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血色鞋印

2020-07-31 17:42:01恐怖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191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早年,海宁盐官城外有一张姓大户人家,因主人张诚明在外地为官时不幸染病身亡而家道中落。张诚明的妻子没过多久也因悲伤过度而逝。张家就只剩下一个儿子叫做张晋,每日里只靠做教书先生勉强度日。
 
  一日,张晋一人读书至深夜,忽然听到有人在外面轻轻敲打着他的窗户,一个压得很低的声音在窗外说道:"张公子,请开门,有一事相告!"
 
  张晋疑惑间起身开门,一个老者闪身进了小屋。老者站定,低声说道:"张公子还认得老朽罗忠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张晋定睛一看,竟然是罗家的老管家罗忠,他刚要开口,罗忠却暗示他不要说话,走过去关严了窗户,神秘地说:"我家夫人吩咐让你三日后夜里到罗家后花园门外等候,以三次击掌为号,到时自有人给你开门。夫人要见你,还要给你一些东西,她要帮你早日许下聘礼,迎娶小姐过门,以免夜长梦多……"
 
  原来,昔日在张家鼎盛之时,曾与城北绸缎庄老板罗仁卿家订下了一门亲事。罗家小姐罗惜惜今年已到了嫁人的年龄。只因张家衰落,张晋无力下聘礼,故此婚事一直拖着。罗仁卿曾放出风声,说张家再不来下聘,他们就要退亲了。
 
  张晋真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情,可罗忠却不和他多解释,说完就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里面是一套上好的衣服,让张晋穿上试试,说道:"这可是小姐一针一线为公子缝制的。"张晋听了这话,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
 
  罗忠又道:"只是你鞋子太旧了,有些不配。这样吧,我给公子量一个尺码,让鞋匠做好了,再给你送过来。"
 
  张晋深鞠一躬,道:"罗管家,有劳你了。"罗忠笑了笑,道:"公子暂时不要声张,只怕言多必失。"说完,起身出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三日转瞬即过,这天晚上,夜色漆黑,天还下着雨。张晋穿戴完毕,只是罗忠的新靴子迟迟不见送来,张晋无奈,只得挑出一双旧布鞋穿上。他撑起一把雨伞,孤身前往城北罗家。
 
  来到后花园门口,张晋依约击掌三声。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家童闪身出来,道:"是张公子吧,夫人小姐已等候多时,快随我来。"
 
  家童领着张晋在花园里七弯八拐,好不容易才来到一座偏僻的小楼跟前。家童又击掌三下,一个丫鬟出来把张晋接进去了。张晋已有好些年不来罗家,这里都变得陌生了。来到一个房间,张晋见到一个富贵女人端坐在堂上,忙上前行礼。夫人上前扶起,道:"多年不见,模样儿都变了。"
 
  叙过家常,夫人拿出一包东西,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大堆银两和十几件首饰。夫人道:"贤婿,这是我们娘儿俩多年积下来的私房钱,你都拿去,速速前来下聘。"张晋面对如此美意,只有连声称是。
 
  夫人交代完毕,转身道:"儿啊,你也出来见见自己的夫君吧!"里面应了一声,罗小姐从里面出来,来到张晋身前道了个万福。她只叫得一声张公子,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张晋与罗小姐只是在小时候见过面,长大成人后这还是第一次相见,他只觉得罗小姐婀娜多姿,让人有说不出的爱怜,夫人似想让他两人单独呆一会,先悄悄退了出去。
 
  说了一会儿话,罗小姐起身羞答答地说:"张郎,你的鞋子旧了。前日罗管家给你做了一双新靴子,放在我这里,你就穿了回去吧。"
 
  张晋换上新靴子,顾不得旧布鞋,喜滋滋地背上夫人相赠的包裹和小姐依依惜别。他下楼后不见了夫人和丫鬟,又不敢声张,就直奔园门。不想园门已被紧锁,张晋只得爬上一棵树,翻墙而走。围墙外,一个打更人冷冷地盯着张晋看了好一会儿。张晋一路小跑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第二日,张晋尚在睡梦中,忽然被一阵震耳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一群公差一拥而入,到处乱搜。这时一个人走到张晋面前,道:"就是他!小人昨夜打更,看见他慌慌张张地在罗家的花园墙外匆匆走过。"
 
  此时已经有人从张晋的卧室里搜出了一大包银两和十几件首饰。为首的捕快呵斥道:"张晋,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何话要说?抓起来,带走!"言毕,一副沉重的铁链已经套在了张晋的脖子上,张晋一路大呼冤枉。
 
  县令刘元普本已离任,正在等候新县令上任,不想又接到大案。大堂之上,观者如云。刘县令开始公开审问张晋,他把惊堂木一拍,大声喝道:"大胆张晋,你昨夜在罗员外家盗窃、杀人、放火,你可知罪?"
 
