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死亡出租车

2020-09-01 17:42:39恐怖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5617个文字,大小约为25KB,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深夜10点,刑警袁婧接到110接警台派来的任务,来到城郊的安康殡仪馆
她刚走进去,就被一群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围住。只见一位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抱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走到灵位前。三鞠躬后,他带着哭音沉痛地说:“尊敬的逝者,虽然你不是我的客户王先生,但你替他去死,让他免于灾祸,这份情义,我代表安民保险公司致以真诚的谢意。”
见此情景,家属更加激动,有个中年妇女上前揪住他的领带,骂道:“我老公遇车祸刚走,你们保险公司不肯赔偿,凭空说出这种话来,不怕遭报应吗?”袁婧急忙拉住年轻男子问:“你的意思是,死者是个替身,王先生并没有死?”
年轻男子慢条斯理地递上自己的名片,上面印着“理赔员李然”:“我今天来原本是代表公司悼念王先生的,谁知却在殡仪馆边的小巷子里见到了王先生。我叫他的名字,他却跌跌撞撞地跑了。”
“这怎么可能,警察可是验过尸的,他的家人亲手将他推进火化炉,哪里会有假?”袁婧说。
李然指天发誓道:“不信就调监控录像,王先生生前,我见过多次,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就调录像吧!”袁婧觉得,这个李然显然是故意编造谎言,想赖掉赔偿金。
大家来到监控站,值班员调出了录像。从录像上看,小巷仅能供一人通行,地面积满了污水与垃圾,从今晚9点半往后看,起初没有任何活物出现。在第21分钟,一张扭曲变形的脸突然贴在屏幕上,大家吓得惊叫起来。这张脸很脏,眼睛鼓凸,阴冷地盯着摄像头,嘴角带着一抹诡笑。很快,画面快速闪烁,屏幕只留下雪花斑点。显然,他破坏了摄像头。

“老公!”一个中年妇女冲上前,抱住电脑屏号啕大哭,她是“死者”王中强的妻子朱兰,“你个死,回来为什么不找我?”袁婧被眼前这一幕搞糊涂了。假如监控视频中的脸是王中强的,那之前警察验尸,被家属指认,并推进火化炉的尸体又是谁的?难道,世间真有亡灵还魂这种事?
“这是怎么回事?”她转身问李然。李然耸耸肩:“王先生出事前一周,投保了赔偿金额高达3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警官,后面的,你自己去联想吧。”
假死骗保!这是袁婧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她将这段视频拷贝了一份,决定带回警局分析。李然拦住她说:“美女,留个电话吧,晚上微信你。”袁婧道:“我对卖保险的没兴趣!”
“谁要追你了?我是想给你发其他证据。”李然说。袁婧的脸顿时火辣辣的,丢下一张名片,风似的逃了。
回到局里,已是凌晨,袁婧调出王中强案件的档案。三天前晚上10点左右,王中强驾驶出租车行经城西监控盲区黄洋渡口附近,车辆突然自燃,王中强被活活烧死在驾驶位上。事后有两个目击者,但都提供不了有价值的信息。

