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短片鬼故事 > 正文

夜半无人鬼敲门

2020-09-03 15:41:47短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456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浩荡苍茫的十万大山深处,永远也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未知的危险与恐怖。荒芜人烟的大山之上似乎永远的埋葬着许多人们并未知晓的故事。然而时不时所凸现的那孤零零的荒坟,更加能给人说明一种无尽的萧瑟与荒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冰冷与孤寂。那些也似乎都是从来没有人打理的荒丘,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与寂静。
天气已经渐渐的变的寒冷起来。时下炎热的酷暑已经远离,不过却依然未到深冬时节。但是对于山里的居民来说,已经是最先感到寒风的威力。
苍劲有力的西北风已经开始肆虐在苍茫的天宇之上,狂怒的大风已经开始在大地上肆无忌惮的行走,吹动着茫茫的大山,让一切开始显得无比的萧瑟。人们已经渐渐的开始加起衣服来了。然而随着冬天的来临,节也似乎慢慢的临近了。
山里的民风给人的感受永远是显得那么淳朴,乡间似乎永远也不会因为交通蔽塞而缺少娱乐活动。每每到夜晚时分总是有许许多多的人一起打打扑克,玩玩游戏,看看电视。大家聚集在一起开心的聊聊天,谈谈心里话,似乎人与人之间少了许多城市人的隔膜与心机,永远的显得无比的单纯与和谐。给人一种无比的安逸,这种简单的幸福洋溢在每个村名的心田。这种简单而平淡的幸福,让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欣慰。

这晚农历的十月初一已经悄然而至了,然而对于淳朴的农民来说似乎从来也没有忘记这个已经悄然而至的节日,大家已经早早的准备了冥衣与食物等祭祀的物品。
逐渐的十月初一已经来到,十月初一又名“十月朝”是中国一年里最后的一个鬼节。然而人们都会选择在十月初一祭祀祖先,大多数人都是家祭,不过也有少数新坟进行墓祭。南北方的地域差异也并没有显得有什么不相同之处。
然而毕竟十月初一是冬天的一个初始,在此之后天气慢慢的变得更加的寒冷起来。阳世间的人们怕自己先祖的魂魄在阴间缺少衣物及食物,于是在这天晚上焚烧大量的衣物纸钱。人们把东西焚化给祖先。避免他们在阴间受罪。因此十月初一又称为“送寒衣”。
刘桂兰本是这个村里的一个小寡妇。早年由于丈夫因深夜开着车拉货,不小心坠崖身亡。又因膝下无子,公婆也已经早已去逝,现在到也了无牵挂,日子过的到也潇洒。而且她人缘极好,为人也很热情,所以大家也愿意和她开玩笑。大家平时称呼她为刘嫂,有的时候几个女人在一起常常开玩笑打趣,称刘嫂为刘大寡妇。然而刘嫂却也不生气。知道是大家互相之间的玩笑话,并不会真正的介意。热热闹闹开开心就行了,不过到也显得颇有一番乡村情趣!

这晚大家早早吃完晚饭,在刘嫂的家里匆匆聚了一小会儿,便各自回家,给自家的先祖亲人们“烧寒衣”。大家并非像往常一样,非要等到休息时分才都相继回家,今晚都各自提前匆匆返回家。而刘嫂也早已准备好给自己的丈夫及公婆他们的祭祀之物,打算拿到门口外边焚化。
因为刘嫂所居之地非常靠近一片墓地,阴气极重。所以此时有些亲人朋友给自己家的新坟“烧寒衣”许多人都会在此地祭祀,更加显得这片墓地异常恐怖。那阴森森的鬼火,夹杂着一闪一闪的火苗,倒映在人们的脸颊之上给人一种及其阴森恐怖的感受。还有空气中夹杂着浓浓刺鼻的纸制品的味道,更加的给人一种呼吸急促的感觉,让人所不能忍受。于是刘嫂匆匆的焚烧完物品之后,便飞快的返回家中,紧紧地关闭上大门。
刘嫂到里屋一看表,心想时下休息太过于早,所以并不打算现在休息。因为寒冬慢慢临近。刘嫂打算给自己编织件毛衣,以便于冬天御寒。说干就干,不知不觉当中,刘嫂已经编了一个多小时了,九点多了即将接近十点了。


突然刘嫂听见自己家的大门在嘭嘭嘭的大响。刘嫂家的大黑也在疯狂的大叫,似乎像疯了一样。铁链好像都要被拉扯断的样子。不过刘嫂也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因为自家的狗毕竟晚上时分常常都要狂叫一番,已经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不过令刘嫂感到不解的是,已经这么晚了祭祀的人应该都早已离去了呀!为何此时却还有人敲门。刘嫂心里虽这样想,但是刘嫂的脚步却是没有丝毫的怠慢,急匆匆的下了炕,穿上布便去开门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门口站着一男一女。大约都是二十几许的样子,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不过那名男的确是身体极其的高大威猛。阴森而冰冷的眼神,仿佛要把人给吃了,令人望而生畏。而旁边的女人则却是略显娇小,和蔼和亲,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然而此时刘嫂家的大黑狗真的好像疯了,完全不顾脖子已经勒出的血痕,尽管鲜血已经顺着铁链流下。但是只见大黑狗却是对着那二人疯狂的大叫,仿佛要奔过去把二人给撕裂的样子。那名女子已经吓的躲在那名男子的身后。刘嫂也是聪明之人,上说没事的我把狗牵走就是了。于是刘嫂马上把大黑狗牵到了柴房,也不再理会自家的狗,不过李嫂却是没有看见大黑狗的眼神,却是死死的盯着那二人。

