几天前黄符不小心掉落水中,当时也没在意,以为只是道士吓唬人的。

  女鬼离自己越来越近,而王丽看李玟情况不对,就跑出去想叫人,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大喝一声:“休要害人!”话落,一个穿着道袍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半臂长的铜钱剑,李玟认识他,他是这层楼的一个病人。

  “你果然出现了,真是让贫道好等。”老道脚踏奇怪步法,掐诀挥剑刺向女鬼。

  老道拿出一张黄符,嘴上念着咒语,没有电视中华丽的金光,但李玟却看看女鬼很害怕老道手中的黄符。而李玟也慢慢感觉好多了,长呼一口气,刚刚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在李玟眼中老道是救自己的恩人。不过在王丽眼中,却只看见一个一个老头穿着道袍,犯病了在哪发疯。

  随着老道一声大喝“灭!”,女鬼鬼叫一声化为灰烬,被老道打的魂飞魄散,老道抚了抚胡须,倒是有几分高人模样,不过很快他就被早就在门口看了老道耍宝的男医生和保安按住了,他们可是亲眼见到这穿道袍的老头在哪手舞足蹈半天了。

  老道被按住没有惊慌,说道:“小姑娘,这个铜钱剑以后就赠送给你了,可保你性命。”

  李玟接过铜钱,刚想为老道解释,老道说道:“无碍,没必要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而且他们也不会信的。”

  “李玟你不会真信这人的话吧?你看他刚才那模样,对着空气比划,一定是精神有问题!”王丽看李玟收了老道的铜镜,以为李玟被老道骗了说道。但只有李玟自己知道老道并不是神经有毛病,因为老道和她都看到了鬼。

  后来李玟辞职离开了医院,老道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但不久就出院了,从此不知去向。

2、恐怖的医院

  我是小美,我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常常想触电一样的摇摆,怎么治也治不好,只好来到了医院。

  这是一家殡仪馆改造的医院,传说午夜的走廊上有一群死者的魂魄。只要是看见了的,就会被死者的魂魄给害死。所以这家医院没有多少病人。

  我是黄昏之后来的医院的,由于天色比较晚,我有点看不清,再加上我又得了病,走的很艰难。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到了。这家医院从外面看,一盏灯都没开,有点恐怖的感觉。

  “小姑娘,来看病啊。”一阵沙哑的声音从我耳边掠过。接着,走出来了一个面部狰狞的老头。我打了个哆嗦,小声的说“是。”他说“从这里上去,会有人接应你的。”他指了指一条黑黑的小道。

  没办法,我只好走了上去。在走的过程中,我听到了一些好像鬼叫的声音,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我到达了医院内部,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冷冷的说了一句“先跟我说你得了什么病,再让我带你去病房。”我跟她说了我的病情,她说“这边”我就跟着她去了。

  我看见每个病房都是三位编码,可我的病房确实两位数,是04。我走进去,看见了两个血红的手印,她说“这是小孩在刷漆的时候用红色油漆印上的。”说着,她走了。我看天色很晚了,就睡了。

  半夜,我起来上厕所。可我又想起来那个传说。我鼓足勇气,还是去了。在回来的路上,我的肩膀被一只手碰了一下,我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的,披着头发的女孩。她的脸慢慢变得惨不忍睹,那双血手渐渐向我伸来,我没知觉了,在我断气的那一刹那,我看见我病房的编号变成了05。

3、恐怖的杀人医院

  夏凡受了主任的委托来采访一家医院,据说这家医院在开办的三十年来从来没有一个病人从这里病愈出院。

  这家医院已经破败不堪,里边的病人也不多,只有五十几个,都是老人,他们也不指望着病愈出院,只求在这里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

  夏凡采访的第一个病人是七十岁的老王,他是在五年前被送来这里的,他的病和其他人一样都是癌症,老王告诉她这里死了不计其数的人,也有不计其数的冤魂,劝告他最好不要离开的太晚,就算真的离开的晚了在十点以后不要和电梯里见到的任何人讲话,因为你不知道他们是人还是鬼,一旦你和他们讲话他们就会缠着你,然后你也就成为这里的一员了。

  夏凡记住了老人的话,不过由于要出一份采访报告所以夏凡采访了一个又一个患者和医生,最后还在医院的食堂吃了饭。

  由于聊的投机,他发掘了很多的一手资料,可是时间也很晚了。

  夏凡离开的时候同样被这里的院长告知不要和电梯里任何的人说话,无论是谁。

  夏凡走进了电梯,电梯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夏凡松了口气,她往头顶看了一眼,看之前还做了一个深呼吸,以防止电影里出现的那一幕,一个吊死在电梯里的尸体。不过她什么也没有发现。

  夏凡的心跳刚开始变得正常,电梯到十三楼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的心跳就又开始加速了,十三是不吉利的数字。

  电梯开了,进来的是个老头,老头胡子都白了。

  “闺女你好啊,在这里的都是老人,第一次看见这么年轻的姑娘。”夏凡虽然觉得不理人很不礼貌,不过和礼貌比起来命显然更重要。

  老人继续道:“你是来看病人的吧,这里的病人我都认识你是谁家的姑娘呀?”

  夏凡看也不看老头假装自己是个聋子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老头有点生气了,怨毒的看了她一眼,在八楼下了。

  电梯继续运行,到达六楼的时候停了下来。

  电梯打开,上来的是个老太太。老太一脸慈祥,手里提溜着一兜红彤彤的大苹果。老太太到是不认生,拿出一个最大的递给夏凡。夏凡很是感动刚想要说声谢谢,却又立马想起了老王的话,到嘴边的话又给硬咽了回去。

  老太见她不接,也不生气和蔼的问道:“姑娘多大了?我有个孙子长得可标志呢,可以介绍给你好不好?”

  夏凡变得窘迫起来了,不过她还是控制着自己不去和对方说话。

  老太这会真生气了:“你谁家的姑娘啊,我老婆子都这么大岁数了,低三下四的和你说话你还不理我。怎么这么没教养。”

  夏凡脸都红到了脖子,她也认为这很没教养,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老太剜了她一眼,五楼的时候下了。

  夏凡长长的输了口气,终于快下楼了。

  四楼的时候电梯又停了,这回上来的人夏凡认识,正是老王。

  老王神色严肃的说:“闺女你知道不知道和你说话的俩个人都是鬼,第一个是三年前就死了的老牛,那个老太是刚前天死了的老田,幸亏你记着我说的话要不然你一旦和他们说话他们立刻就变成了厉鬼要了你的命。”“我看他们怎么不像是鬼呀,王大爷你不是在骗我吧?”夏凡纳闷的道。

  老王脸色变的轻松起来了,诡异的一笑:“那你看我像吗?”“别开玩笑了王大爷。”夏凡啼笑皆非的道。

  老王的脸色一下开始变得惨白了眼角也开始渗出血来。

  “这样像了吗?”老王幽幽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