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阅读

该栏目提供鬼巴士的相关短篇故事小说大全,旗下内容皆为编排,不要被故事情节所吓到哦!收藏关注更精彩!

1、费佳音讲:巴士底狱;的鬼事

本文以巴士底狱;的鬼事为主题,共有1006个文字,大小约为3KB,预计阅读3分钟,主要讲解是:他说他现在在病中,想起那件事好后悔可能是报应吧!我爸怕有问题就请了一个高人来看,当时说这屋场风水很好,并且出男丁。 巴士底狱;的鬼事 ,听着爷爷这么的斩钉截铁,我也不再

  他说他现在在病中,想起那件事好后悔可能是报应吧!我爸怕有问题就请了一个高人来看,当时说这屋场风水很好,并且出男丁。巴士底狱;的鬼事,听着爷爷这么的斩钉截铁,我也不再好说些什么,开着玩笑的应到:搞的跟亡灵一样,这么玄乎。

  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当我在中宫大厅的回廊,一个个端详墙上的贵族画像时,他们所有人的眼睛仿佛都在紧盯着我。

  巴士底狱;的鬼事,我第一次见她,是上大学的时候在一个朋友家聚会,晚上我们一行人要去酒吧坐坐,只有瑶不去,她说,算命的说她最近犯煞,千万不能见星星和月亮。

  我姐跑着出去,然后很重的摔在地上,她说踩到了什么东西,但是地是平坦的,什么都没有,于是外婆就拿出三个铜钱,嘴里念着什么,扔出铜钱,说了我过世小姨的名字,铜钱倒下来了。

  她年轻时拜了一个师傅。那师傅我有印象。照片里叫一个白嫩那年代没有什么美拍。,脸很有神气你懂的,那种一看就,⊙⊙哇。比94年西游记的唐僧更靓,更白。♂样。咳,乱入了奇怪的人物。。我那时才4岁左右。到现在都记得。

  巴士底狱;的鬼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胆子小别总看那些恐怖电影,你就是不听!自己吓自己!妈妈劈头盖脸的一通训,她是不止说过一次了,我之前看鬼片妈妈就一直反对,这次是我自食恶果,面对二老我无言以对。不过这个结局对于身上的冷汗挥发殆尽,刚刚瑟瑟发抖的我来说多少是一种安慰。*!Q58.44:-\

  她听我一说害怕起来,拉着我让我去院子里看看。我看她这么害怕,便起床拿着手机开了手电筒朝屋外走去,她也拉着我衣服跟着我走了出去,我先是走到院子的铁门那里,确定了锁是好好锁着的,又透过铁门的缝隙对着外面照了照,什么也没有,然后围着围墙走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人翻墙进来的痕迹,我就拉着她回了屋里,安慰她说,可能别人见我们这有人,所以跑了吧。但她执意要开着灯睡,我也没有反对。

  巴士底狱;的鬼事,为什么这段毫无逻辑的视频会被挂上猎奇之名呢?其中一种说法是视频中的面具男叫,是为女孩,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失去了双手双脚。从此她性情大变,性格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得,开始带上假手假肢,拍摄了这一系列意义不明的视频。也有一种说法就是此影片最开始出现在2003年出现在某论坛上,2005年被另外一人转发至,其中2009年此影片还更名为以的形式出售,此的制作人一栏写的名字居然是另外一个陌生人叫,此人是一名独立制作家玩过摇滚乐,因为资金困窘才制作这个荒诞系列视频,不过他曾经说过将结束拍摄重新回到乐坛,不过2010年却意外的内出血死亡。

2、鬼巴士

  夜色已深,一辆大巴缓缓的驶出总站。由于是深夜时分,路上的车辆愈来愈少,平常拥挤的路段也变得空旷起来,一驶出总站,大巴立刻快速的行驶起来……

  “站住,小子给我站住”粗犷的声音响起,空旷的公路上,四五个人正在追逐着一人。

  被追逐的阿华对那喊声却置若罔闻,依旧快速的奔跑着,一脸的惊慌,生怕被抓住。

  阿华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吃懒坐,整日赌博的赌鬼,就在今日他因为在赌桌上出老千,被人抓了现行。开赌庄的老板当场要手下剁了他的手,阿华岂能无动于衷任人宰割,没等那些人围上来,他一脚放倒一人,快速的逃离出去。

