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正文

上海玉佛城灵异事件

2020-09-01 17:27:49民间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3607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玉佛寺二十年

  上海有三大寺院:静安寺、华寺、玉佛寺。

  上海佛学院当时就在玉佛寺里面。我除了学习,自然实习也在玉佛寺,毕业后也留在了玉佛寺。

  上海龙柱的传说我听了很多版本,而我现在说的这个是我收集了很多资料得出的。上海南北高架和延安高架交汇处有一根很粗的支柱,上面用铜雕刻着盘龙浮雕,这个就是上海的龙柱,被其他几件事件一起被称为上海最玄的事件之一。当时在造延安高架南北高架的时候,这根柱子的地方是必须打桩的位置,当时打了很多次,但桩打到几米深的地方就打不下去了,有些还断掉,上海的沙土堆积土质很松软,以前几乎没有碰到过这样情况,工程停滞了,市政府和工程单位请了几位高人来看,那些高人看后都没办法,也不肯说明情况。估计他们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都不肯出手。最后请出了上海龙华寺的主持高僧,高僧看后知道要解这个事件他自己就功德圆满,要归天了。

推荐阅读:哭腔

  做法事前他就叫上了他的徒弟,给徒弟最后讲里次话(我家隔壁的老奶奶就是这个高僧的俗家弟子,最后讲经的事情是从她那里听说的,外面流传的几种说法里大致相同,但没有讲经这段)。然后高僧就去做了法事,做法事的时候,工地上用工程布围着,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一点动静(在那期间我也有经过该工地,不知道里面在做法事,当时我还和几个朋友骂街,说占着茅坑不拉屎,弄的路上走路都不方便……)有传闻说是三天法事,也有说是七天的,我所知道的应该是七天,法事一完,随着打桩机的轰鸣,庄就顺利的打了下去,连打了七根大桩,现在阿拉看到的一根粗大的桥墩其实里面是七根桩,而不是一根,打好之后底下一股乌气就上来包围住了这七根柱子,可能是由于政策的关系,政府宣传要破除迷信,所以后来用装饰材料包住了里面盘着乌气的柱子,并在外面用铜浮雕雕了盘龙。

  事后高僧财说,这个地方是上海的龙脉,上海是一个可以做一国之都的地方,所以底下会有龙,延安高架南北高架交汇点正是上海的中心,龙头所在,高僧做了七天法事,让龙升天了。 当时这件事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好,几乎没人知道。后来大约半年后这个高僧就圆寂了,玉佛寺专门印了本小册子给香客,以纪念高僧一生的功绩,我奶奶当时也是没月两次必去上香的,她也有这本册子,里面就记载着龙柱法事这段。我没记错的话,那位高僧应该叫真禅法师。

  佛学院期间我已师从真禅大和尚,即玉佛寺当时的住持。我的师父一生通宗通教,多次应邀至海外弘法,足迹遍及美国、日本、东南亚等世界各地,他的关门弟子是一位著名的影视明星。在文化交流和慈善事业等方面师父也作出了卓越贡献。

  我现在的很多习惯,比如打坐、书法也都是跟着师父形成的。

  

  最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师父发脾气,佛学院期间很多同学出去晚归,师父看到后,从不批评,都是言传身教,潜移默化。作为出家人,他的修为以及对人的态度,影响了我一生。

  玉佛寺在师父的辛勤耕耘下,有条不紊。当时因为玉佛寺场地有限,是涉外单位,旅游局把外滩、城隍庙,玉佛寺作为常规外宾接待路线,所以改革开放后很长时间,玉佛寺只在初一十五对中宾开放。那时候,玉佛寺甚至不用人民币,一律使用外币。

  

  我们当时每天都很忙,要接待大量的外国领导人、外宾、信众、游客、媒体等。所以,英语和日语的学习是非常重要的。

  宾客众多,也要求我们有更广阔的知识面。于是,师父规定每天晚上七点到七点半,必须雷打不动看新闻,国内外都要涉猎。这样我们接待宾客的时候,可以更好地与他们交流国内外文化、时事政治。

  玉佛寺除了修习佛学,其余时间都是寺院岗位职责的工作。接待、知客、库房、财务、执事、监院……可说是都轮岗过,这也为我后面的经历打下了基础。

  发心助建,地藏古寺十年

  玉佛寺一晃20年。2006年,在上海松江区的地藏古寺要恢复重建,上海松江佛协邀请我先去主持工作。佛学院期间,我就发心,希望能帮助建立一个完善的寺院,弘扬佛法。

  挑起重任,接手地藏古寺的时候,才发现极其困难。之前在玉佛寺,那是一个成熟的体系平台,各部门职能分工清晰明确,管理体系上了轨道。而2006年的地藏古寺,那里除了三间民房,几乎是一片荒地!