袁婧查看现场照片,发现死者已被烧成黑炭。死者家属是根据出租车牌号及遗留在现场的工卡残片、手机、钥匙等物品,以及死者身材确认其身份的。由于家属对死者身份没有异议,法医并未做DNA检测。这说明死者有可能并非王中强,这就能解释王中强死而复生的怪事了。假如是这样,这起交通事故极可能是一起严重的刑事案件。
袁婧激动起来,这可是她毕业后第一次接手这种恶性案件。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李然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请。袁婧惦记着他之前所说的其他证据,立即验证通过。
李然传过来一个压缩文件包。袁婧打开,里面是一堆保单复印件。她一张张认真查看,保单显示一周前,王中强的确有向安民保险投保了一份300万元的人身意外险,这个时间点跟案件发生时间太近,难以洗脱他骗保的嫌疑。难道王中强真的没死,他在骗保?那被烧死在出租车里,被推进火化炉的人又是谁?
微信还在响,袁婧打开一看,李然正在自言自语似的分析案情:“我查了王家人近期的医疗记录,发现王中强15岁的儿子在半年前被查出尿毒症,再不换肾,就活不过这个月了。这个病耗光了王家全部积蓄,我想这是王中强假死骗保的直接诱因。”李然的话让袁婧很吃惊,没想到一个理赔员对案件竟然有这样深的调查,她不禁来了兴趣:“那怎么破案?”
“我有妙计,不过你得先答应明天陪我去喜来登酒楼吃饭,否则免谈。”李然露出“流氓”本色。
袁婧一心想破案,只能勉为其难:“要是有价值,就答应你。”
李然十分自得:“自然有价值。你想,王中强要假死,必须得有替死鬼,也就是已经被烧成灰的那个人。他来自哪里呢?我想至少有三种可能:一是掘坟找来的新死的尸体;二是杀死路边的流浪汉做替死鬼;三是搭乘出租车的乘客。你们只需按此去查,应当会有突破。另外,王中强既然没死,必然时刻挂念病危的儿子和独自应付警察的妻子,所以,你们只要密切监视他的妻儿,就能瓮中捉鳖。”
袁婧茅塞顿开,不由得佩服起李然来。


袁婧第二天向刘局长汇报了案情后,当即安排警员监视王中强在万兴医院住院的儿子王志,另外又让人去调查王中强出事前邻近黄洋渡口的摄像头,以确定其行车轨迹,看看王中强在进入黄洋渡口监控盲区前,车上是否有乘客;同时还向全市派出所发出了协助调查各自辖区流浪汉失踪情况的请求。
袁婧希望能从李然手中得到更多线索,所以下班就赶到了喜来登酒楼。李然早早就候在酒楼,还准备了鲜花红酒。袁婧虽然觉得这一切俗套无比,却莫明地有些心动。
两人喝了点红酒,李然又打开了话匣子:“昨晚王中强出现在殡仪馆附近,一定是有话想对他老婆讲,但因为我和你的出现,他没能如愿,一定会想办法再回家的。今天白天他的替死鬼已经下葬,我全程参与,可以确定他没有出现,因此我认为他今晚一定会回家。你们只安排警员监视他的儿子是不对的,还应当监视他的妻子。”
袁婧暗暗称是:“我这就请局里派人。”李然按住她的手:“不,这种捉鬼的好事让我们亲自来好了,今晚我们一起到王家楼下看死鬼还魂,如何?”也许是喝了酒,袁婧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袁婧和李然来到王家楼下,王家的灯亮着,从窗外看,朱兰应当独自在家。李然将车熄火,放倒座椅,与袁婧边聊天边观察周边情况。一直坚持到凌晨4点多,一个黑影突然从巷子里蹿出来,幽灵般地闪进了楼道。袁婧暗想,又被李然猜中了!这回逃不掉了吧!
她当即冲出小车,拔出枪,追了进去。等她赶到二楼,看见王家房门虚掩,她一脚踹开门,看见阳台上一个黑影转过身来,阴森森地望着她。这时朱兰穿着睡衣从房间跑出来,见到眼前一幕,吓得瘫倒在地:“啊!你们是谁?”袁婧将枪瞄准黑影:“王中强,举起手来,不要反抗,否则我就开枪。”
黑影转身翻出阳台,袁婧急忙开枪。这时,李然冲过来架高她的手:“抓活的!”子弹射进天花板。袁婧推开李然,冲到阳台,看见黑影向左侧小巷跑去,情急之下,纵身跳下,追进小巷。李然也从楼道追了出去。
小巷没有灯火,只能凭借月光辨物。袁婧疾追进去,看见黑影迅速隐入前方黑暗。她加快脚步,却发现前方是个死胡同,黑影早已不知去向。这是一个楼房围成的死胡同,最矮的正前方也高逾三米,普通人插翅难飞,除非……想到这里,袁婧不由毛骨悚然。这时,李然赶了过来:“抓住没有?”袁婧答非所问:“这么高的墙,王中强哪儿去了?”李然环顾四周,茫然道:“难道他真是鬼?”

