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鬼故事专题 > 离奇鬼故事 > 正文

鬼节之烧纸

2020-09-04 12:41:39离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87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正直青年的许强,来到这座城市已经有一年多了。父母都已不在人世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到外地打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一个‘节’来到了。这天,几个同事会他一块喝酒,分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许强独自一人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漫步。天空显得格外的阴沉和死气,不知道是不是每年的鬼节都是这样,又或许是鬼门关即将开放的缘故吧!偏巧此时,刮起了阵阵的秋风,这一切都证明炎热的夏季已经结束了。街头两旁蹲着许多人,都在默默的‘烧纸’,也有的正在叨念着什么!此情此景,让许强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眼圈不由得开始变得红润,想着、想着,心中倍感难过
  许强走进了一家花圈店,买了两包纸钱。又从人家那里借来了笔,在纸钱上面刷刷点点写了两行字。“冥府故***收,阳上,不孝儿许强今寄大洋”。之后,许强走出了店门,来到了大街上。街道上冷冷清清,似乎连个人影子也没有。刚刚那些烧纸的人们,此时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那漫天飞舞的纸灰,还有地上即将烧成灰的那些纸钱。许强没有多想些什么!更没有感到什么意外,鬼节嘛!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出来到处乱走的。不过说实话,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一人,还真是有点儿瘆得慌。走到十字路口处,将两包纸钱放在了地上。他曾经听老人们说起过,“给死去的人烧纸时,最好选在十字路口处,或是周围宽阔没有建筑物的地方,这样死者才能收得到;要是死者是男的,就在地上画一个十字,如果死者是女的,那就在地上画一个圈;烧纸的时候,将烧着的纸扔出去几张,这样是为了打发过路的游魂野鬼;之后再默默的叨念几句,说什么过节了,给你们烧钱了之类的话;将纸烧完以后,走时不要回头,然后不要上回家,这样会容易把鬼魂带回家中,最好先到别的地方坐一会儿......”。对于这些事情,许强也只是一知半解。虽然他不承认世上有鬼神的存在,但他从不否认。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老实说,他还真是头一次给死人烧纸。以前都是母亲来做这些事情的,而如今.....诶!想到此处,不禁叹息了一声。许强蹲在地上,掏出了打火机,开始点了起来。此时的风,忽然刮得很大。试着几次,都未能将纸点着。等了一会,他认为过一会儿,风就会变小,到时候再烧也不为迟晚。然而,他猜错了,等了老半天,风还是那么大。难道这真的是天意么?还是说,父母亲根本不愿意接受自己烧钱给他们。虽然脑子里是这样想着,但他还是要想办法将这些纸钱烧掉。毕竟这都是用钱买来的,扔掉了岂不是很可惜么!无奈,终于找到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尽管这里已经不再属于十字路口的范围了,但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许强蹲在地上,将纸一张一张的点燃。火焰迅速上升,逐渐开始感觉到有些烤脸。借着火光,开始默默的叨念,“爹、娘,你们安息吧!儿子给你们烧钱了......”。许强呆呆地向火光之中看着;突然,他发现火光之中似乎隐约出现了一张‘人脸’。那是一位约有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脸上布满了皱纹,眼神之中带着强烈的怨恨。许强一眼认出,那不正是自己的母亲么!只见那火光之中的母亲,正在朝自己阴森森地笑着,“孩子,我不需要你烧钱给我,我只要你下来陪我就可以了”。许强大吃一惊,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急忙使劲揉了揉双眼,什么都没有,哪里出现过什么母亲,分明就是自己的一场幻觉,不过也的确将自己吓得着实不轻。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禁让许强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他不敢再想下去了,赶紧将剩下的纸烧得干干净净。然后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


  没走出去几步,脑子里闪出了曾经听人说过的话,“烧完纸后,在离开时,不要回过头去看”。“不要回过头去看”。许强忽然来了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回头了又能怎样!想到这,他把头转了过来。就在他把头转过来的一刹那,许强瞪大了双眼。他非常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回过头呢?眼前的景象让他根本无法解释,原本刚刚烧过的纸,竟然原封不动的摆放在那里。天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究竟是自己眼花了,还是产生了幻觉,还是说世界上真的有鬼。不仅如此,原本道路两旁,那些烧成的纸灰也不见了,变成了纸钱,原封不动的摆放整整齐齐。而且到处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眼前的一切,让他不由得想到了刚才所发生的,母亲那张可怕的脸和那句话,“孩子,我不需要你烧钱给我,我只要你下来陪我就可以了”。借着路灯,他看到路边摆放的那些纸钱,原来都是刚刚自己烧给父母亲的。脑子里不由得再次浮现出母亲那可怕的样子。许强像疯了一样,径直的向前跑去。不知大概跑了能有多久,周围开始变得雾气蒙蒙,逐渐四周的环境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直到最后看不见任何东西。这所发生的一切,从任何一种角度都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也许自己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许正在向鬼门关走去,也许是孤魂野鬼跟自己开了个玩笑,不过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许强盲目地向前走着,已经开始感到有些呼吸困难,这种压抑的感觉几乎快要让他崩溃了。不知道又过了能有多久,终于,雾气开始慢慢的散开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或是解脱,随即而来的却是更加吃惊和恐惧。他看到满天飞舞的都是‘钱’,不过他看不清那是人民币,还是冥币。因为那一张张的钱都是粉红色的,而且大小和一张面值于百元的钞票无不吻合。天哪!许强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做梦,伸手抓住了一张,在路灯的照射下,仔细的辨认。许强大喜,真的是人民币诶!而且都是一百的,这回真的发财了。按理说,许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他实在是太爱才了。{也许不光是他,我们又何尝不是呢?谁人不曾想过能发大财,当然故事里的主人公也不能例外了}。许强蹲在地上开始疯狂地捡着那些百元大钞。就在此时,可怕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他眼睁睁地看到,那一张张百元大钞开始发生了变化,本来钱上印着的是毛主席,然而竟然变成了玉皇大帝。不仅如此,原本数字为100,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1,后面不知有多少个0.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烧给死人的冥币。许强急忙将手中的冥币扔到了地上,然后撒腿便跑。

