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正文

红海滩边稻花香

2020-07-31 17:31:28民间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086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凶险的历程
 
  北宋熙宁八年(1075年)四月的一天,正在编撰城垒、军营等建筑的营造法式的北宋重臣沈括,突然被急召回京,令其出使辽国,沈括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宋辽两国自1074年起因为边界问题争执得你死我活,剑拔弩张,眼看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宋神宗舍不得失地,又惧怕大辽国的军事实力,因此派沈括出使辽国。
 
  在临行前,宋神宗问沈括:“敌情难测。设欲危使人,卿何以处之?”沈括慷慨回道:“臣以死任之。”虽然这次出使辽国,危险重重,但是在众多的使辽大臣中,宋神宗如此关心一个使臣的安危,还是头一次,整个朝野猜测纷纷。
 
  沈括辞别宋神宗回到家中,吩咐家里的仆人准备一个包裹,里面放着家乡的土,还有一些稻谷。亲朋问之何用,沈括惨然曰:“吾若客死北蛮之地,望与之合葬,生不能回归故里,死亦与家乡之土食相随。”在场人,闻之无不落泪。
 
  沈括等一行人经古北口、过潢水,缓缓前行,一些契丹人的行帐陆续出现。它们安扎在辽河两岸水草肥美之地,牛羊成群散布在山间,三五成群的髡发少年,飞奔于山间,纵横驰骋,飞射自如。沈括不觉随口吟出欧阳修的诗:“儿童能走马,妇女亦弯弓;合围飞走尽,移帐水泉空。”随行人员不禁赞叹道,“好诗,好诗。”沈括“哼”了一声,“诗文虽佳,于国何益啊,这些契丹少年子弟,如此彪悍;这个契丹民族,岂能不强;这样一个勇武的部族,虎踞我北疆,我大宋岂能安睡。”众人默然无声。
 
  又行了半日,沈括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老者正在剥豹皮。老人鹤发童颜,只是走动起来腿有些弯曲。沈括看到老人的髡发信口问道:“你们为何剃掉额前发,束后发,可有讲究?”老人笑曰:“没有那么多说道,只是为了骑射时,不挡住眼而已,睡时,把后面的束发盘起来做枕罢了。”沈括看了看老人穿的圆领左衽袍服,开衩在左,猜测道,“这样的袍服也是为了骑射方便?”老人点头,“对,行马时,两侧顺势盖住人腿,使双腿免受风寒。”
 
  沈括看了看老人的双腿,奇怪地问:“可老人家,你的腿为何还这样?”老人苦笑道:“这并非骑马所至,只因北地风寒重,我等又多居于行帐所致。”沈括突然眉头一动,喜上眉梢。
 
  可怕的阴谋
 
  到了辽国的都城单于庭,因在来之前,沈括做了大量细致的调查,又有赴死之心,跟辽国大臣据理力争,堪称数年来在辽宋谈判中宋国使臣态度最强硬的一位,让辽国感到非常惊讶。六次谈判均无结果。
 
  辽道宗得知谈判的结果后,召见了沈括。沈括知道辽道宗为人昏庸,忠奸莫辨,嗜杀成性,估计自己此行,凶多吉少,安排好后事,便昂首立于大殿前,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没想到的是,辽道宗见到沈括,突然哈哈一笑,走下殿来,拉住沈括的手说:“我听说大人精于营造法式,出身名门,可谓北宋的栋梁之材。过几日,母后大寿,不知大人将为我母后献上何物?”
 
  沈括一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思考良久说:“我们的营造之术属雕虫小技,不能登大雅之堂。”道宗说:“大人此言差矣,听说你造车之术甚佳,不妨在这几日给母后造一车如何?”沈括觉得不好推辞,便答应了,谁知辽道宗突然话锋一转说:“我部奚族,以造车闻名日久,今命其匠师亦造一车与沈大人所造之车相比较,让众臣评判,胜者赏赐五十金,败者杀之。”直到此刻,沈括才明白,原来这才是辽道宗的真实意图。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沈括回到寓所,购置木材然后开始闭门造车。
 
  数日之后,沈括造的车,精美华丽;奚人造的车,雄壮威武,两车可以说各有千秋。两车同时置于大殿之上,等待着辽道宗的评判。
 
  辽道宗问:“沈大人,我奚族匠师造的车如何?”沈括转念一想,今天反正也是一死,无所谓了,于是便夸起奚族匠师:“奚族匠师造的车虽有些粗糙,但可以用于行军作战,而我造的车华丽而不实用。”辽道宗说:“大人过于谦虚了,那就交给众臣评判此事吧。”沈括轻蔑地一笑,这些人都是辽道宗的手下,他们的评判标准就是辽道宗的想法。没想到的是,评判的结果竟然是沈括胜。辽道宗当即把奚族匠师推出去斩了,赏沈括五十金。
 
