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鬼故事专题 > 离奇鬼故事 > 正文

降怨

2020-09-04 12:41:37离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5656个文字,大小约为25KB,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午夜里,一位三十左右岁的女子,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当她经过天桥下时,忽然从耳边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小姐.小姐.....女子停下了脚步,四下里张望,一个人也没有。可是,那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来,在空气中不停地回荡着。顿时间,女人感到一阵剧烈的头晕,视线里的所有东西都在天旋地转着。大约过了有一会,女人逐渐的清醒了过来。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完全变了,已经来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地上到处流淌着鲜红的液体,血腥的气味直刺鼻孔,鼻子已经告诉了她自己,地上的所有液体,都是血。而且周围空旷的是一眼望不到边。这里的一切都是红色,就连天空的颜色也不例外。不知在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等女人仔细的看清了,才发现,哪里是在下雨,分明是在下“血”。吓得女人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如果说,这是一场噩梦,真的希望快点醒过来。女人战战兢兢的向前走了几步,却上的停住了脚步。她看到前方到处都是白骨,天哪!怎么会这样,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字,“地狱”,是的,用它来形容这里是再恰当也不过了。只见那地上的一具具白骨,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此时,女人已经被吓得是连惊叫都忘记了,她想跑,但是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只能眼看着那一具具的骷髅,向自己慢慢的逼近

  清晨,陈刚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谁呀!大清早的.....嘴里一边抱怨着,一边懒洋洋的拿起了电话。现年二十七岁的陈刚,是个刚从警校毕业不久,被分配到公安局的一名警察。从小他就立志长大以后,要当一名警察。现在可以说是如愿以偿了,因此,他对工作是非常认真。电话是李队打过来的,说是接到市民举报。在天桥下发现了一具女尸,死状极其恐怖,让陈刚马上赶到现场。接到电话后,陈刚急忙的穿上衣服,连早饭都没吃,就直接来到了现场。警察早已封锁了现场,尽管如此,围观的人们依旧还是不少。陈刚挤过了人群,把他吓了一跳。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死状如此恐怖的,那是一具浑身是血的女尸。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死前,曾受到过度的惊吓。上半身已经被开膛,流在地上的血迹已经干了。正当陈刚瞪着眼睛,看得出神时,后背被人猛地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李队。傻小子,看什么呢?没见过死人?陈刚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李队,像这样的死人,我还真是头一回见到”。行了,先不说这些了,留些人保护现场,其他人先回警局。回到了警局后,大伙对案件进行了分析。根据初步调查得知,死者名叫“曲红”,本市人,在一家医院做护士。被害时间,大概是在午夜一点钟左右。身上的财物,没有被动过,初步断定,这很有可能是一起变态杀人案件。陈刚,你和小刘负责调查,死者生前的情况。会议结束以后,俩人忙活了大半天。结果,从死者的单位和家属那,并没有了解到什么与案子有关联的地方。