  要重建就要有资金,要资金就要筹款。可能是我福报不深,筹款并不多,我只能一场法事一场法事去做,以此积累每一分重建的善款。

  从筹备到重建工程开始,前后用了三年。筹款只是其中困难之一。要重建,就要有关部门审批,要审批就要盖章,要盖章就要盖几百个,除了法院和殡仪馆的章不用,其他都要。

  

  一个章就是一个关卡。有一次,我拿着仔细整理好的资料去XX局盖章,窗口工作人员根本不予理会,只是让我把文件放在那里。许多天过去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和等候,依然爱理不理。如果章不敲下来,施工就无法进行。聪明的您可能已经猜到原因了。

  有一天,我默默地把文件从窗口拿出来,直奔局长办公室。我说:「我是出家人,不会和您吵闹,但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至于这个文件,您批了是好事,如果不批我可以再等三十年。」

  第二天,盖完章的文件从局里送了过来。

  大家看到了我的诚意和努力,四方都越来越支持,给予各种帮助。为了感恩、回馈社会,寺院出资修复周边河流堤岸的景观,也把几十棵周围的古树主动纳入寺庙的保护职责。

  十年在地藏古寺,比玉佛寺辛苦,我在佛法上修行的时间确实也少了。不过,弘扬佛法,重建古刹,足以欣慰。

  宁波余姚佛光禅寺,新的开始

  佛光禅寺位于余姚陆埠镇,是华侨慈善爱心企业家热善捐助所兴建。整个寺庙依山而建,为四明宝地,文化名邦,旧名化安寺,人杰地灵。

  王阳明、黄梨洲两先生曾长居于此。参政陆相曾讲道于开口岩,黄遵素和黄宗羲父子曾在寺中读书、讲学和隐居著述。寺前就是王阳明山庄。

  请把手机横过来!

  

  2016年,受宁波宗教局,余姚佛教协会邀请,我离开了地藏古寺,担任了佛光禅寺的住持。

  佛光禅寺依山傍水,环境静谧。硬件设施已足够,我需要在软件内容上多加建设。我借鉴过去玉佛寺、地藏古寺成熟的管理体系,虽然目前只有七位僧侣,但也有条不紊。

  

  一带一路,文化先行。虽然不到一年,我们也组织了许多有意义的活动。

  比如和台湾的佛协联系上,举办了一个亲子活动。五十来个小学生,为期一个星期,到这里进行一对一教育,内容为国学文化,佛教理念,佛学礼仪。活动很成功,家长反响很好。

  

  也有不少企业家来这里静心的,我为他们提出了很多心灵辅导,反响也不错。不是说给他们指出一条明路,而是教他们放下。在社会琐事的纷扰下,能到这边清净几天,身心释放,对他们来说也是极好的。

  

  禅修活动每月都有,主打禅修打坐,这也是我个人比较擅长的,现在人们长时间坐办公室,或多或少都有脊椎腰椎上的毛病。很多人都来请教我,颈椎腰椎有问题,怎么调理。

  其实这都可以通过打坐来改善。刚开始打坐不需要太长时间,只要每天坚持,今天十分钟,明天半小时,逐步增加。起床在被窝里,一刻钟或者半小时,能保证一天精力旺盛。晚上静坐半小时,睡眠也会随之变好。

  

  出家人不是闭门修炼,偏安一方的「自了汉」,出家人也有社会责任。今年九寨沟地震,我们也贡献了绵薄之力。为健在的人祈福平安,为过世的人超度,通过慈善机构捐助。

  寺院收入虽不多,但我们也承诺当地政府,每年拿出寺院盈利的30%注入佛光禅寺基金会,来造福社会,回馈社会。

  人生早已过半,很多人问我:「年纪大了会不会就不做住持了,到一个更安静的地方进修?」我现在没想那么远,既然大家信任我,把佛光禅寺这个重担交给我,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它建设好。

  如今,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正能量,很多心存善念的人来亲近佛法、推广佛文化。我们相信佛光寺会越来越好!

  阿弥陀佛!

  

  接下来,达平大和尚回答了一些大家可能感兴趣的问题。

  学佛到底是为了什么?

  首先是为了做人。只有把人做好,才能把我的正能量传递给大家。有一句话叫「先自渡再渡他」,这是最高境界了。佛菩萨能自渡渡他,阿罗汉只能自渡。所以我们先做好人,再做罗汉,然后再做菩萨。

  

  真的有因果报应吗?

  佛教讲三世因果。我们的生命是有延续的,我的今天是昨天的延续,我的明天是今天的延续,我的这一生是前生的延续,我的下一生是这一生的延续——这是佛教的三世观。

  今世舍了人身,来生是否还能再来做人那就难保了。一切要看我们所造的是什么业,万一造了恶业,很容易就进入畜生、饿、地狱道;如果在世无所求,无罪孽,转世肯定为人。

  

  因果经。不是我们讲出来的,我们没有这种智慧,佛也这么讲,很多东西都是流传下来的。比如武则天写的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这四句偈实在做得太好了,以后的许多高僧大德想再做一首偈都没有办法,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够再做一首开经偈比它更好的。所以说很多流传下来的都是文化精华。

  无我无常是什么意思?

