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雨夜惊魂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宿舍雨夜惊魂[精]

校园鬼故事《宿舍雨夜惊魂[精]》讲述了哗啦哗啦!暴雨犹如决堤的洪水般从黑压压的天空中倾盆而下,雨中夹杂着一丝丝凉意,侵蚀着苏茵的身体,让身材瘦小的苏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加快了赶回宿舍的脚步。当苏茵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恶臭顿时,鬼段子分享:一人从车祸的现场走开,迎面有人拦住他: hei !你的一只手还在车上呢!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大全网校园鬼故事栏目!

哗啦哗啦!

暴雨犹如决堤的洪水般从黑压压的天空中倾盆而下,雨中夹杂着一丝丝凉意,侵蚀着苏茵的身体,让身材瘦小的苏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加快了赶回宿舍的脚步。

当苏茵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刻,一股强烈的恶臭顿时扑鼻而来,呛得她差点没把刚才吃的饭都吐出来。

苏茵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走进宿舍,嘴里还低声抱怨道:“搞什么的?怎么这么臭?”

宿舍内,小娅和玲玲正在各自的桌子前梳妆打扮。

苏茵质问两个臭美的姐妹:“我不在的这几个小时里你们在宿舍搞什么了?怎么弄得乌烟瘴气的?臭死人啦。”

小娅正看着镜子涂画眉毛,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可能是隔壁宿舍有死老鼠什么的吧。”

“可是我觉得这股恶臭好像是在咱们宿舍里面的呀。”说着,苏茵还瞄了瞄宿舍内的几个墙角,但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象中的死老鼠。

“哎哟别找啦,苏茵,刚才我和玲玲已经检查过一遍啦,咱们宿舍没问题,肯定是隔壁宿舍的。”小娅说道。

“小娅,咱们走吧,再不出发可能就赶不上演唱会啦。”玲玲化好妆,挎上心爱的Hello Kitty包包拉着小娅说道。

“什么?你们要去看演唱会吗?”苏茵疑惑地瞪大了眼睛,“这外面倾盆大雨的,你们还要去看演唱会?”

“那当然,不下雨怎么能叫萧敬腾演唱会呢?”

“哎,说你们什么好呢,这么大雨都去看演唱会,真是服了你们。”苏茵无奈地感叹道。

“对了,苏茵。”临出门前,小娅回头对苏茵交代道:“咱们两个今晚不回来了,羽云说是跟男朋友出去了,梅花鹿也不知道去哪了,今晚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吧,不用给咱留门了。”

“记得不要留门了!”小娅又重复了一句,才和玲玲离开。

苏茵揉了揉太阳穴,一脸无奈,“唉,这帮不省心的家伙还真会折腾,不留门指不定半夜又会叫我开门,我还是留着吧。”说着,苏茵便躺上了床。

夜深了,雨仍然一直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密密麻麻的雨点声中夹杂着狂风呼啸的声音,还有吓人的电闪雷鸣,令胶着的空气中繁衍出一丝诡异的气息。

此时的苏茵早已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夜空,接踵而至的是“轰!”的一声惊天巨雷,直接把睡梦中的苏茵惊醒了。

紧接着,一阵嘈杂的吵闹声传入苏茵的耳膜……

“羽云,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姐妹,而你居然抢我男朋友!”

苏茵躺在床上,半梦半醒、朦朦胧胧地眯着眼睛,努力地适应着宿舍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熟悉的身影——梅花鹿和羽云。

对于梅花鹿的质问,羽云只是轻蔑地回答道:“是你没本事看住自己的男朋友,现在男朋友跑了你还好意思来怪我?”