  第二天,在开会中。小刘和陈刚分别向领导们,汇报了昨天的工作情况。同时,尸体检验报告已经下来了。根据法医检验,死者生前曾经受到过恐惧的惊吓。尸体被开膛破肚,心脏已被拿走。而真正的死因,不是被开膛破肚所造成的。是在过度惊的吓中,导致的死亡。听完尸体检验报告后,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无不惊讶!在曾经,他们也遇到过变态的杀人案件。但是,一个人被活活的吓死,那确实是少见。再加上,刚才听到了小刘和陈刚了解到的情况,让大伙在一时间都没了头绪。最后,李队决定,陈刚和小刘负责监视着,死者家属那边的情况。会议结束后,陈刚和小刘来到死者家属的楼下。俩个人一边闲聊,一边盯着楼上。下午,小刘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刚刚接到市民举报,在市公园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对青年男女的尸体。而且,死状和先前的那个“曲红”,是一样的。接下来,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警方陆续发现了十三具尸体,死状和先前的几个人是无不吻合。对此,引起了上级领导们的高度重视。要求警方尽快破案,给市民们一个交代。警局派出了大量人员,换上便装在晚间到处巡视着。陈刚和小刘依旧被安排在了一组。午夜时分,俩个人从一家小吃店中走出。忽然听到了一个女子的惊叫声,俩人急忙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前方有一名女子。然而,让俩人不解的是,那名女子的身旁一个人也没有,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却看到她十分害怕的样子。俩人迅速的向前走去,结果还是慢了一步,眼看着那名女子,倒在了地上。走到近前,俩人看到那名女子,带着一副惊恐的表情,眼睛瞪得直直的,一动也不动了。小刘打算蹲下,试探她还没有呼吸。可是,就在他刚要蹲下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女子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裂开,血液开始不断的往外涌出。从那裂口处,忽然跳出了一个东西,然后落在了地上。俩人都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人的心脏。如果说,心脏从人的身体里跳了出来,那确实是件可怕的事情。但更可怕的是,那心脏落在地上后,仍然在跳动着。而且跳的是越来越快,到最后心脏竟然爆裂了。眼前的这一幕,吓得小刘是差点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刘带着惊讶的目光看向身旁的陈刚,“你.你看到了没有”?陈刚明白他的意思,吃惊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也看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许多警员都赶到了。陈刚和小刘被带回了警局,详细地询问了他俩当时的情况。李队听完以后,当时就暴跳如雷。把俩人臭骂了一顿,让他俩人回家好好的反省两天,然后在写一份检查交上去。其实在陈刚和小刘的心里都清楚,这种事讲给谁,也是难以置信,但这毕竟是事实。在俩个人心中,最为疑惑不解的是,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就如同看了一场电影,或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按正常的角度,是根本不会存在这种事情的。陈刚叹息了一声,然后点燃了一支烟说道:“算了,先不想这些,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再说吧”!小刘在一旁沉默了好长时间,然后淡淡的说:“发生这种事情,你还能睡着?我看还是出去喝上两杯,然后再说吧!不然那,回去不做恶梦才怪”。陈刚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俩人走出了警局,刚巧.碰到了同事老高。老高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是个快退休的老警员。平日里,和陈刚小刘他们处得是相当火热。老高一边同俩人往外走,一边问道:“诶?对了,今天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听说你们俩,还被李队长一顿臭骂”。陈刚回头看了一眼,老高啊!正巧遇到你了,咱们找个地方喝点,然后慢慢告诉你。就这样!三个人来到了一家烤肉馆,三人是边吃边聊。小刘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慢慢的讲给了老高。原本,陈刚和小刘以为老高听完,会哈哈大笑,或是说,在给他讲故事什么的。总之这种事情老高也未必就会相信,何况人家干了快半辈子的警察,能相信这些?可是,看老高的表情十分凝重,紧皱眉头是沉默不语。这可让陈刚急坏了,使劲推了推老高,这一下差点没把老高给推倒。我说老高,你在想什么呢?老高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叹息的说:“我是在想,如你们俩所说的那样,只有一种解释,就是中了将头.或邪术之类的。”俩人不禁有些吃惊的看着老高。当然了,老高继续说道:“十多年前,就发生过类似这样的案子,当时为了破这件案子,是费了很大的劲,而且很多人都死去了,倒了最后仅剩下了不倒十个人”。俩个人听得是更加吃惊了,我说老高哇!麻烦你说的具体一些,或许这对我们破案是有很大帮助的。老高喝了一口啤酒,润了润嗓子。这件事情是有很大影响的,你们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原因这件事情很邪,凡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会有麻烦的。当年,城市里出现了很多离奇死亡的案件。后来,通过一名泰国朋友的协助,我们才了解事情的真相。降头师也分很多种,有些专于修行,极少过问俗世;而有些则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那种;最可怕的一种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那些降头师们。当然了,降术也分很多种。像什么爱情降.无毒降.声降.灵降.降等等...降头师们可以通过人的头发,血液.指甲等,来对人施展降术,甚至可以控制一个人做任何事情。用于药物,或是幻术,来使人产生高度的幻觉也很多。法力高深的,可以利用声音,咒语之类的东西让人直接导致幻觉。通过那名泰国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那名邪恶的降头师。不过可惜的是,那名泰国朋友的法力不如那个降头师厉害。在斗法中,不幸死去了。更不幸的是,我们被降头师施了幻术后,开始自相残杀。幸好一名警员即使赶来,当场开枪击毙了那名降头师。后经过调查得知,那个降头师名叫范晴明,三十九岁....... 可是就在调查的过程中,范晴明的尸体居然在停尸房中不见了。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不禁想起了,范晴明临死时说过的那句话,“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当时我们都很害怕,因为范晴明是个降头师,所以不排除他复活的可能。直到事情过去了好多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也就不了了之了。由于这件事情,关系到一定的影响。再加上,参加那起案件后活下来的人没几个,因此这件事情是绝对保密的。到目前,知道这件事情的,还剩下两个人。其他人,不是出车祸,就是意外的得病去世了。这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没有什么证据,也只能就那么过去了。这件事情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你们会有麻烦的。小刘点了点头,放心把!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不过照老高你这么说,那个叫范晴明的可能还活着?难道这件案子,和那个叫范晴明的有着什么关系?老高打了个哈欠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们想破这个案子,最好还是先冷静一点比较好,因为这有一定的危险,啊!不行了,我得先走一步了”。说着,老高打了个哈欠,起身走了。天已经亮了,陈刚和小刘也分别回去休息了。


