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来到你的窗外

2020-09-01 17:42:39恐怖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4098个文字,大小约为18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空中的人

  半夜的时候,睡得正香的郝强被室友何维君叫醒。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何维君一脸惊慌地蜷缩在他的身边。

  “你撒什么癔症啊?”郝强不满地嘀咕一句。

  “窗外好像有人说话。”何维君小声地对他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窗子。

推荐阅读:翁青易讲:秦淮八艳顾横波简介 顾横波的最终结

  “这有什么奇怪的?”郝强反问道,可看着何维君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也疑惑地侧起了耳朵。

  果然,紧闭的窗子外面传来一男一女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虽然声音很低,但二人还是听得很清楚。而且,那个男生的声音很耳熟,最奇怪的是,他们好像在反复说着郝强的名字。

  郝强狐疑地站起身来,本想打开电灯,但想想还是放下了手。他慢慢地走到窗子跟前,打算听听他们究竟在说自己什么。

  刚接近窗口,一股冷气就迎面扑来。他吃惊地发现,窗玻璃上面居然结满了雪白的霜花,现在是五月份,外面怎么可能这么冷?

  他努力地镇定了一下自己,轻轻地推开窗子。

  他们的寝室在六楼,说话声应该是从下面传来的,可令他惊恐的是,伴着窗子外面涌进来的冷气,那声音竟然好像是从空中传来的。而且,透过浓浓的黑暗,他真的看见了两条黑影。

  那是两条诡异得犹如风筝一样悬浮在空中的影子,可以看出来是一另一女。虽然影子很模糊,但他还是一眼认出来,那个男生竟是自己另外一个室友秦武然,那个女生他却不认识。其实,不用他认识,他已经被吓得浑身冷汗了。因为那个女生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浑身上下只有骨头、却生着一头长发的骷髅

  更加令人害怕的是,秦武然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一切,他就像一个正常站在地面上的人一样,双腿不时地挪动着,脸上还带着讨好的笑意。

  郝强再也不敢听他们说些什么,慌乱地关起了窗子。回过头来,就看见何维君已经穿好了衣服,做出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

  “你干什么?”郝强不满地说道,“秦武然一定是被那个女鬼迷住了,我们应该想办法救救他。”

  “怎么救,你有办法吗?”何维君反问道。

  郝强挠了挠脑袋,努力思索了一下,说道: “我们现在只要提醒他一下,告诉他那个女生是鬼,要他尽快离开,兴许还能保住他一条命。这样吧,你来给他打电话,我负责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何维君有点儿不太情愿,但在郝强的逼视下,还是拿起了手机。

  郝强趴在窗玻璃上,不错眼珠地盯着外面的人影。很快,何维君的电话就打通了,郝强看到秦武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耳边。

  何维君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颤抖,但秦武然还是听清了。郝强看到他的脸色骤然间变得惨白,正要说什么,忽然,只见他双腿一软,身体就像一块急落而下的石头, “呼”地一声从空中跌了下去。

  那个女鬼好像也被吓了一跳,可它的反应极快,还没等郝强发出惊叫,它已经化作了一缕细细的青烟,箭一般地随着秦武然的身体激射向地面。

  都怪你

  郝强被惊得面色惨白,急忙推开窗子,俯身向下面望去。 秦武然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地上,就像一张薄薄的人形大饼,身下有鲜红的血液汩汩地流淌出来。他的身边,那个女鬼也已经站在了地上,正咬着牙仰头向上面看着。黑黑的眼洞里,发出两道狰狞的冷光。

  郝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吓得浑身瘫软。 何维君跑过来,吃力地把他扶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凑到窗子跟前,探头向下面望去。可很快他就回过头来,略带疑惑地看着郝强。

  “你看到什么了,下面怎么什么也没有?”何维君说道。

  “不可能啊。”郝强吃惊地说道,尽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恐惧,再次向窗口看去。

  等到他再次趴在窗口的时候,却什么也看不到了。平坦的水泥地面上连一片树叶也没有,秦武然的尸体和那个女鬼竟然消失了。 狐疑地关起窗子,两个人坐到床上,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才,秦武然一句话也没和你说吗?”郝强问道。

  “没有,我刚刚告诉他那个女生是鬼,就听到了你和他的惊叫声。”何维君回答, “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女鬼把他的尸体弄走了?”