  阿华跑的愈来愈慢,眼看着就要被那群人追上。忽然间,一辆大巴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阿华计上心头,待那大巴行至他的身旁的时候,阿华纵身一跳,一把抓住了大巴一侧其中一扇开着窗户的内壁,紧紧的贴在车身之上,整个身子完全稳固下来之时,他翻身进了车内。

  一入车内,阿华环顾四周,发现车上仅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位女售票员,并没有其他乘客。

  对于阿华的贸然闯入,司机和女售票员并未显的惊慌失措,那女售票员反倒平淡的说道:“既然上来了,就不能下车了,想要下车,就必须等到终点站。”

  阿华为此感到疑惑,说道:“这是哪门子规定,怎么不让下车。”

  那女售票员根本不接他的话茬,自顾自的说道:“如果有人上车,你不要与他们搭讪,也不要盯着看,下车时如果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

  阿华满心疑惑,这又是哪一出,有心询问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偏偏那女售票员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压下满腹的疑惑,便不再言语,看了一下车后面,离“追兵”已越来越远,既来之则安之,想到这阿华干脆一屁股坐在身旁的空座上。

  大巴车渐渐的驶离了城市,行驶到了偏僻的路段,夜色显地更加的沉静,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深夜又十分地寒冷,更何况是在那么偏僻的路段。

  车继续前进着,阿华靠在座椅上打起了瞌睡,忽然,“哧……”车子刹车的声音将瞌睡中的阿华惊醒了过来。

  大巴车停了下来,车门缓缓的打开,冷风随之钻了进来,刚刚睡醒的阿华被冷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接着阿华便看到一拄着拐棍的老妇,颤颤巍巍地上了车,那老妇径直走到阿华的身旁坐了下来,诺大的空间,那老妇竟坐在了阿华的身旁。

  也不知为何,那老妇一坐下,阿华便觉的浑身不自在,只觉的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传至全身,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阿华侧头打量着身边的老妇,老妇身穿一身红格子的衣服,极像是寿衣,头发花白,脸色苍白如纸,满脸的褶皱,双眼空洞无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阿华顿感有些不妙,这老妇不对劲,好似不是人类一般,越想越是心惊,阿华坐正了身子,不敢再去看那老妇。

  车子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上来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人互相挽着胳膊上了大巴车,他们行动非常迟缓,如同刚才老妇那样,犹如僵尸一般挪动着身子。

  当临至阿华座位旁边时,阿华不由得看了一眼,阿华顿时惊呆了,那空洞的眼神与刚才的老妇一模一样,脸色异常的苍白。那女子半边脸被散乱的长发遮挡着,男子戴着一顶鸭舌帽,在阿华的身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那两人一坐下,阿华顿时感到那阴冷的气息再次传至全身。尤其让他为之胆颤的是,他的后项颈那里凉飕飕的,极像是那两人再对着他的脖颈吹凉气,陡然,阿华不由得心中一紧。

  “这几人根本不是人类,我必须要离开这辆大巴”阿华猛的站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

  阿华竟看到那女售票员神色焦急的冲着他直摆手,好似是不让阿华开口,不让他离开,话到嘴边的阿华只能将言语硬生生的咽回肚里。

  此时的阿华内心非常局促不安,脸色异常的难看,阿华隐隐明白刚刚售票员之前对他说话的意思,越想越是心惊,这几人竟然是鬼,这辆车根本就是专门载鬼的大巴。

  就在他想象之际,大巴车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上来的是三个人,这三人一身的古装扮相,是那种清朝官服样式的长袍,中间其中一人被另外两人架着,中间那人好似是喝醉了一般。