  很快许强跑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差点被一辆经过的出租车给撞到。出租车停在了路边,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对着许强骂道:“臭小子,干什么,不要命啦!要死不要连累别人”。许强有些气愤,但又把火气往下压了压,“哦!师傅对不起”。司机再没有说什么,将头缩了回去,把车开走了。许强这才清醒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刚刚发生的一切,也许只能用幻觉来解释了,似乎跟做了一场噩梦相似。想拦住那辆出租车,准备坐车回家,但车已经开得挺远了。许强开始慢慢的向家走着,这一路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大约二十分钟后,终于走到了自家的楼下。正当他准备上楼时,忽然被身后的一个人给叫住了。“请问,是许强先生么”?许强转过了身,只见面前站着一个三十左右岁的男人。身穿一套休闲服饰,头上戴着一顶过去的老爷帽子,显然搭配得是极不协调,手中拎着一个皮包,正在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许强一眼认出,正是自己的老朋友‘徐刚’。正所谓:“他乡遇故知”。同时,这也是许强今天遇到的头一件喜事。俩人客气了几句,之后许强将老朋友让到了家中。此时的许强感到肚中有些饥饿,就到厨房弄了些下酒菜,同时也是为了招待这位老朋友。十几分钟以后,酒菜弄好,俩人对坐在桌子前。二人一边吃着,同时聊起了往事。说实话,一晃俩人分别已经有两年多了,许强对这位老朋友还真是有些想念。聊着、聊着,徐刚冲许强微微一笑,从皮包中拿出了两打钞票递给了许强。许强瞪大了双眼,他知道那是两万元人民币,吃惊地说:“老朋友,你这是...”。徐刚看许强的样子,哈哈一笑:“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意思;原本打算来的时候,给你买些什么,想来想去,什么也没有钱实在,再说看你现在也不富裕,收下吧”!说着,将钱放在了许强这边。许强见此,吓得特别高兴,他做梦也想不到老友竟能如此大方。这时,灯忽然之间灭了。许强感到十分扫兴,“老朋友,你先坐着,我去找根蜡烛”。空气中传来徐刚阴冷的笑声,“不用找了,这是我特意安排的,怎么?老朋友,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么?我为什么会找到你呢”?哈哈....

是啊!刚刚光顾着高兴了,怎么自己会没有想到这些呢?空气骤然紧张起来,屋子里十分寂静,时间仿佛停止了走动一样。许强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在想,这位老朋友到底想干什么?当、当、当,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就在此时,等忽然变得一闪一闪的,似乎要来电了的样子。许强看到徐刚正在朝自己笑着,那笑容很不自然,应该说诡异、阴森而又可怕,眼神之中带着极度的愤恨。许强站起身来,准备去开门,希望外面的来人,会将屋中的气氛缓和下来。然而没等他走过去,门已经自己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老太太。本来,许强还还很惊讶,因为门事关着的,怎么会进来人了?但是,当他见到这位老太太以后,顿时,半句话也说不上来了,只有心中充满了恐惧。那老太太正是方才在火光之中见到的母亲,没错、正是自己的母亲。徐刚站起身来迎了过去,“伯母你怎么才来,不过来早了,不如来巧了”。许强本想告诉徐刚,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一年多了。之所以没说,是因为他发现这个徐刚也有问题。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容置疑了。只见自己的母亲低头咳嗽了几声,“诶!没办法,年纪大了,腿脚有点不停使唤了,东西带来了吗”?徐刚微微一笑:“早准备好了”。说着,从皮包中倒出了一大堆钱,不过不是什么人民币,那些都是冥币。“怎么样!孩子,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钱么?这些不够啊”!啊?哈哈

  许强彻底被吓傻了,只见母亲和徐刚一步步向自己走来。这时,灯又一次灭了。在黑暗之中,许强紧忙向后退去。忽然间,他发现身后异常的明亮,同时照亮了整个屋子,他看到俩人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许强急忙转身向前跑去,只见前方亮得刺眼,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白色的光亮。哪知,跑着、跑着;竟一脚迈了个空,犹如掉进了万丈深渊。等到他反应过来,前面是阳台,自己掉下去时。已经由不得他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原来,两年多以前。许强在家乡好赌成性,徐刚是他的好朋友,同时也是赌友。赌桌上也好,平日里也好,许强经常欺负于他,甚至威胁。乃至后来,徐刚弄得人财两空,最终走投无路,自杀了。而许强根本不知道徐刚能自杀,甚至连他死了也并不知晓。后来,许强对赌博更加疯狂,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于是,他回家找母亲要钱,从小父亲去世,他们母子相依为命;家境贫寒、哪来的什么钱。不料,许强丧心病狂,残忍地将母亲傻死了。事后,他也感到非常后悔,非常的内疚;但人死不能复生。对外就说,自己不争气,母亲伤心之类的自杀了。人们也没有怀疑什么,都知道,许强不争气,好赌成性;但谁都没想到,他能杀自己的母亲。之后,许强在邻居们的帮助下,草草地办了丧事,就到外面打工去了。他的母亲和徐刚死后冤魂不散,怨恨许强......就在鬼节这天来找他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算害死许强。只是打算吓唬、吓唬他,以至给予警告。哪知,许强在恐惧过度的情况下产生了幻觉,竟自己跳楼自杀了。也许这正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

推荐阅读:陵墓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