“你、你、你不要脸!”梅花鹿气得浑身发抖,一字一句中都透露着满腔的愤怒和不满。

“什么?你说我不要脸?”羽云勃然大怒,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梅花鹿脸上,但一记耳光不足以消除羽云心中的怒火,羽云又伸手掐住梅花鹿的脖子。

梅花鹿被羽云钳子一般的双手掐得喘不过气来,她拼了命地想掰开羽云的双手,可无奈自己力气没有羽云大,任凭自己怎么努力挣扎都无济于事。

躺在床上观看着这一幕的苏茵被吓坏了,赶紧开口道:“羽云,快住手,你要把鹿鹿掐死啦!”

可惜为时已晚,梅花鹿挣扎的双手此时变得绵软无力,直直的垂了下来,两只水灵的大眼睛此时也变得涣散而空洞。

羽云渐渐地松开了双手,梅花鹿的身体立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

苏茵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她们宿舍五人平日里亲如姐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大家都会一笑而过,但是今晚,苏茵亲眼所见,羽云竟然会对梅花鹿痛下杀手!

苏茵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一现实,然而这一幕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眼前!此时的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呆呆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然而苏茵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因为她又看到了更加令她触目惊心的一幕。只见刚刚掐死了梅花鹿的羽云,此时侧过身子面向她,缓缓地朝她走来……

霎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时间仿佛也被无限压缩了。

对于苏茵来说,此时的每一秒都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羽云一步一步地靠近。

哗啦哗啦!

窗外的雨声绵绵不断,但依然掩盖不了羽云发出的低沉又苍老的狞笑声。

不对,这不像平时羽云的声音,甚至……甚至不像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谁?”她不知道此时自己应该怎么办,只能下意识地从由于惊吓过度而导致口齿不清地嘴里挤出这一句话来。

苏茵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无助而绝望,她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魂飞魄散、面无人色,脑海里一片空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羽云没有回答,继续如鬼魅般缓缓地向苏茵靠近……

轰隆!

电光火石间,又有一道闪电从天而降。

尽管这道闪电转瞬即逝,但苏茵还是能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电光,看清了此时的羽云。

披头散发、四肢僵硬、面如死灰,两只尖锐的獠牙从嘴里延伸出来,活脱脱一只吸血鬼一般。最恐怖的是她那双没有眼珠子的、散发着诡异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苏茵。

苏茵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她彻底被吓疯了,她尖叫着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她已经彻底束手无策了,不管她再怎么恐惧,再怎么绝望,她都已经无能为力去挣扎和反抗了,只能等待自己恐怖的命运的到来……

哗啦哗啦!

“啊!”被窝里的苏茵猛然惊醒,刚才那个幽灵一样的羽云和梅花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个黑暗而空荡荡的宿舍中。

“呼……”苏茵终于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准只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罢了,苏茵这样想着安慰自己。

然而下一秒钟,苏茵又发现了一丝异样,她看到了一直苍白僵硬的手臂出现在她床上!

苏茵低下头,顺着这条手臂看去,黑暗中依稀看到,一个长发的女孩正趴在自己的床上,而她……正躺在这个女孩的背上!

那个手臂扭动着,好像在写些什么。

轰隆!

“呀!”苏茵再一次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下,苏茵彻底清醒过来了,她焦急地喘着气,环顾四周。

窗外仍在下雨,宿舍内黑漆漆、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她急忙低下头看自己的席子,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一切正常。

苏茵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暗自庆幸,幸好这恐怖的一幕只是一场噩梦,要不然真的能活活把自己给吓死。

忽然,苏茵的笑容僵住了,她的枕头上有一根细长的头发。

她一直是短发,眼前的这根头发显然不是她的。

苏茵轻轻地捻起这根头发,惊讶地发现这根头发的另一端是来自席子底下,就好像是从床板底下渗透上来的。

这一刻,苏茵仿佛明白了什么。

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苏茵颤抖着趴在床边,慢慢地把脑袋往床底下探去,那股腐尸般的恶臭就越来越浓烈。

终于,她看清楚了床底下的全貌。

一具披头散发的女尸被钉在她的床板底下,侧着的脸正好面对着她,那是梅花鹿!

