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古代鬼故事 > 正文

不能捉的大雁

2020-09-02 15:42:47古代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000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清朝咸丰年间,青州府海韵县有一个杨家村,村里有一个杨七郎,与《杨家将》中的杨七郎同名。《杨家将》一书中描写杨七郎身高八尺,是个黑脸环眼捎带点暴躁情绪的少年英雄,使丈八蛇矛枪,勇猛过人。可杨家村的这个杨七郎身高却只有一米六,身上没有二两肉,一双三角眼陷在深深的眼眶中,人们都说他不像力劈潘豹的杨七郎,倒像是偷鸡的鼓上蚤时迁。
别看杨七郎长得不咋样,可他有一手绝活儿,那就是善于用网捕捉大雁。每到天寒时,成群的大雁从北往南飞,他就来了精神,整日守在村西泥鳅河的河滩边。那是一片沼泽地,无数条细小的溪水流经此地,水儿碧碧,芦苇青青,有成群的鱼虾嬉戏其间,泥中还隐藏着无数的田螺、河蚌。大雁飞经这片沼泽地时,都把这里当作休息、捕食的绝佳场所。奇怪的是,整个海韵县的水域不少,大雁们就只认这一片水域。
因为大雁在迁徙途中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所以大雁一般要在泥鳅河待上十几天,采食许多东西补充体力后才会继续往南飞。它们白天出来觅食,夜里就在泥鳅河睡觉。大雁是一种警惕性很强的鸟类,它们集体睡觉前,头雁必须安排一只机灵的大雁做哨兵,一旦发现风吹草动,放哨的大雁就会大嚷大叫,其它大雁很快就会从睡眠中迅速醒来,展翅高飞。
所以,捕捉大雁并不是个简单的活儿,一般人还没接近雁群,就被警觉的哨兵雁发现了,很快雁群就飞走了。但杨七郎捕雁有自己的方法,他祖上是制作爆竹的,最善于制作一种叫冲天的爆竹,这种爆竹能蹿上三十几米的高空,威力巨大。杨七郎在一张大网的两边各装上一个冲天龙,然后悄悄地带着网隐藏在泥鳅河岸边,待夜深人静大雁睡觉后,他就将两个巨大的冲天龙点燃。冲天龙腾空而起,冲向雁群方向,哨兵雁发现情况不妙,就大声叫唤,提醒别的大雁逃走,大雁们立即四下逃窜。岂料那只大网已经飞到雁群上空,冲天龙里边的火药剂量经过计算,正好在雁群上空烧完,接着大网就落了下来,正好罩住成群的大雁。大雁们惊慌失措,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结果可想而知,很快成批的大雁就跌落在地,任由杨七郎处置了。
杨七郎一网最多时能网住二十二只大雁,他把大雁卖给海韵县最大的福来酒楼,每只得一两银子,这对杨七郎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杨七郎一直靠捕雁为生,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这天晚上,杨七郎又提了几只大雁,到城里换了钱之后,就让妻子章氏给他炒了几个小菜在炕上小酌。杨七郎半醉半醒时,忽然看到从外边走进来一个老汉。这老汉穿着花哨的衣服,径直走到杨七郎跟前。老汉一句话也没说,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包,倒在桌子上,竟然是整整五十两银子。杨七郎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怔怔地看著他。老汉开口了:“我不跟你兜圈子,其实我不是人,我是雁群的首领,也就是雁王。你已经杀害了我不少子孙,本来我想让你偿命的,但冤冤相报何时了,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些银子,让你改行去做别的生意,请你以后不要再做伤害我子孙的事了。”杨七郎一听十分惊恐,哪敢不答应,他连连点头,雁王就把那些银子交到他手中,并警告他:“如果你以后再做伤害我子孙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说完雁王就化作一只硕大的大雁振翅飞去。