  陈刚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在饭店中,老高说过的话。朦胧间,陈刚感到自己飘飘忽忽的,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整个世界到处都是血红的颜色,血腥的气味.还有那漫天飞舞的纸钱。同时刺耳的惊叫声,不断的在这个世界回荡着。让陈刚顿时感到了头皮开始发麻。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女人正背对着自己,蹲在那里,看样子似乎正在找些什么。陈刚走到那个女人背后,开口说道:“小姐,请问您在找什么呢”?陈刚原以为自己突然出现在那个女人背后,会把她给吓一跳。结果是当那个女人回过身以后,差点没把陈刚吓个半死。这不正是昨天半夜里遇到到那个死去的女人么!只见她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在胸前血肉模糊的裂缝处,正不断的往外流淌着鲜血。“先生,我的心脏不见了,您能帮我找一找吗”?说着,那个女人缓缓地站了起来。大惊失色的陈刚是掉头就跑,不时的向前跑着,不时的回过头看去,却发现那个女人凭空消失了。陡然之间,陈刚想到了,那个女人,不.应该说那个女鬼才对,那个女鬼很有可能就站在他的身后。因为在电视上,不仅一次的见到过这种情景。回头并不是很可怕,最可怕的是,当你在回过头来时。想到这里,陈刚是头也不回的直接朝原路跑去。不知跑了有多久,跑着.跑着;?a >⑾智懊嬉丫挥新妨耍钡某赂毡灸艿鼗毓送贰<歉雠砀揪兔挥凶防矗唤闪丝谄;毓送罚蛳驴慈ァ3赂毡幌派盗耍旅娴酱Χ级崖巳说男脑啵沂腔畹模谔牛赂找丫侥切┬脑嘣谔纳簟2唤鋈绱耍箍吹搅四歉雠恚テ鹨桓鲂脑啵杩竦爻宰牛幼旖橇飨铝讼屎煜屎斓难骸=幼牛歉雠砘夯旱奶鹆送罚醋懦赂眨冻隽斯钜斓囊恍?nbsp;