梅花鹿的脸惊恐而扭曲,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她,更令苏茵恐惧的是,梅花鹿的嘴巴还在动,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些什么……

“被你发现了呀!”羽云的声音忽然从苏茵的背后传来,“那你就去陪她吧。”

一个重物砸在了苏茵的后脑勺上,在闭眼之前,苏茵终于看清了梅花鹿的嘴型,她在说……

“快跑!”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宿舍雨夜惊魂[精]”,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大大哦!鬼段子:一人从车祸的现场走开,迎面有人拦住他: hei !你的一只手还在车上呢!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2、雨夜惊魂

  今晚的夜色出了奇的黑,不知何时窗外下起了小雨。远处的天边突然划过一道血色的闪电,打破了这漆黑的夜幕。窗外的雨下的更急了!狂风吹打着树枝嘎吱嘎吱的作响,听起来特别的渗人。就好像野兽咀嚼骨头时发出的声音一样。紧接着一声炸雷响起,吓得我一哆嗦,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今天已经是憨子淹死的第七天了,听村里的老人说:人死后的第七天,灵魂便会回到生前住过的地方去探望生前的亲人和朋友。用以了却心中的牵念,之后便会离去,重新的投胎做人。想到这里心中的恐惧就更加的难以扼制,快到午夜十二点了!原打算早一点睡的,可不知为何直到现在还是一点困意也没有。

  就这样不知不觉午夜的钟声终于响起了,我赶忙用被子把整个人都裹了起来就连头也埋进了被窝里。脑子里开始不自觉的回想起了憨子淹死时的画面:记得那天天气比较热,我们几个小伙伴约好了一起去游泳,憨子天生的智力比较低下。

  也正因如此,身为同龄人的我们都不喜欢和他在一起玩,闲了没事的时候还总喜欢欺负他。久而久之见了我们,憨子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的远远的。

  待我们洗完澡之后,便开始玩起了捉迷藏,这期间憨子都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玩,待到我们玩的兴起的时候,他也会拍着巴掌为我们叫好。憨子这人有一个习惯,只要高兴便会不断的拍巴掌,有时候当拍巴掌也不能表达自己愉悦心情的时候他便会将巴掌对着肚皮大拍起来,看起来特别的滑稽。农村里长大的孩子是没有时间观念的。

  直到我们累的走不动了,肚子饿了,才想起来回家!这时候天已经灰蒙蒙的,远处的晚霞映的天边一片绯红。大人们的叫喊声这时候也此起彼伏的从远处传来,我们一个个像得了令的士兵一样一刻也不敢耽误,撒起了脚丫子就往家奔去,生怕去晚了被老爸一顿好打。

  谁也没有注意到憨子有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有没有回家。待到吃完饭上床睡了觉之后,才听到屋外憨子的父母到处叫喊憨子的声音。声音里满是焦急与忧虑,到后来甚至都听到了憨子母亲的哭声。就这样我便在憨子父母的叫喊声中迷迷糊糊的睡去了。第二天刚睁开眼睛便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说是憨子淹死了。

  那时候的我们对于死的概念还是比较模糊的,只知道人死了就是从一个世界走向了另一个世界。饭也没吃一口,我便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溜了出去,因为我很清楚如若让父母看见了,是万万不会允许我去看的,说是怕沾染了晦气,对小孩身体不好。

  当我看到憨子第一眼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一呆,随后便是惊恐的大叫了起来,眼泪也不由自主的从脸上滑落下来,不单单是因为他的离去,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死相太过吓人了,由于泡了水的缘故,整个人的身体都膨胀了起来,双手僵直往前伸着。

  一张满是水草的脸上布满了水蛭,大大小小的数不清楚,依稀还能看的见他的表情,这种表情我至今还记忆优新,嘴巴大张,面部由于窒息而变得扭曲起来,甚是恐怖!想到这里,突然窗外又一声炸雷将我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我小心翼翼的将脑袋伸出了被子往窗外望去,不知何时雨下的更急了,简直可以用漂泊大雨来形容。