  沈括回到寓所寝食难安,为什么?他深知宋神宗虽软弱无能,但生性多疑,他老是告诫使臣要谨言慎行,如果宋神宗知道自己收了辽国五十金,回去自己必死无疑。
 
  数日后,面色阴郁的沈括向辽道宗辞行。说此次会谈毫无结果,欲请朝中再派重臣,与之协商。辽道宗对沈括这样生性耿直的人也厌烦透了,慨然应许。他也希望宋朝派一个软弱的大臣来参加谈判,好从中获利。
 
  得到辽皇帝的允许后,沈括一行离开辽都,缓缓南行。可一路上沈括他们并没有闲着,边走边观察,边观察边购买,渡过辽河的时候,他们已买了五辆奚人制造的战车,车上装满了人参、鹿茸、海东青等塞外珍稀特产。沈括用辽国人给的钱购买战车,是想献给军队,让他们参照仿制,用于作战。
 
  就在沈括他们这支队伍刚过了辽河,一些女真人铁骑从草原深处飞驰而来。沈括在随从们的掩护下,驾驶着马车向南方疾驰狂奔。可没走多远,他们就被女真人的铁骑追上,只见寒光一闪,车夫应声倒于马下。沈括长叹:“我命没有丧在辽国人之手,死在你们这帮无名小辈的刀下,可叹!”说完抱起车上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就要往车下摔,可没等木盒落地,就被对方劫去。文官出身的沈括,对于这帮凶悍的劫匪无计可施,只好等死。可这帮劫匪并没有多杀人,把那五辆车和货物劫走后,扬长而去。
 
  沈括望着劫匪们远去的背影,仰天长叹,掩面而涕。手下人劝说道:“大人,财物乃身外之物,可从长计议,命能尚保,实乃可幸之事。”谁知沈括更加悲伤:“尔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木盒才是要命的东西。”原来这些天沈括并没有闲着,他在自己的寓所中,把包裹里的泥土和稻谷以及造车剩下的锯末,用水和匀,把自己沿途所见的边境山川地形造成一个立体地图,准备献给神宗。沈括在南方时,曾用贵州的米、油和蜡制作过立体地图,深得皇帝的赞赏。而在这北寒之地,没有这些东西,只能就地取材了。本以为这些东西可挽回北宋的被动局面,没想到却被劫匪劫去。如果这些东西辗转落到辽国人之手,他将成为历史的罪人。沈括几次要自尽,均被手下人拦下。
 
  意外的收获
 
  事实比沈括预想的更为糟糕,这些劫匪就是辽道宗所派,他岂能让沈括得逞,于是派人把东西劫下。没想到的是,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辽道宗看着眼前这个边境山川的立体地图,大喜,立刻准备春天过后,膘肥马壮之时,入侵北宋。
 
  初夏之时,辽道宗准备大举进攻北宋。突然有人来报说,那个立体地图瘫成了一堆烂泥,山川地貌,一切都不复存在。辽道宗大呼上当。原来沈括用泥土做这些地图时,是在冬天,泥水很快被冻住,天气变暖,泥土就会软化下来。辽道宗盛怒之下,命人把这堆用泥土做的地图扔进辽河。这时,又有人来报,这段时期北宋的边境早已加强了防守。辽国人作战讲究突袭,宋军虽然在正面战场无法与辽军抗衡,但论起防守来,还是非常讲究策略的,而且此次防御的主将正是沈括。
 
  辽道宗不听大臣的劝阻,发动了进攻,双方在雁门关外辽河边进行了一场厮杀。十万人血洒辽河岸边,染红了辽河水。双方都没有取胜,于是各自退守原来的边境。
 
  其实沈括做的那个立体地图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掩盖他对南北争议地界的沿途山川地貌以及风土人情的考察和记录,而这才是宋神宗派沈括使辽的真正原因。
 
  那些被辽道宗扔到河里的稻谷,随着辽河水一路南下,淤积到辽河口的泥土中,逐渐生根发芽,长出了水稻。这些在南方被认为劣质的水稻种子,在这里寻找到适合的环境、气候和水源,长得异常茁壮,而且品质优良。当地百姓发现之后,立刻开始种植。辽河口边上的盘锦稻米,随着岁月的推移,逐渐被人们接受和认可。直至今日,人们都知道这里的水稻如果用辽河地表水灌溉,其质最为优良,用地下水灌溉就次之。
 
  君王之间的争斗,意外地为百姓获得了实惠,而且这个实惠一传就是近千年。有人说辽河岸边的红海滩,是被那些将士的鲜血和灵魂染红的。他们厌倦战争,渴望和平,所以常年留守在红海滩边,守望着千亩的稻花香。后人写诗赞道:“辽河源头腥风起,稻花香里蟹儿黄。”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