“当家的,快醒醒!”杨七郎被妻子章氏推醒了,原来刚才他做了一个梦。章氏问:“当家的,这些银子是咋回事?”杨七郎一看,桌上放着一堆银子,数了数正好是五十两,上面还有一根大雁的羽毛。杨七郎挠了挠头,说:“难道刚才那梦是真的?”章氏问是啥梦,杨七郎就把梦里的事和章氏详细说了。章氏吓坏了,说:“我早就听说这大雁有五德:忠、勇、仁、智、信,乃是有灵性的野禽,捕捉它们是缺德减寿的事,以后咱别再惹它们了。”杨七郎想起雁王的话,也很害怕,连连点头称是。
杨七郎不敢继续捕雁了,他想靠雁王给的那些银子重拾祖业,在镇上开一家爆竹作坊。正在杨七郎张罗着爆竹作坊开张的事情时,福来酒楼的老板刘福来找上门了。刘福来一进门就喊:“我说七郎,最近你怎么不卖给我大雁了?是不是嫌我给的价钱低?这个可以再商量嘛!”杨七郎不好直说原因,就说自己想积点阴德,所以不捕大雁了。刘福来一听,苦着个脸,说出一番话来。
原来,青州府有一个大财主,叫宋雄,他生平有三大爱好,一是“孔方兄”,凭着有亲戚在京中做官,他不择手段,巧取豪夺,没几年就积攒了万贯家财;二是女人,只要是他看中的女子,想尽办法也要得到;三就是喜欢吃,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他都想弄来尝尝。宋雄听说福来酒楼的全雁宴做得好,就特地前来海韵县一尝究竟,这一尝就觉得全天下的美食都不如这全雁宴,只想在此痛痛快快地吃上几天。刘福来又喜又忧,喜的是酒店可以借此大赚一笔,忧的是福来酒楼的大雁只剩一只了,根本做不齐全雁宴,而恰在此时他又听说杨七郎已经改行,不再捕大雁了。刘福来只得把实情告诉宋雄,谁知宋雄一听,将大把银票拍在桌上,说只要能再做一桌全雁宴,多少钱他都愿意出。于是刘福来只好亲自上门来找杨七郎了。

有钱能使推磨,刘福来承诺每只大雁给五两银子,杨七郎就心动了,他答应帮刘福来再捉一次大雁。
第二天,杨七郎早早就带着捕雁的工具去了泥鳅河边。傍晚时分,他看见一群大雁从远处飞来,落在了河滩上。杨七郎数了数,那群大雁一共有三十只,杨七郎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一只大雁五两银子,如果能捉到二十只,就是一百两银子呀,自己开爆竹店要多少年才能赚到这些钱啊。
终于等到夜深人静了,群雁都休息了,杨七郎将两个巨大的冲天龙点燃……一盏茶的时间过后,杨七郎数了数,竟然捉住了二十一只大雁,他高兴地哼起了小调。
杨七郎提着这些大雁来到福来酒楼,刘福来十分高兴,当场把一百零五两银子交到了杨七郎手中。
就在那天晚上,杨七郎刚刚合眼,就梦见那个穿着花哨衣服的雁王又来了,他怒气冲冲地说:“姓杨的,我警告过你,如果再捕捉我的子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如今你执迷不悟,不要怪我不客气!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完雁王就气呼呼地走了。
次日一大早,杨七郎家的大门就被剧烈地拍响了。杨七郎开门一看,门前站着的是一队衙役,他们一见杨七郎就不由分说将他绑了起来,接着几个衙役就冲进杨七郎家中翻箱倒柜起来。
一行人到了县衙,杨七郎看到大堂里跪着两个人,一个是福来酒楼的老板刘福来,另一个是福来酒楼的厨师。县官让杨七郎跪下,呵斥道:“杨七郎,你下药毒死宋雄,你可知罪?”
原来,昨日杨七郎将那些大雁送到福来酒楼后,刘福来就让酒楼的厨师给宋雄做全雁宴。宋雄嗅着那香喷喷的雁肉,胃口大开,让手下烫了一壶好酒,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谁知没过多久,宋雄忽然脸色大变,捂着肚子大叫起来,不一会儿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等到大夫来时,宋雄早已断气了。
杨七郎大吃一惊,连声高呼冤枉。县官冷笑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仵作走了上来,说道:“大人,小的已经验过,死者是被一种不知名的毒药毒死的。至于是何种毒,小的查不出来。从福来酒楼找到的食材里都没有此种毒药。”
杨七郎急忙争辩:“大人,小的冤枉!我与宋雄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谋害他?一定是刘福来他们见宋雄有钱,想谋财害命,才在全雁宴中下毒的!与小人无关啊!”
县官唤来一个衙役,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瓶,仵作补充道:“大人,经小的检验,此瓷瓶中的毒和毒死宋雄的是同一种毒药。”县官把惊堂木猛地一拍,喝道:“杨七郎,这个瓷瓶就是从你家搜出来的,铁证如山,你还要狡辩吗?”
杨七郎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做的梦,这就是雁王所说的报应。他悔恨自己做了缺德事,如今再辩解已经无用,只能面如死灰地瘫倒在地……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