  正当我放心的将脑袋重新埋进被窝的时候,依稀间我好像听到了有人拍巴掌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听的很清楚。我不断的安慰自己这只是由于自己太过紧张而导致的幻听现象罢了。可现实是残酷的,只见这声音越来越近,节奏也越来越快。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双手拍打肚皮的声音。天呢!我该怎么办~我的大脑在这一刻完全被恐惧给占领了,整个人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这时候别说跑出去了,就连站起来我想都非常的困难。

  终于这声音不再响起,我悬着的心也终于着了地。就当我以为所有的一切都过去的时候,这时后却感到胸口特别的闷,好像有一个东西压在了我的身上一样,这种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然而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我的脖子上还挂着奶奶为我求的平安符,说是可以驱鬼辟邪的!于是我便将它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了下来紧紧的握在了手里,嘴里也不断的念起了阿弥陀佛。

  你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身上渐渐的感觉轻松了许多。整个人也顿觉有了些许力气,身子也不像刚才那般抖了。我好奇的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只露出一只眼睛向窗外望去。

  惊恐的一幕发生了,只看见一个模糊的黑影在雨中渐行渐远,好似还伴随着轻微的哭声。我连忙把被子合上,生怕他再次折返回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公鸡的打鸣声将我吵醒,我小心翼翼的露出脑袋向窗外探去,只见窗外阳光明媚,太阳早已升的老高了。

  穿上了衣服走出屋子,阳光照在我的脸上与身上,平生第一次发觉阳光是这么的温暖这么的美!呵呵,真希望昨儿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可是我敢确信这不是梦,因为我的床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些东西,没错,就是憨子淹死时头上带的那种水草!

  作者寄语:自己的一段真实经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3、雨夜鬼惊魂

  人家都说我是写言情小说过来的,好吧,今天妞妞就不写人鬼恋。给大家换换口味,来篇诡异恐怖的吧

  天色慢慢的沉了下来。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缠缠绵绵的下着小雨。余波心情差到了极限,这都快一个月了,这雨就这样不大不小像初恋的情人一样缠缠绵绵的,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余波无聊的坐在电脑旁,玩着游戏,不时还咒骂几句。“叮铃铃……叮铃铃……”这是余波设置提醒自己睡觉的手机闹钟响了。

  “MD12点了,睡觉了,这破天气不知道还要下到什么时候”余波站起来伸了伸腰正准备关电脑睡觉,突然:

  “咚……咚……铛……呜……呜……呜……”两声锣鼓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呐唢开路的声音,“MD晦气,这几天天天吵,今天舍得埋了,要我说这样的不孝女,尸我都不去给她收,死了还吵活人”余波咒骂道关掉电脑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他知道这是村里张家的女儿,“张小燕”,在城市里摊上个有钱公子,后来被甩了,就从15层高的楼房跳楼死了,听说死的时候还是穿的一身大红嫁妆。不过这事反正和他也没啥关系,他本来就是一个无神论者,反而觉得这个张小燕为了个男人跳楼死了,丢下两个老人不理,反而是不孝。所以就连下葬,附近村子的人都去了,就他没去。

  乡村公路上一支送葬队伍,拿着火把在这蒙蒙的雨夜中缓缓的前行着,突然:

  “轰”

  “啊……啊……”

  送葬队伍开始轰动起来,

  “不要慌……不要慌……出什么事了慢慢说”走在前面的一个老者慌忙的问道。从前面走过来。

  “绳……绳子断……断了”

  “尸……尸……尸体……滚……滚……滚出来……来了”

  看来这群人确实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开始话都说不清楚了。

  老者来到后面看了一眼,也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只见眼前一具被刷成大红色的的棺材侧翻着。在火把的照耀下大红漆的颜色显的格外显眼。形成一副诡异的画面。而棺材盖已经被抛到一边。尸体却滚到了余波的家门口。