  佛教讲无常、千变万化,这一刻是你,下一刻不是你,也就是科学上说的细胞每时每刻都在更新。释迦牟尼佛说的两个世界:西方极乐世界和东方琉璃世界,也是一样的道理。

  荷叶上面有两个蜗牛,它是二维世界的,只能前后走。人是三维世界的,能够上下左右活动。佛菩萨是五维世界的,那么四维呢,目前还没有出现。总有一天,人类到了四维世界,就离佛菩萨很近了。

  在历史的长河中,所有的生命都是一闪而过的,实在太短暂了。如果说在短暂的生命中还执着于一些东西,真的没有必要。

  打坐过程中,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我比较擅长打坐,一开始心静不下来,师父教我念佛。后来心静下来,就静静坐在那里,什么都不想。调节自己的呼吸,达到忘我境界。这时候整个人很喜悦,很开心,精神得到升华融合,心无挂碍。有时候会笑出来,甚至笑出眼泪。

  

  我们打坐的时候要关门,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因为有时候我们的思想会出去,在外面飘一下再回来。受到打扰或惊吓,如果功夫浅会收不回来,很危险。如果,大家对禅修打坐感兴趣,欢迎来佛光禅寺,这里的观堂很适合静心。

  人们到寺院祈福,更多的是心灵寄托、心理安慰、还是想要实现愿望?

  现在人们温饱不成问题了,就要求精神食粮,文化上的温饱。心里话不想和家人朋友说,就走进寺院,跟佛菩萨说,不一定要祈求什么,忏悔、倾诉,得到菩萨的宽容、谅解、慈悲,把身上的包袱卸下来。就像天主教,你在外边,牧师坐在里边,你就倾诉。

  也不可否认,一部分人是来祈福的,他们心态不好或者心态焦虑,需要佛菩萨引导他们。

  

  平时可以做到心静如水吗?

  不能说心静如水,可以说心态很好,处事方式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情绪波澜肯定会有,我也是凡人,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但是情绪不会表露在脸上。所有的情绪没有人会帮你解决,只有自己平息处理掉,看你心态怎么把握,这个很重要。

  在现实生活当中,不管碰到什么事情,我一直教导徒弟们,这是菩萨在考验你们,不要怨恨,这个坎过了,考验结束了,就升一个阶段了。

  皈依佛门是出世,但是在宣扬佛教文化的过程中,又要入世与社会各阶层打交道,这是矛盾的吗?

  出世和入世是不相矛盾的。我们佛法不离世间法,虽然我们出世,但是也离不开入世。

  释迦牟尼佛本来就要求我们言传身教,现在我和你交流,就是入世,如果我高高在上,或者与社会脱节不宣传佛教了,那和我们的初衷是相违背的。

  

  最后,能谈谈上海延安路高架龙柱事件吗?

  网上有热帖「中国十大灵异事件」、「上海十大灵异事件」,上海延安路高架龙柱事件一定在其列,确实,第一次见到高架下这样的柱子,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很突兀。

  

  网上是这样简述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上海高架道路建设紧锣密鼓。继内环线建成并通车后,贯穿市区的成都路高架(南北高架)和延安路高架先后上马,形成贯穿上海市东西南北中的「申」字格局。

  没料到,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东西南北高架路交会点时,作为支撑主柱的基础地桩怎么也打不下去,上海属长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并无过分复杂的地层状况,这就非常奇怪。

  许多方法都试了不行,后来负责人就请了上海的一位法师。法师做完法事,桩就打进了,据说因为道破天机,法师回到寺庙,不多日即无疾而圆寂。

  柱子上随后围上了白钢并装上了龙形纹饰,作为对佑助打桩成功的神明的祈敬。这位法师就是玉佛禅寺的真禅大和尚。

  后来也有人出来澄清,说毫无风水玄学之事,要相信科学。一时间众说纷纭。

  我亲历的事实是这样的,确实听闻当时高架工程进度受阻,1995年9月的一天,我的师父真禅大和尚应邀带着我们去高架的施工场地做法事,一切也很平常,我们就像日常法事一样进行,期间并无异象。

  但回来玉佛禅寺后第二天,下午五点,发生了一件事情。当时正在做宾客接待工作的我印象极深,寺院山门的大梁突然重重砸了下来,这是玉佛禅寺至少是我进来之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大家都隐隐觉得可能出大事了。

  之后,一切如故,也听闻高架的桩成功打入。

  9月到12月1日这段期间,师父每天依旧事务非常繁忙,接待宾客,主法,法会等,只是在12月1日之前回了一趟在江苏东台的老家,师父平日繁忙,已有很多很多年没有回去了。

  1995年12月1日,我们像往常一样开始早课,早晨五点钟,我的师父真禅大和尚从方丈室出来,但走到卧佛堂门口,他坐下了,和佛陀涅槃时一样呈吉祥卧,随后往生了。

  我亲历的事实就是如此,如果如大家所说这确实是一种用生命和神明之间「交易」的话,我相信师父也会选择牺牲自己。出家人参破生死,师父爱国爱教,慈悲为怀,如果能为国家、社会、民众有所奉献,小小肉身又何足挂齿呢?

  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也是我想向师父一生学习的。

  没错,我就是经历四年佛学院,二十年上海玉佛禅寺,十年地藏古寺,亲历过上海延安路高架龙柱事件的现宁波余姚佛光禅寺的住持:达平大和尚,我是宁波人物。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