  陈刚猛地从床上坐起,阿弥陀佛.谢天谢地,原来是一场噩梦。陈刚想去冲个澡,因为刚才的噩梦,已经让他出了一身汗。这时,小刘刚好打来了电话。说会他一块去看电影,说什么最新上映的午夜凶灵。本来,陈刚并不想去的,刚做过一场噩梦,现在又去看恐怖片,这不要人命吗?但是,陈刚拗不过小刘,只好答应了。收拾好了以后,陈刚离开了家中。天已经黑了下来,等到陈刚来到电影院时,小刘早已经是等候多时了。诶呀!哥们你怎么才来呀?我跟你说,今儿这电影听说是特刺激,特恐怖。说着,两个人走进了电影院中。其实,对于现在的陈刚来说,哪里还有什么心情看电影。眼睛是看着电影,脑子正想着刚才的那个噩梦。正当电影中演到,“贞子”从一口井中爬出来时。陈刚却发现,那电影中的贞子正在往屏幕外面爬。先是半个身子露了出来,紧接着,贞子掉了出来,落在了地上,又缓慢的站起,然后朝着陈刚走了过来。大吃一惊的陈刚,急忙扭过头打算招呼小刘。然而惊讶的发现,整个电影院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天哪!难不成,这又是自己在做恶梦?眼见着,贞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陈刚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剧烈的加速,额头上已经被吓出了冷汗。终于他再也控制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疯狂的向外跑去。等到陈刚跑到了外面,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是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这里简直就和梦中的一样,只是天空正在下着“血”。自己的身旁经过了几个人,不,那不是人,而是鬼。因为他们的样子,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恐怖。有的是满脸血污,有的甚至只有半个脑袋,总之是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陈刚下意识到,还是马上回到那个电影院中比较好。毕竟,那里面只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对付一些。可是,等到陈刚回过了头。看到刚才的电影院,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到了此时,陈刚彻底意识到了,这些肯定是幻觉,但一时间,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正在陈刚想着的时候,忽然间;一个身穿披风,手持镰刀的骷髅,猛地向他飞了过来。等到陈刚在想躲避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当陈刚醒来时,已经是躺在医院中了。小刘站在他的身旁,看样子显得非常的着急。诶呀!“你终于醒过来了,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我看见你突然疯狂地从电影院中跑了出去,于是我也跟了出去,看见你在外面被吓得很离谱,情急之下的我,就把你给打昏了”。此时,陈刚感到了头部隐隐的疼痛。接着,陈刚便把刚才在电影院中看到的情景,乃至做的那个噩梦,告诉了小刘。小刘听了陈刚的讲述后,显得有些吃惊。陡然间,小刘想到了之前那个女人,在临死之前的情景,和刚才陈刚的举动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诶?你说你刚才发生的那一切,会不会和这个案子有关系?陈刚思索了片刻说:“有没有关系,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刚才一定是产生了幻觉,到底这幻觉是怎么产生的呢”?俩个人在医院里琢磨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先问问老高,也许他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小刘掏出了手机,给老高打了电话。然而,老高的手机却是无人接听。联系了同事才知道,原来老高今天根本就没来上班。俩人猜想这里面一定是大有文章。小刘让陈刚躺在医院里,自己负责去找老高。临走时,托付了一名护士,要好好的看护陈刚,并嘱咐,在他回来之前,千万不要离开。说着,小刘转身离开了医院。陈刚躺在病床上,可以说是烦闷,无聊之极。就与身旁的护士,闲聊了起来。只听到那护士用轻柔的嗓音说:“刚才那个人,是你的朋友吧!为什么你不跟他一块去?你知道吗?他这一去,可是再也回不来了”。说着,护士竟然发出了诡异的笑声。陈刚立刻把目光转移到了护士身上,他看到护士冲自己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目光,然后转身离开了。陈刚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追了出去。却发现,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陈刚飞速的向前跑着,最后他停住了。因为,眼前是停尸房。突然,从里面传来了一生惨叫。那发出的声音是极其耳熟,是小刘的声音。陈刚猛地一脚将停尸房的门踢开。里面的一幕,差点让陈刚昏了过去,只见小刘倒在了血泊之中。旁边蹲着一名护士,正是他刚才追赶的那名护士。手中拿着一把带血的手术刀,另一只手伸到了小刘的身体里,然后慢慢的从里面掏出了心脏。接着,看到那护士将小刘的心脏,一口一口的吃掉,鲜血不断地从她的嘴角流下。弄得陈刚差点吐了出来。那护士缓缓地站起身来,然后狂笑着说:“该你啦!你是最后一个,哈哈”。陈刚死死地闭上双眼,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阿弥陀佛,无量佛保佑

  这时,那个护士的笑声已经消失了。陈刚壮了壮胆子,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刚才的景象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有自己蹲在这空荡荡的走廊当中。陈刚猜想,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脑子里回想起,刚才那护士说过的话。他急忙跑回了病房中,给小刘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坏了,难道小刘出事了?想到这里,陈刚急忙离开了医院,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老高的家中。他知道,小刘去找老高,一定会先去老高的家中。果然,在老高家的楼下,看到了小刘。不过小刘,已经是倒在了血泊之中,手里死死的攥着一封信。陈刚急忙走了过去。小刘用奄奄一息的最后一口气说:“别管我,快,拿着它赶快离开这里,越快越好”。说完,小刘一动也不动了。对于小刘的死,让陈刚是非常的难过。拿过了小刘手中的那封信,这时警车传来。陈刚顾不得小刘,转身跑回了家中。他知道,这种情况被警员们发现,自己肯定是有口难辩。陈刚回到了家中,打开了那封信。