好在那名男子却也倒是显得冰冰有礼。只见那男子对刘嫂到道;“嫂嫂我们夫妻二人已经十分饥饿难耐了,无力行走了。希望嫂子可以给我们二人一口饭吃,我们必当酬谢。”刘嫂本就是心善之人。虽然男子长的凶神恶煞,但是却彬彬有礼。于是刘嫂也极其热情的带她们二人来到里屋。
刘嫂面含笑容的对二人道:“你们先在这儿坐坐,我先去给你们做碗面吧!稍等片刻你们就可以吃饭了。”只见那男的对刘嫂十分感谢的说道;“那就谢谢嫂嫂了”。说完刘嫂便转身去厨房,不过那名男子却也跟随刘嫂而来。想看看可不可以给刘嫂帮点儿忙。
山里的厨房一般都是灶头,并没有煤气灶等先进的设备用来做饭。于是刘嫂拿来柴火,准备生火做饭。不过却当刘嫂点燃木材,升起大火的时候却突然听见那男的大声对刘嫂道“大嫂可不可以不生火啊”。声音是极其的响亮,仿佛是在刘嫂的耳边活生生喊出来的,顿时吓了刘嫂一大跳。刘嫂却是被惊吓了大一跳,半天才回过神来。刘嫂微微怒道;“我不生火你让我怎么做饭,你可真是个非常奇怪的人。如果你害怕火苗你就到里屋去等吧,做好了我亲自给你们二人端来。”那名男子略显尴尬的道;“那就麻烦嫂子了”。说话之间那名男子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大约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刘嫂已经做好香喷喷的鸡蛋面了。刘嫂盛了满满的两大碗面,端给他们。然而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只见那夫妻二人吃饭的时候,只是把面放在嘴边看起来好像在吃面。但是从表面看起来,面总是放不到他们的嘴里。不过这夫妻二人看起来却是吃的极其香甜的样子。刘嫂现在却是极其的生气,心想你们不吃就不吃,为什么还要我给你们这么晚了还要做饭。
刘嫂心里也是极其的纳闷,为何只是把饭吃在嘴边而不吃下去。看起来还好像还吃得很香的样子。刘嫂浑身惊颤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事情,今天是鬼节啊,肯定有鬼魂被放出来到人世间来拿寒衣和祭祀品来的。刘嫂此时真的是不敢说什么话了,生怕自己遭遇什么不测。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二人。不过好在这夫妻二人并没有什么想对她不利的表情。刘嫂才好受了些,只是面目依然吓得很是很苍白。


好在那男的吃完面之后,对刘嫂确实是非常的感谢了一番,千恩万谢的。刘嫂一个妇道人家此时哪敢在说什么,只有唯唯诺诺的答应奉承,只是想他们早些离去。他们夫妻二人吃完饭之后,就向刘嫂辞行。李嫂当然是十分的高兴。马上给他们开门,不过那男子却是在离去之际在刘嫂的桌子上放了一些钱,只是刘嫂却并没有看见这些罢了。刘嫂送走他们之后心里却是总觉得不安,于是紧紧地把大门关上。
乡野之人本就是极其节俭之人,刘嫂也可惜了自己所做的面。就算是刘嫂十分节俭也不可能把他们夫妻二人的动过的剩饭再吃了,于是刘嫂便把剩饭倒给自家的大黑狗了。然而刘嫂并不知道的是自家的大黑狗在吃完剩饭之后,却是很快的昏迷不醒了。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的快,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到了子时(子时大概是晚上是十一点到夜里一点左右,基本上一天里,子时和丑时是阴气最重的时刻。)刘嫂家的大门却是又嘭嘭嘭的响了起来,这时的刘嫂已经快要吓疯了。刘嫂赶快紧紧地把里屋的房门死死的关上,此时刘嫂已经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然而事情却没有随着刘嫂的恐惧而结束,恰恰相反的是敲门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了。刘嫂现在已经是感到了绝望了,感觉世界即将要奔溃了。果然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大批的人就涌入了刘嫂的里屋,相反的是刘嫂却是已经吓晕了过去,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而刘嫂醒来的时候却是二天以后了。还是众人发觉刘嫂这两天没怎么露面,感到奇怪便赶去刘嫂家。不过大门依然是紧紧地关闭着,大家怕刘嫂出什么事情就翻墙而入。不过众人看见的一幕竟然是刘嫂晕倒在地下。大家极力的按摩和掐人中才致使刘嫂才慢慢的转醒过来。不过此时的刘嫂却是身体极其的虚弱,说话都是极其的困难。直到半天之后大家才慢慢的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然而刘嫂家的大黑狗也莫名的死在了柴房之中。更令大家意外的是刘嫂桌上放着几张给死人用的冥币。
不过后来据村里比较年长的人说可能是刘嫂遇到了饿死鬼,夜晚已经是饿的无力支撑回到冥界。需要在人世间摄取到大量的阴气与食物的精华才可以安全的回到冥界,不然等到鬼门关一闭就无法回到冥界。届时等到第二天太阳出来,或者无法隐藏,到时肯定会魂飞魄散。所以才夜半时分打扰刘嫂。毕竟刘嫂一人居住,阴盛而阳衰才致使刘嫂遭遇此劫。
然而从古到今大山里却是始终流传着这样的一首名谣。“夜深人静,勿留人,所留并非全是人。夜半敲门须谨慎,敲门时有鬼敲门。”

推荐阅读:痴心花魂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