  “MD, 怎么这么吵啊”。余波翻身爬起来,打开房门刚好看到眼前的一幕。一具身穿大红嫁妆的女尸,头发凌乱着就在他家门口趴着,大半夜的任谁看到这一幕心里也会打鼓,就算是无神论的余波也一样,只见他“啊”的一声大叫道,倒退一步,指着地上的尸体叫道:“谁……谁这么缺德啊,赶……赶紧的给我弄开。”

  这时死者的父母也走了过来,两个老人不住的给余波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不好。”

  老者也走过来帮忙说了两句解围的话,就叫人赶紧过来把尸体重新装回棺材里,可是大家都支支吾吾的不敢过去。

  “我说你们这群年轻人呢,平时里打架斗狠牛气得很,到了关键时候一个个都成怂包了”老者见没人过来,开口激道。

  别说这激将法还真管用,两个比较胆大的年轻人,还真就慢吞吞的走过来了,“把尸体翻过来,一人抬手,一人抬脚,抬回棺材里重新盖好。”老者吩咐道。

  两个年轻人把尸体翻过来一看,差点没给吓尿了,原本就是被摔得稀烂的脸,经过化妆才勉强像个人样,现在在雨水里这么一滚,化的妆也被洗掉一大半,化妆的原料和烂肉融合在一起,在这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诡异恐怖。两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余波看到也忍不住一阵恶心,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快起来抬回去,早点埋了好省事,不然这事情可就大了”老者恨不得踹两个年轻人一脚,赶紧催促道。

  两个年轻人慌忙站起来战战兢兢的抬起尸体,开始刚迈开一步“轰……”一道闷雷霹来,一道透亮的闪电瞬间把周围照亮,同时也照亮了“张小燕”那血肉模糊夹杂着化妆颜料的脸,“咚”身体重重的掉在地上,两个年轻人全身不住的颤抖着。仿佛刚才闪电中看到了一生中最恐怖的画面。两个年轻人全身颤抖着,哆哆嗦嗦的道: “她动了,她动了。”

  其实不光他俩看见了,还有一个人同样也看见了,余波回想起刚才闪电闪过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张小燕”猛的转过头盯着他看,那张在闪电中血肉模糊的脸,和那双……不对应该说只有一只的眼珠死死的盯着自己。

  “胡说,死人怎么会动,打个雷就怕成这样,真没用。”老者大声训着两个全身颤抖的年轻人,随即转过头对其他人喊道:“快点过来几个人把尸体太进去,雨要下大了,你们还想不想回去。”这一喊果然几个想早点回家的中年人,互相望了望纷纷走过来。人多胆子大这句话果然没错。

  几个中年人七手八脚的把尸体重新装进棺材,而此时绳子也接好了,老者陪着死者父母又向余波道了道歉了,指挥着送葬队伍缓缓的继续向前走了。

  余波站在门口看着拿着火把在细雨中缓缓前行的队伍,想起刚才惊人的一幕,现在还心有余悸,“一定是幻觉”余波心里想着,“轰……”又是一道闷雷想起。余波全身一颤,赶紧关上门,准备上床睡觉,刚走到窗户边,“叱……”又是一道闪电闪过,照亮了余波身旁的窗户,

  “啊……”余波惊叫一声专进被子里身体不住的涑涑发抖,刚才……刚才……刚才闪电闪过的那一刻,他分明清晰的看见窗户外面有一张脸,那张脸就是他刚才在门口外面看到的那张脸。血肉模糊,夹杂着化妆颜料的脸,一只眼珠已经不知去向,另一只眼珠向刚才一样,死死的盯着自己。

  “我……会……回……来……找……你……的……”幽怨而哀长的女声,在余波耳边响起,仿佛有一个人就趴在余波背后对着余波耳朵说着悄悄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