3、鬼巴士

  夜色已深,一辆大巴缓缓的驶出总站。由于是深夜时分,路上的车辆愈来愈少,平常拥挤的路段也变得空旷起来,一驶出总站,大巴立刻快速的行驶起来……

  “站住,小子给我站住”粗犷的声音响起,空旷的公路上,四五个人正在追逐着一人。

  被追逐的阿华对那喊声却置若罔闻,依旧快速的奔跑着,一脸的惊慌,生怕被抓住。

  阿华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吃懒坐,整日赌博的赌鬼,就在今日他因为在赌桌上出老千,被人抓了现行。开赌庄的老板当场要手下剁了他的手,阿华岂能无动于衷任人宰割,没等那些人围上来,他一脚放倒一人,快速的逃离出去。

  阿华跑的愈来愈慢,眼看着就要被那群人追上。忽然间,一辆大巴出现在他的视线中,阿华计上心头,待那大巴行至他的身旁的时候,阿华纵身一跳,一把抓住了大巴一侧其中一扇开着窗户的内壁,紧紧的贴在车身之上,整个身子完全稳固下来之时,他翻身进了车内。

  一入车内,阿华环顾四周,发现车上仅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位女售票员,并没有其他乘客。

  对于阿华的贸然闯入,司机和女售票员并未显的惊慌失措,那女售票员反倒平淡的说道:“既然上来了,就不能下车了,想要下车,就必须等到终点站。”

  阿华为此感到疑惑,说道:“这是哪门子规定,怎么不让下车。”

  那女售票员根本不接他的话茬,自顾自的说道:“如果有人上车,你不要与他们搭讪,也不要盯着看,下车时如果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

  阿华满心疑惑,这又是哪一出,有心询问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偏偏那女售票员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他压下满腹的疑惑,便不再言语,看了一下车后面,离“追兵”已越来越远,既来之则安之,想到这阿华干脆一屁股坐在身旁的空座上。

  大巴车渐渐的驶离了城市,行驶到了偏僻的路段,夜色显地更加的沉静,耳边所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和行人,深夜又十分地寒冷,更何况是在那么偏僻的路段。

  车继续前进着,阿华靠在座椅上打起了瞌睡,忽然,“哧……”车子刹车的声音将瞌睡中的阿华惊醒了过来。

  大巴车停了下来,车门缓缓的打开,冷风随之钻了进来,刚刚睡醒的阿华被冷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接着阿华便看到一拄着拐棍的老妇,颤颤巍巍地上了车,那老妇径直走到阿华的身旁坐了下来,诺大的空间,那老妇竟坐在了阿华的身旁。

  也不知为何,那老妇一坐下,阿华便觉的浑身不自在,只觉的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传至全身,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阿华侧头打量着身边的老妇,老妇身穿一身红格子的衣服,极像是寿衣,头发花白,脸色苍白如纸,满脸的褶皱,双眼空洞无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阿华顿感有些不妙,这老妇不对劲,好似不是人类一般,越想越是心惊,阿华坐正了身子,不敢再去看那老妇。

  车子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上来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两人互相挽着胳膊上了大巴车,他们行动非常迟缓,如同刚才老妇那样,犹如僵尸一般挪动着身子。

  当临至阿华座位旁边时,阿华不由得看了一眼,阿华顿时惊呆了,那空洞的眼神与刚才的老妇一模一样,脸色异常的苍白。那女子半边脸被散乱的长发遮挡着,男子戴着一顶鸭舌帽,在阿华的身后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那两人一坐下,阿华顿时感到那阴冷的气息再次传至全身。尤其让他为之胆颤的是,他的后项颈那里凉飕飕的,极像是那两人再对着他的脖颈吹凉气,陡然,阿华不由得心中一紧。

  “这几人根本不是人类,我必须要离开这辆大巴”阿华猛的站了起来,刚要开口说话。

  阿华竟看到那女售票员神色焦急的冲着他直摆手,好似是不让阿华开口,不让他离开,话到嘴边的阿华只能将言语硬生生的咽回肚里。

  此时的阿华内心非常局促不安,脸色异常的难看,阿华隐隐明白刚刚售票员之前对他说话的意思,越想越是心惊,这几人竟然是鬼,这辆车根本就是专门载鬼的大巴。

  就在他想象之际,大巴车再次停了下来,这次上来的是三个人,这三人一身的古装扮相,是那种清朝官服样式的长袍,中间其中一人被另外两人架着,中间那人好似是喝醉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