李然正准备送袁婧返回公安局,袁婧却接到了在医院监视王志的警员的紧急电话。
两名监视警员化装成病号,住在王志对面的病房。凌晨4点多,听到外面有动静,接着医院灯光突然全灭,他们急忙冲出去,看见一个穿着斗篷的黑影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他们追过去,黑影早就不见了踪影。警员立刻回到王志病房,却发现王志不见了。他们虽然没有看清黑影的样子,但可以肯定他是一个人,并没有抱别人,那王志怎么会不翼而飞了呢?
警员又去监控室调出出事前的视频,在红外线监控画面里的确见到一个穿斗篷的黑影,从外形、隐约可见的脸部轮廓和走路的姿态来看,显然就是王中强。但很快监控视频就出现了重影,画面极为诡异,黑影不断扭曲变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快速进入王志房间,不到一分钟又疾速离开。他跑动时,身体时而幻化成多个重影,时而扭曲变形,十分恐怖。在黑影离开后不久,画面又恢复了正常。
袁婧听完警员的叙述,对比自己见到黑影的时间,两者相差不过20分钟,王中强就算坐火箭,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从城东郊的王家赶到城西的医院。王志是一个晚期尿毒症患者,也不可能在不让人察觉的情形下独自离开。整个案件越来越离奇诡异。
袁婧将医院发生的事告知李然时,却见他一直轻松的脸变成了土灰色,眼中竟然满是恐惧。
“你怎么了?”袁婧问。

李然抖了一下:“我回家了。”他驾车绝尘而去,将袁婧一个人丢在了路边。
袁婧好不容易才打到车,赶回公安局。她调出李然的资料,被他骄人的业绩惊呆了。李然是安民保险公司在本城最牛的重大赔偿案的王牌调查员,经他手的理赔案件,金额最大的上亿,最小也超过百万。这些案件,几乎都以投保人失去赔付机会而告终。三年来,他累计为安民保险公司免除一亿五千万元的赔付责任,创下的辉煌业绩,至今无人超越。李然的简历,让袁婧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性。
三天后,袁婧闯进李然的办公室,李然憔悴地望着她,连招呼都不会打了。袁婧在他面前坐下:“最近怎么不给我送花了?”
李然耸耸肩,摊开手说:“追求不爱花的女人,只要冷落她一段时间,她自会送上门来。孙子兵法称之为欲擒故纵。”
“哦,那你赢了,我已经上门了。”袁婧拿起一支笔,在李然的铭牌上画了一个大叉,“可是你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这次铁定要赔给王家300万,三年不赔纪录和王牌理赔员桂冠都将被摘帽啦。”
李然嘴角一扬,“嘿嘿”笑了:“你错了,你得学学保险法,由于有证据显示王中强可能没有死亡,存在巨大的骗保嫌疑,所以,你们只能认定他为失踪人口,而非意外身故。这样,在确定他死亡前,这笔赔偿是不需要支付的。”
“证据?在哪儿?医院的监控视频画面极不清晰,不能成为有效证据,至于殡仪馆旁小巷的视频录像嘛……我已经将拷贝销毁,原视频也在三天内被自动清除了。”袁婧又在他的铭牌上打了一个叉,“也就是说,五天后,按法律程序,王中强的死亡证明将顺利开出,按你们的保险合约,必须在此后十天内完成赔付。”李然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袁小姐,你这是违法犯罪,要吃官司的!”