  张晋一听,犹如晴空霹雳。他跪在地上,说出罗忠传言,夫人相赠,并与小姐相会的事情来。
 
  刘县令传来罗忠,罗忠此时打着绷带,脸上有多处烧伤的痕迹,他上前一口否认有传信约见一事,并肯定地说:"昨夜有人乘雨夜天黑潜入罗员外书房中偷盗,不想被罗员外发现,竟然残忍地打晕了罗员外,来人害怕事情败露,就在房中放了一把火,罗员外不幸被烧死在大火之中。事后,家人发现了一柄雨伞,确认是张晋之物,再联想到退亲的事情,张晋最可能是凶手。"
 
  张晋越听越心惊,越想越离奇,他突然想到夫人和小姐对他一往情深,应该会为他说一句公道话,于是他要求夫人、小姐上堂作证。刘县令答应了。不一会,夫人、小姐的轿子来到县衙,从里面缓缓走出两个身戴重孝的女子。她们来到堂上跪下。夫人道:"请青天大老爷为我们伸冤!"
 
  张晋回头与她们打了个照面,不禁打起了寒战。原来,眼前的夫人、小姐已非昨天夜里的夫人、小姐……
 
  铁证如山,张晋在严刑之下,只得"招供画押".刘县令把张晋打入大牢,只待秋后问斩。刘县令年事已高,任期已满。他见自己离任之前还破了一桩大案,心情甚是愉快。
 
  过了几天,新县令许琏到任。刘县令和许琏交接公务时,无意中谈到张晋的案件,许琏听了,发觉有不少疑点。张晋一介书生,怎么会做出这等杀人纵火的事情来?况且他即使想做,又怎会选择在雨夜纵火?事后又怎么会把雨伞留在罗家?
 
  许琏决定夜审张晋,张晋见新大人上任重新过问此案,不禁涕泪交加,把事件又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许琏听后叫文书一一记录在案。为了辨别真伪,许琏决定亲自去罗家走一遭。
 
  许琏带着几个人来到罗家,只听见里面一片哀号。罗员外的棺木停在正屋中。夫人和小姐在一旁哭泣着。许琏在罗忠的陪伴下察看了一番,最后来到罗员外的书房。走进书房,只见一片废墟,一股浓重的焦味扑鼻而来。罗忠道:"刘县令吩咐要保留现场,所以一直没有打扫。那天老爷坐在窗前看书……"说着,他眼里滚出了几颗眼泪。
 
  许琏在罗员外的书房里来回看了很久,吩咐他们赶快打扫,然后就回衙门了。
 
  几天调查下来,许琏得知罗员外近来生意不好,而且欠了许多外债,他还在钱庄里查到,罗员外前不久把30万两白银拨到了邻县的一个叫吴运承的陌生户头上。
 
  一日,许琏正在衙门里和刘县令交谈,外面忽报管家罗忠求见,许琏让他进来。罗忠道:"我在打扫书房的时候,发现外面窗台上有一个暗红色的血色鞋印。而且在楼下的花丛中找到了一双旧布鞋,我怀疑这双布鞋是张晋当晚不慎留在园中的,请大人明查。"说完,罗忠呈上粘着血迹的旧布鞋。
 
  许琏听了,连忙再次带人来到罗员外的书房。他见里面已经打扫过了,四周墙壁焦黑。许琏跟着罗忠来到窗台前,上面赫然留着一个血色鞋印。许琏用布鞋扣在上面,竟然分毫不差,他又转身面对书房的侧墙看了许久,然后,他上前用手来回敲击着墙壁。忽然,许琏停手,说道:"在这里了,来呀,给我拆开!"
 
  几个随从上前用刀具撬开墙壁,很快,露出一个大洞来。原来这里面竟然是一间密室。许琏大声喝道:"罗员外,出来吧。不然,我可真要在这里放上一把火,把你烧死在里面了。"
 
  良久,里面慢慢走出一个人来,脸色苍白,全身颤动不已,罗员外狠狠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躲在里面?"
 
  许琏道:"本来你安排得天衣无缝,张晋看来是在劫难逃了。尽管我知道本案有疑点,但始终找不到一个缺口,就只能对张晋一审再审,其目的就是想逼你们做出点什么事情来,自露马脚。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罗管家说发现了一个血色鞋印,我上次来过书房察看,并未在窗台发现什么痕迹。难道是张晋在大牢中出来故意踩上去的吗?"
 
  许琏说完扭头看着罗管家,罗管家哀声道:"老爷,都是我害了你。"
 
  许琏又道:"上次来我就发现书房的墙壁明显比其他的墙壁都要厚,后来我查过你的底细,最近生意不好做,你欠了不少债,前不久却把30万两的白银转移到邻县一个叫做吴运承的人名下,而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看来,你是想等此事平息之后举家外迁,于是我就确认你还活着!为了躲掉巨债,诈死不算,你还要借婚事做诱饵陷害张晋,我只是不明白,张晋遇到的夫人和小姐到底是谁?"
 
  罗员外干笑两声,道:"对付这个小子,只要到青楼叫个老妈妈和一个小女子就可以了。"
 
  许琏摇了摇头,叹道:"害人终害己,现在你恐怕真的要家破人亡了!"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