推荐阅读:叔公的老屋3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说明我已经不在人世了。还记得上次在一起喝酒时,我讲的那件事情吗?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到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现在的李队。至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发现知道那件事情的人,一个个的相继死去。这让我感到很意外,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因此我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如果说,当年那个降头师“范晴明”,还活着的话。那么他最先不放过的人,一定是当时击毙掉他的那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李队,然而李队在这些年来,却什么事情也没有。记得有一次,我在李队家无意中,竟然发现了一些用来做降头,巫术之类的法器。可李队从没向人提起过他懂得这些东西。因此,我开始怀疑,这件事情肯定和他有着某种关系。所以,你们一定要提防李队这个人。本来,我并不打算将这件事情,详细的告诉你们。但我知道,迟早我也会死,那时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了。同时,我也猜到了,到最后拿到这封信的人,一定是你陈刚。因为平时你对宗教,有着极高的信仰,又是一个意志力顽强的人。这些,都刚好是克服幻术的最好办法。所谓幻术,正是从人的脆弱处开始下手,不过光靠意志力坚强也没用,因为这些降头师们有着种种的手段。世间的万物,必然是相生相克。这些年来,我到处了解,打听关于巫术,降头之类的东西。镜子有着极强的反射功能,用它来对付降术,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因此,最好去弄一面镜子。不过,不是普通的镜子,是铜做成的镜子。当然,最好还是黄金做的。不过,我担心你花不起这笔费用。然后,白天放到日光底下,夜晚放到月光之下。同时,念诵金刚经。因为金刚经中的本意,就是般若智慧。原因比作金刚,是因为金刚乃能破一切物,而一切物都不能破它。这样!有助于你克服幻象。经过三日之后,镜子可成,用它来对付降头师再好也不过了。如果是在雷雨天气,为最佳。但凡世间万物在成精之时,都会有着某种事物来阻止。如果你遇到那个降头师时,刚好是阴雨天气,那就意味着你一定会成功。什么原因,天机不可泄露,愿你好运。


  看完信后;第二天,陈刚用了大量的积蓄。那是他准备留着用来结婚成家的钱,不过现在的陈刚,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找了专业人士,用黄金打造了一面镜子,同事他还叮嘱,一定要做的结实些。就这样!按照老高在信中说的,忙活了三天。之后,陈刚回到了警队。在开会的过程中,遭到了领导们的严重批评。会议结束后,李队走到陈刚身边,低声说道:“晚上来我家,有些事情和你商量,要是不来,你会后悔的”。陈刚听完,转身离开了,直接回到了家中。开始做好了准备,天已经黑了下来,陈刚走出了家中,天色有些发阴,但愿老天保佑。陈刚来到了李队家中,门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看来李队知道自己会来,而此时正在屋子里等着自己。屋子里,没有亮灯,而是燃着两排蜡烛。在蜡烛的后面,摆放着许多不知哪来的骷髅。中央摆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许多不知名的法器,还有几尊神像。这时,李队出现在了陈刚身后,“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说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刚,嘴里不知在念着什么?陈刚有些不耐烦的说:“我现在没心情看你在这装神弄鬼,我问你,之前死去的那些人,是不是你干的”?李队有些惊讶,自己的幻术居然能失效。接着冷笑着说:“好吧!反正你也快死了,我就告诉你。十几年前,那个范晴明是我的同门师兄,我们一起修炼,为了炼成血降,必须用活人的心脏。后来被警察发现了,无奈,我的师兄成了替死鬼,为了给我的师兄报仇,我杀了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所有人,确切的说,阻止我的人,都得死”。现在,陈刚彻底明白了,那个范晴明早就死了,而尸体不见,是李队在搞得鬼。目的是摆脱他杀人的嫌疑,而让知道的人都以为是范晴明干的。你很聪明,这都能被你猜到,不过知道了也没用,因为你根本不会活着离开的。说着,李队走到了供桌前。打开了几个盒子,开始念动咒语。屋子里,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地上爬出了许多蜈蚣.毒蛇之类的。恐怖的惊叫声不断地发出。陈刚紧忙倒退了几步,从背后拿出了那面镜子。顿时,五种是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地上的蜈蚣.毒蛇等毒物瞬间化作了一团黑气,消失了。陈刚不禁大喜,看到面前的李队倒在了地上,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李队缓缓地从地上爬起,了不起,了不起呀!陈刚,你居然能破除我的法力,不过那也无关紧要了。说着,李队掏出了手枪。这让陈刚大惊,他做了很多手准备,就是没料到这手。吓得陈刚急忙向旁躲去,但还是躲慢了一步。一枪正打在了陈刚的肩膀上,随即倒在了地上。李队得意的走到陈刚身前,我说过了,你走不了的。跟我斗?哼哼!去另一个世界吧!李队举起了手枪,对准了陈刚。就在这时,窗外划过了一道厉闪。从地上的镜子中反射出了一道闪电,击在了李队身上。随着李队的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正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