“哦,那你去告啊,我已经跟王中强的家人说好,他们为了得到赔偿金,非常支持我的做法,你找不到任何证人能证明那段录像的存在,又由于小巷视频监控主机每三天自动删除之前存储的视频记录,因此,现在监控主机也已无法再调阅那段视频。而且,我查看了你近三年来负责理赔的案件的全部资料,我有理由怀疑你采用不正当手段,致使投保人失去正当权益。这个要是被查实,你这辈子恐怕都得蹲在牢里了。”
李然顿时脸色大变,他盯着袁婧看了一分钟,突然大笑起来:“我在安民保险专门负责处理有重大骗保嫌疑的案件,为查清真相,我的确采取了一些非常规手段,但那并不影响案件结论的真实性。所以,你吓不倒我。不过……你确实跟我很像,是个厉害角色,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说吧,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袁婧说:“王中强的确存在很大的骗保嫌疑,为了揭开真相,你命人假扮王中强,深夜出现在殡仪馆旁的小巷,并故意被拍到。为强化这一证据,促使公安尽早作出有利于保险公司的结论,又将我带到王家监视朱兰,让假王中强再次出现,你几乎成功利用我。我虽然刚出道不久,却也不是傻瓜。”
“嘿嘿,那你说说看怎么发现这是一个局的?”
“太巧合,我一出现,王中强就出现,案子要是这么好破,那天下就不会有福尔摩斯了。特别是假王中强被追进死胡同却神秘消失,如果单他一人,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翻墙逃跑的,所以一定有人协助他。当你的计划完美实施之后,医院却传来了鬼影的消息,这在你的计划之外,你预感到这起案子十分诡异,所以才吓得逃跑,竟然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独自留在城郊的夜色里,你实在太过分了,快道歉!”
李然先是被袁婧说得脸青一阵白一阵,后来又被她逗乐了:“这的确是我不对,这样,下次让你开车将我丢到更远的地方作为你损失的赔付,如何?”
“少跟我避重就轻,除非你在五天内助我查清这起案子,否则姐不仅永不原谅你,还要开出王中强的死亡证明,并且将你抓进牢里,让你为你这三年的胡作非为埋单。”袁婧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李然知道她是认真的,只得点头称是:“你这算是招安我吗?”
袁婧“扑哧”一声笑了。
袁婧硬拉上李然,是看中他多年保险案件调查经验,以及极强的逻辑推理能力。果然,李然用了一天一夜将案件相关资料仔细研读了一遍,第二天作为编外刑警受邀参加公安局的案情分析会议,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会议首先通报了这几天各路刑警的调查结果。各辖区派出所调查了全市流浪汉情况,没有出现能被确证的失踪现象;负责调查交通监控系统的刑警通报王中强出事当晚在驶入黄洋渡口监控盲区前,车内并无乘客。这样一来,死者就只有两种可能:他是王中强本人,或盗来的尸体。市内居民家属去世,一般都会上火化,火化前被盗,一定会有人报警;市外农村还有土葬习俗,王中强如果盗尸,多半是去农村盗取,但由于农村面积宽广,农民就算察觉坟地有异,基于不惊扰死者的习俗,都不肯开棺验证,所以无从查起。案情没有取得明显进展。