  “不会。”郝强肯定地说道, “那个女鬼要他的尸体千什么?再说,我听说鬼魂都是虚体,按理它也是无法接触到实实在在的东西的。”

  何维君用力地咽下一口唾沫,正想要说什么,忽然,寝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并随手打开了电灯。

  这一瞬间,屋子里的两个人被吓得差点儿惊叫起来。进来的,是脸上还在不断地流着鲜血的秦武然。

  秦武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二人的恐惧,大步走到自己的床边,从床头拿起一包卫生纸,小心地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好久之后,见秦武然并没有什么异常,二人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你的脸怎么了?”何维君蜷缩在自己的床上,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还有脸问我?”秦武然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何维君, “都怪你,大半夜的给我打什么电话,还说什么我对面有鬼,害得我被狠狠地绊倒了。”

  郝强和何维君对视了一眼,不由得都打了个寒战。

  郝强再次趴到窗户上向下面看了半天,确认那个女鬼真的已经离开之后,这才战战兢兢地对秦武然说起了刚才的事情。

  “你们开什么玩笑!”秦武然瞪大双眼,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我刚才确实是遇到了一个女同学,可那是我高中时候就认识的齐筱虹,本来还想和她好好聊聊,都被你那个该死的电话给搅了。对了,齐筱虹还提起郝强,她好像认识你。”

  “齐筱虹!”郝强吃惊地大声重复了一句,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颤声问道, “它、它说我什么?”

  “也没有什么,就说她想要见见你。”秦武然瞟了一眼郝强,正要再说什么,忽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面的号码,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笑意, “筱虹,你还没走吗,等着我,我上就下来。”

  “等等!”郝强叫了一声,可是,秦武然根本没有理会,撒腿就向门外跑去。

  窗外的台阶

  郝强和何维君急忙趴在窗子前,看着秦武然穿过操场,一直向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不好!”郝强看着一脸茫然的何维君焦急地解释道, “这个齐筱虹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听说有好几个男生见过它,可后来却都离奇地摔死了。起初,人们一直以为是跳楼,可却找不到他们自杀的理由,现在我好像明白了。”

  “这么说,秦武然已经被摔死了,那么刚刚进屋的人又是谁?”何维君吓得浑身直打颤。

  “要想知道真相,我们就跟上他。”郝强对着何维君大声说道,然后随手从床头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就跑了出去。

  何维君犹豫地看一眼空空如也的寝室,终于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里,紧随在郝强的身后跑了出去。

  教学楼的大门虚掩着,显然秦武然也是刚刚进去。奇怪,郝强明明记得这里应该有一个校工的,可现在,却什么人也没有,屋子里静得叫人害怕。二人站在一楼的大厅里,听着秦武然的脚步声沿着楼梯口一直向上面走去。

  “我们还是回去吧。”何维君从后面拉住了郝强的衣服角, “我刚想起来了,十几天以前的一个晚上,上晚自习的时候,就有一个男生从教室的窗口掉了下去,听说才刚刚出院。据他说,他好像听见外面有人叫他,刚来到窗前,就被人从后面推了出去,可当时屋子里的人都在读书,根本没有人去他的后面。”

  何维君的话叫郝强不由得一抖:难道秦武然真的已经摔死了,而针对自己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想到这里,冷汗又一次从全身溢了出来。

  “不行,我们不能走。”郝强拉着何维君来到一处墙角, “刚才秦武然不是说,齐筱虹提到了我的名字吗,如果秦武然真的死了,那么齐筱虹的下一个目标一定就是我。我们要赶在它的前面弄清真相。这样吧,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先上去看看,万一有什么情况,你就跑出去找人来救我。”

  听郝强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何维君不再说什么,只是连连点头。

  郝强沿着楼梯开始慢慢地向上走,一边侧耳听着前面秦武然的脚步声。他估计,这个时候,秦武然应该已经到了最高层,可奇怪的是,脚步声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相反却越来越快了。

  楼梯的台阶很陡,而且还有点儿湿滑,上到一半的时候,郝强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他蹲下身子,打开手机上面的电筒。一行脚印清晰地出现在眼前,从尺寸上看,郝强可以确定,这是秦武然留下来的。可令他恐惧的是,脚印里有血。

  他用力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咬着牙,继续向上面移动着。

  终于来到了最高层的走廊里,每一间教室的门都紧紧地关闭着,走廊尽头的窗子敞开着,冷风不断地从外面涌进来。忽然,郝强看见秦武然正趴在窗口上,看样子好像是要从这里爬出去。

