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短片鬼故事 > 正文

门中人

2020-09-03 15:41:45短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1608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从中午开始,天气就出奇的热。上午还有点风,到了下午连草尖儿都不动了。而烈日的强度,就像一只优质股,一路飙升。
王斌一个二十岁的小青年,从技校毕业之后,就进了一家小厂打工,挣点钱。当然只供自己开销。但是没几天就被辞退了。原因?嘿嘿,本该7点开的工,他要到九点才到,更甚者,要吃了中午饭。你说能不被炒鱿鱼吗?
  失业的人,生活上难免有些失落了,就连那方面的手气,也是一臭到脚。村口的小店里,才小半天的功夫钱就没了。用农村的话讲,就叫“简单一样,下得难,去得快”。口袋空了,自然就不能再待下去。否则别人就会说闲话,像“占着茅坑不拉屎啊”,“没钱就回家凉快去”等等。当然,一向爱面子的他,不说光想就受不了。
  王斌灰溜溜的出了店门,弯着腰走在发烫的水泥路上,心中一个劲儿的骂着太晦气。手脚也不闲着,脚除了走路,还时不时的把路边的小石子踢到旁边的田中。见哪家的南瓜,冬瓜藤爬出篱笆了,就顺手把它掐了,捏在手里,边走边玩弄着。而且这小子时而走八字官步,时而走一字步。搞笑,又让人捉摸不透是哪一号人物。

  突然,树上的知了停止了叫,在这大热天的,给人一种不寻常的感觉。王斌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心中不免冒出一种寂静与不安。“咝”王斌暗骂一句,“这大白天我撞了不成,怎么一股凉意从脖子根儿一直涌到尾椎骨!”这时,他看到路面开始暗下来了,庄家的叶子也从大绿变成深绿。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
  不得了,西边有一大片乌云,但只是乌,而不至于黑,却遮住了太阳光,而且气势逼人,横贯南北。“日的,什么鬼天气,出来这么块云,吓唬人不是?”王斌边走边发着牢骚,“前几天也是这样,好大一块乌云,还起了大风,可就是空响雷不下雨!嘿,我说,这阳痿了不成。”“呵呵哈哈。”
  他越叫越起劲儿,可不一会儿就害怕起来,东边的天空照样亮着,可就是不见太阳。而最西的天边处,却是另一番景象。可让王斌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得就像是被谁用刀子像幕布一样的天空中划了条口子。这还不算,那口子像一只眼睛,透过的光线好像在偷看着什么-----完全是一番神秘而阴冷的景象。
  这时天空下起了雨,雨不密,点也不大。可就是那打在他脸上的几点,似冷似凉的感觉可着实让他一怔。“啊”他一声惊叫,这个平日里自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也开始紧张起来。阵阵回声是如此的凄凉,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原本气派的步子开始变得快而乱,失去了节奏感。王斌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不是响雷时的“哽零零”,而是“砰砰砰”而且是在跟着他一样。
  在农村中待了二十年,他知道不久会有一场大暴雨来临,得赶快找个避雨处。幸好前边有个奇怪的亭子,亭下一座桥,桥下是一条大河。说是个奇怪的亭子,因为有四个上翘的角,周围有墙,每堵墙上还有个挺大的门框。
  终于,在雨倾盆而下之前,王斌跨进了这个亭子。他长嘘一口气,“嘿,终于可以安稳下来了”。突然,眼前一亮,他的身子不由的抖了一下。“噢,好强的闪电。”“哐”惊天响雷震撼着大地上每一个生灵。


  他依在门口,面向大江,因为风向的原因,他可以安安稳稳的欣赏着这暴雨江景图。密而大的雨点不断的拍打着大地;桑树林中起伏的朦胧的波浪;江面中阵阵富有节奏的交响乐;还有那层层飘过的雨雾,都不断的刺激着他的感官。这时他的眼角看到一幅让人心动的画面:一个身材苗条的少女的背影出现在对门的门框内。王斌以为这也是一个和他一样来躲雨的人,就欣喜若狂的转过身去。却发现那边空空如也。他很扫兴,索性就瞄了一眼这破旧不堪的亭子。突然,眼角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手的轮廓他猛地转过头去却发现肩膀上多了一只树叶。“哦,吓死我了”王斌惊魂未定。
  这时,天空更暗了,就像黄昏一样,而且风向也在不停地变化着,所以王斌便在亭子里来回走。可说也奇怪,夹着外面的雷雨声,里头的脚步声去十分明显。你听:脚踩在干草上所发出的“喳————”“喳————”声。“谁?快出来,我知道你在那儿!”王斌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因为明明只有一个人,可他却分明感到有两个人。
  他低下头不再走动,静静地听着声音。不料又从眼角的余光中看到了那诡异的画面:又是那个女的,却浮在空中,而苍白的手却慢慢抬起,居然向他伸过来。“啊!”他一声惊叫,转身发现有一面墙上的颜色变深了,好像是谁把它打湿了,却像个人形,只是少了半条腿!“是渗进来的吧?”王斌这样想着,而且他也希望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他喃喃的说道。王斌试探性的把手指向这块地方一模,却眼睁睁的看见手指已经插进去了。“不!不可能,不————”他猛地一抽,带出了几点泥水。王斌不停的做着深呼吸。这时,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把里边照的透亮。借着亮光,他看到,原来溅上去的泥点渐渐的渐渐的变成了红色。他用手去擦,不料去怎么也擦不掉,好像原本就有的一样。“嘭”他重重的跪下了

  王斌没有再说话,只是不停地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可在这亭子里,回声阵阵,似乎在向他询问什么,又是对他的嘲笑。这时,王斌好像知道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疯了?不是,是苦笑!他慢慢站起来,向门口走去。他想离开这儿。但事实并非像他想的那样简单。因为天色比刚才更暗了。又是在他眼皮底下,在门框中出现了四个一模一样的17.18岁的少女:苍白的脸色,血一般红的双唇,无神的双目。“是你,我就知道是你!呵呵,当初我不该那样的!”他嚎啕大哭眼睛紧紧地闭着,不愿意看那些人。他似乎是欠了她们什么一样,双拳紧紧的捶打着自己的胸。“求求你,快走开,快走————”王斌无力的叫着。

  这时风向变了,吹起了地上的稻草。又是一声惊雷。“哐”突然,所有少女的柳叶眉开始变得弯曲,原本微笑的双唇开始紧闭,接着渐渐的张开。整个面庞的五官开始扭曲就像被掐住了脖子,还时不时的传来诡异的叫声。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喊。王斌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他向着那人形的水影撞去————
  “嘭——嘭——嘭——”江水在风的吹拂下拍打着江岸,“哽——哽——哽——”雷声不断的响。
  晚上他没有回家去,因为他的家人已经习惯了,所以也就没去找他。几天后,也是一个雷雨之后,一个农民发现了他。这时他已经飘在江面上了。也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早晨,江面上飘过一个衣服被撕烂,脖子被狠狠掐过的女孩。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