这时,李然走上讲台,用投影打开王志在医院失踪前的监控视频截图,自信地说:“我昨天请教了监控视频专家,基本可判断医院那段诡异的视频并非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受到非自然力的影响。当监控系统的阻抗不对时,视频图像会出现扭曲、变形与叠影,就是俗称的‘鬼影’,我相信是有人用电磁辐射的方式干扰阻抗,有意制造出的假象。那么,这就引出一个新的问题,他为什么这样做?另外,王志身患重病,不可能独自离开医院。所以,一定有外人协助,由于病房前的过道有监控视频,又有警察监视,他无法从这里离开,所以只能从后窗离开。”
“后窗离地有二十多米。”有人提醒。“对的!”李然打开住院大楼背面图,“但是后窗离楼顶不到三米。”
刘局长问:“你的意思是有人将王志从后窗吊到楼顶,然后从容离开。”李然点头:“这是唯一的可能,不然我们只能做出他被亡灵掳走的结论。所以,这里又引出一个问题,是谁要这样干,他为什么这样做?”

李然啜了口袁婧给他倒的咖啡,继续道:“王中强不惜烧毁维持生计的出租车骗保,谁知出来一个假王中强,让他由死亡变成了失踪,也就让他在儿子王志病重不治前得到赔偿金的计划破灭,而且还闹得有家不能回,一定十分沮丧。没有出租车,他失去了经济来源,也就无法再支付儿子的住院费;没有了赔偿金,儿子就没有了换肾手术费,王志只剩下死这条路,所以,为了陪伴儿子最后的人生,王中强将计就计,制造亡灵归来的假象,引走监视王志的警察,然后他的同伙将他儿子从病房后窗带走。整个过程可谓天衣无缝。”
案情分析室响起了掌声,袁婧心底竟然涌出一股自豪感。
“假如王中强接走儿子,病重的王志就会失去最起码的医疗护理,这是雪上加霜的大事,难道王中强想不到这一点?而情愿将儿子置于险境,提前离世?这不符合一个父亲的正常心理。”袁婧插嘴道。
李然点头道:“不错,这正是本案的突破口。王中强接走王志后,为了保命,必然送入其他不需要验明身份的小医院。另外,王志失踪后,王中强的妻子就无法见到儿子,一定心急如焚。王中强为了让妻子放心,一定会设法告知她王志的去向,并将她也带过去,共同陪伴王志最后的人生。我们只要按此去查,一定能揪出王中强。”
他的话让大家茅塞顿开。刘局长激动地站起身,立即要求全体警察监控全市所有大小医院,并且让袁婧和李然继续监视朱兰。
两人监视了朱兰三天,对方的行为却异常平静,丝毫没有因儿子失踪表现出不安。她每天只为两件事出门,一是买菜,二是去公安局催促办理王中强的死亡证。
其他警察传回的消息也不乐观,全市包括邻市所有医院都没有接治符合王志体貌特征的病人。到了第四天,袁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李然也坐不住了,他意识到自己的推理出了问题,便躺在监视车里闭目沉思。到下午,朱兰刚从公安局出来,李然却一下坐起来,开车门跑了。袁婧怎么叫都叫不回来,这让她大为光火,但又不能擅离职守,只好独自驾车尾随朱兰,继续监视。袁婧直到晚上10点,确信朱兰入睡,才驾车回家。


第二天一早,她就联系李然,这厮手机竟然关机。袁婧郁闷地想,卖保险的果然靠不住。她只好再次独自监视朱兰。
这样闷闷不乐地到了下午四五点钟,朱兰依然毫无异常,她决定放弃这个目标。她正准备驾车离开,却见李然抱着一束鲜花笑呵呵地挡在车前。她又气又恨,下车斥责他:“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送花!”李然嘻皮笑脸道:“你若收下这束花,今夜我就助你破案。”
袁婧一怔,狐疑地接过花:“五天马上过去,案情毫无进展,你只剩今晚了,要是破不了,我一定拧断你的脖子。”李然自信满满地将袁婧推进副驾驶位,自己开车甩下朱兰,来到市第三人民医院正门口候着。6点左右,一辆奥迪驶出医院,车里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医生。李然立即跟了上去。“他是谁?”袁婧问。
“三院泌尿科主治大夫陈岚,本市最权威的肾移植手术专家。”
“哦?你为什么跟踪他?”
“要相信你的男朋友,少问多做,今晚一定破案。”
“你什么时候成我男朋友了?再胡说八道,明天就抓你去坐牢。”两人这样东拉西扯,天很快全黑了下来,他们不敢开车灯,远远跟着前车到了城西黄洋渡口不远处的一座废弃的老房子附近。
陈岚早已抵达,并且进了老房子。两人不敢将车开得太近,远远下车摸了过去。袁婧拔出手枪,贴近老房子的窗户,里面黑灯瞎火,没有任何声响人影,陈岚不见了。她惊异地望向李然,李然急忙钻进老房子。
内部空间不大,没有像样的家具,都是些附近居民丢弃不要的杂物。他站在屋子正中的黑暗里怔怔地出神。
“一定有暗间!”袁婧走进来说,她打开手电筒,仔细查看墙壁与地板,果然发现一张破方桌下有一个暗格。她关闭手电筒,示意李然躲到她身后,轻轻翻开暗格,暗格下方透射出光亮。袁婧纵身跳了进去。里面立即传出七八个人的惊呼声,各种瓶瓶罐罐的碰撞碎裂声,跑动打斗声,以及袁婧的大吼与枪声。