  郝强一下子明白了,刚才秦武然并没有被摔死,现在才是他要跳楼的时候。

  “秦武然回来!”郝强顾不得害怕,大步跑过去,一把就抓住了秦武然的双腿,打算把他拽回来。

  可秦武然好像并不领情,也没有丝毫惊讶的样子,他回过头来看着郝强,那脸上一直带着一抹怪异的笑。

  郝强顺着窗口向外面看去,一瞬间,他被惊得目瞪口呆,一条窄窄的、仅容一个人行走的台阶,竟然出现在窗户的外面,就像凌空搭建起来的一座浮桥。而在不远处的空中,满脸枯骨的齐筱虹正站在台阶上,对着二人不停地招着手。

  关于齐筱虹

  郝强已经不再害怕,他用尽力气把秦武然从窗子上拉下来,并狠狠地在他的头顶拍了一巴掌。 秦武然好像猛地被惊醒,身体一震。然后疑惑地看着郝强,说道: “怎么搞的,我明明看见还有很高的台阶要爬。”

  “你被鬼迷住了,快跟我走。”不由分说,郝强拉着他就向楼下冲去。他知道,只要秦武然还没有死,自己就没有危险。

  跑到楼梯拐角的时候,郝强回头看了一眼,窗子依旧敞开着,可那条台阶和齐筱虹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二人跌跌撞撞地来到一楼的大厅,何维君脸色惨白地跑过来。

  “我、我看见齐筱虹了,它、它就在大门外!”何维君躲在了二人的身后,说道。

  郝强停下来,他知道,如果齐筱虹真的想要害他们的话,和它比赛速度无疑是自寻死路。想了想,他便拉起二人来到楼梯下面的拐角。这里是一个死角,墙壁上到处挂满了灰尘,从大门走进来根本就看不到这里。只要三个人熬到天亮,也就没事了。

  “齐筱虹已经死去很久了,你真的没有听说吗?”郝强低声问还在疑惑着的秦武然。

  秦武然茫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齐筱虹是和我们一同考入的这所大学,刚入学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她了。”郝强说道, “那时候,她真的很漂壳,我们还互留了电话号码。可我还一次也没有给她打过,就听说她失足摔死了。学校接连发生男生跳楼的事件,一定都是这个齐筱虹在捣鬼。只是,她死后面目变化太大,我们才无法认出她来。”

  “刚才,它是在引我跳楼?”秦武然吃惊地看着郝强。

  “何止是你。”郝强说道, “连我都看见了窗外的那个台阶,真要踏上去,还有的活吗?我们现在就呆在这里,只要在天亮之前,不被齐筱虹找到,我们就安全了。”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蜷缩在角落里,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扇硕大的玻璃门。昏暗的月光从那里透进来,把大厅的地面铺上了一层冷冷的白光。

  忽然,郝强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抓起了秦武然的一只脚。他看到秦武然的子上面满是血迹,连鞋底都被染红了。脱下他的鞋子,脚心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小孔,还有血丝从里面不断地溢出来。

  “你的脚又是怎么搞的?”郝强大吃一惊。

  “刚才接到何维君的那个电话,我就莫名其妙地摔倒了,起来后头和脚就都被摔破了。”秦武然看了何维君一眼说道。他脱下另一只鞋子,脚心处同样有一个血孔。

  “我明白了。”郝强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 “刚才我和何维君看到你从空中掉下来,其实是真的,只是你并没有被摔死。你脚上的小孔一定是齐筱虹想要从这里引出你的魂来,只是它失败了,所以才会第二次来找你。”

  秦武然被吓得大汗淋漓。

  “坏了!”郝强惊恐地说道,“如果齐筱虹不从大门进来,而是从刚才的窗户进来的话,就会跟着你留下的血脚印找到我们。”

  郝强的话,吓得秦武然和何维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躲进教室

  三个人不敢再呆在这里,沿着大厅的另一侧台阶,小心翼翼地爬上楼去。何维君走在最后,以便把秦武然留下的脚印擦掉。

  爬到三楼,郝强便停了下来。他紧贴着走廊的墙壁,寻找没有上锁的教室。

  在走廊的最里边,郝强终于推开了一扇门。只是这间教室很奇怪,里面根本没有几张桌椅,前面的黑板好像也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上面居然落满了灰尘。窗子虽然紧闭着,但屋子里依然很冷。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齐筱虹找不到就好。

  三个人依旧找到一处墙角,紧挨着坐到了地上。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何维君指着屋子里的桌椅小声说道, “我记得三楼好像有一间教室是废弃的,据说那个男生就是从那里跳楼的,第二天就没有人敢来了。我们不会误打误撞地走进那间教室吧?”