李然猛吸一口气,捡起身旁一根断桌腿,也跳进了暗格。谁知下面是一把斜梯,他落脚不稳,一个翻滚摔下去,将一个人压倒在地。
地下室早已乱成一团,里面有几张堆满脏被子的矮床,最里侧竟然有一个十分简陋的手术台,台上布满血迹。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人,李然跳起身,发现他正是几天前失踪的王志。他旁边还有一张病床,王中强赫然躺在上面。在墙脚还躺着两个中枪的中年人,显然是受了袁婧的枪击。
之前被李然压倒的人爬了起来,正是陈岚大夫,他惶恐不安地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知所措。袁婧上前给他戴上手铐,说:“陈医生,你堂堂大教授,竟然跑穴到这种黑窝点,真不自爱啊。”陈岚现出羞愧难当的表情来。
袁婧呼叫警局总部之后,将所有人捆绑起来。
袁婧万万没有想到,案件就这样破了。她将李然拉到车上,问:“你是怎么联想到陈大夫的?”
李然自得地说:“我们监视朱兰四天后,我就知道我们以前的推理可能存在问题。我后来想了很久,才终于想明白。病危的儿子失踪,朱兰却表现平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早就知道会这样,这说明王志失踪是她和王中强早就策划好的。另外,就算是在计划之内的事,但儿子病危,不久于人世,她也应当悲伤,渴望陪伴儿子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才对。但她似乎并无这种情绪,反而不断催促公安局早日下发丈夫的死亡证,以便取得赔偿金。这说明她急需用钱,而且王志的失踪有利无害。这就只有一种解释,他们偷走王志,是为了给他做手术。”
袁婧点点头:“我们监控了本市及邻市全部大小医院,但没想到还有这个黑窝点,可以做肾移植这种难度极高,风险极大的手术。”

“是的,所以当我们监视四天一无所获后,我就意识到我们的方向可能错了。我当时想,医疗设施可以移动,可以组装,可以安放在任何空间,但是能做这种手术的人,别说本市,就连全省,都屈指可数。于是我在当晚拨打了全市所有能做肾移植手术的医师电话,追踪他们的行踪,最后发现只有三院的陈岚的行踪不被任何人所知道。因此,我判断他极可能就是替王志做肾移植手术的人。所以今天才带你来跟踪他。”
袁婧听完,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但她很快想到了新的问题: “就算有手术设施,有医生,但肾源也极为难得。王志之前等了几年都没能等到合适的肾源,这次怎么突然就有了?”李然长叹一声:“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是王中强将自己的一颗肾给了儿子。”
“啊!”袁婧这才明白王中强也躺在病床上的原因,“王中强为了救儿子一命,冒着蹲大狱的危险,烧毁赖以维生的出租车骗保,又捐出自己的肾,真是父爱如山啊。那些打手又是什么人?”
“傻瓜,王中强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是没有能力聚集这么多人,建立黑窝点,找到有名的大夫来为儿子治病的。他只能求助于地下买卖人体器官的黑窝点。那些打手就是地下人体器官买卖团伙的成员啊!陈岚也是其中之一。王中强找到他们,请求他们为王志做肾脏移植手术,那帮人就要求他提供大笔手术费,并为他出谋划策,设计了一出骗保抢人的大戏。”
“原来如此,这么说我们不仅破了一宗骗保案,还破了一宗地下人体器官交易大案。你真是太棒了!”袁婧情不自禁亲了李然一口。李然竟然红了脸。
“这帮人肯先为王志手术,后收钱,也还算有点人性。”袁婧说。李然摇摇头:“他们认为骗保十拿九稳,板上钉钉,再加上王志实在等不及了,王中强肯定是以命相搏,他们为免人财两空,才肯先手术后收钱的。”
袁婧点头:“我一定要将这帮人送进监狱!不过,我实在是同情王中强,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父亲,我会向法官求情,判他一个缓刑的。”李然欣喜地看着她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也会说服公司,让他们承担两人手术后期全部护理费用的。”
袁婧目光热烈地看着他,两人都感觉到一种触电般的默契……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