  “别胡说!”郝强瞪了他一眼,可一丝不祥之感还是涌上了心头。

  三个人坐在那里,谁也不敢再说话。

  忽然,一阵轻轻敲击窗子的声音骤然传来,紧接着,一条黑影几乎无声地出现在窗玻璃上。黑影那一脸的白骨,吓得郝强和何维君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筱虹。”秦武然忽然叫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眼里,齐筱虹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女生,几乎没有任何瑕疵。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站了起来。

  “别过去!”郝强大声地喊道,扑过去就把秦武然拉了回来,然后拉着他打算从屋门逃出去。

  可刚刚来到门前,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就传了过来。门外居然传来了一个女生非常温柔的声音: “武然,我是筱虹,你怎么还不过来啊?”

  三个人完全被惊呆了,怎么会同时出现了两个齐筱虹。

  “一定是齐筱虹制造的假相。”郝强紧咬着嘴唇说道, “其中有一个是用来迷惑我们的,我们只要找到那个假的,就可以脱身。”

  门外是走廊,而窗外却什么也没有,所以三个人很快断定,窗子外的齐筱虹是真的。

  “跟着我冲出去。”尽管郝强也非常害怕,但看着何维君和秦武然的样子,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 “我听说只要我们自己不害怕,任何鬼魂也无法靠近我们。”

  何维君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把笤帚,紧紧地攥在手里,跟在郝强的身后慢慢地向门口靠近。

  这时候,身后的窗玻璃忽然传来一声破碎的声响,齐筱虹的身体竟然从外面爬了进来。它脸上的骨头不停地抖动,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用力地翻动着,骨头的连接处还不停地有黏稠的液体滴落下来。

  “走!”郝强大喊一声,再也不敢耽搁,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开了屋门,紧闭双眼就冲了出去。

  刚一踏上走廊的地面,一阵冷风就迎面扑过来,风里传来齐筱虹阴冷的声音: “你们上当了,窗子外面的我才是假的!”

  话音未落,一只冰冷的手骨已经搭在了郝强的肩头。

  鬼迷心窍

  冰冷的感觉直透骨髓,齐筱虹的手指几乎完全陷入到郝强的皮肉,郝强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后面的何维君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挥舞着笤帚就对着齐筱虹打过去,却被齐筱虹灵巧地躲开了。

  “齐筱虹住手!”秦武然也跑了过来,大喊一声,他的声音里还带着颤抖,但却异常坚定, “你要找的是我,那么就请你放了他们。”

  齐筱虹冷笑起来,却没有理会秦武然,依旧狠狠地抓住郝强的肩膀,把满是碎骨的头脸凑到他的面前: “回答我,为什么只有你可以看清我的真面目?”

  郝强没有回答,努力地瞪大一双眼睛怒视着齐筱虹。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的恐惧才是齐筱虹最渴望的,自己决不能给它任何机会。

  “我已经死去整整一年了,一年来,每一个见到我的男生都会从楼上跳下去。”齐筱虹恶狠狠地说道, “因为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女孩儿,包括秦武然。可你却屡屡破坏我的计划,连我的空中楼梯都被你识破了。因为我是摔死的,只有找到几个相同死法的人作为替身,我才能够彻底脱离那个黑暗的世界,回到这个充满阳光的地方。”

  郝强明白了,难怪秦武然眼里的齐筱虹和自己眼里的齐筱虹不一样,因为他一直渴望和齐筱虹交往,换句话说,就是被迷住了心窍。

  “放了郝强,否则我们和你没完!”何维君紧紧地攥着手里的笤帚,大喊道。

  “想得美,我要让他也来这个黑暗的地方。你们没想到吧,为了引诱他,我已经把自己的魂魄变成了实体!”齐筱虹说着,用力拉着郝强就向走廊的窗口走去。

  秦武然和何维君同时大叫一声扑了上去。

  窗外的黑暗更浓,校园里死一般的寂静,三个男生和一个女鬼之间的较量,就在这寂静的夜里正式开始了……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