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短片鬼故事 > 正文

腐尸迷案

2020-09-03 15:41:45短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570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叫板法医
法医秦晓冬有一个习惯,每天上班后都要查看一下电子邮箱,看看有没有人给自己发信息。这天,秦晓冬照例打开邮箱,见有一封未读邮件,就点了一下。信很短,只有几句话:“姓秦的,你不是有能耐吗?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在市区北面的废窑洞里,有一具尸体,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凶手。”秦晓冬正想这是谁在给自己开玩笑时,电话响了。秦晓冬接起一听,是自己的老朋友,市刑警大队队长方鸿渐。方鸿渐让他赶紧到城北那个废弃的窑场。

秦晓冬的心“咯噔”一下。他立即看了一眼那封邮件,然后飞快地下楼,发现刑警队的车正在楼下等他。
那个窑场位于城北十里铺一带,因为这些年中央关停了这些小型砖窑,这里就剩下一座几十米长的空窑洞。窑洞四周茅草半人高,就是在白天也显得阴森森的。
秦晓冬一下车,方鸿渐就迎了过来。没有寒暄,直接将秦晓冬领到已经被戒严的窑洞前。随即,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秦晓冬戴好口罩和一次性手套,弯腰走进洞口。立即,数不清的苍蝇向他脸上撞来,秦晓冬下意识地用手臂挡着,蹲到尸体前,一团团白花花蠕动着的蛆映入眼帘。很显然,人已经被害很久了,别说男女,就连基本的轮廓都看不清了,呈现在眼前的除了苍蝇蛆虫,就是白森森的骨头。
秦晓冬提取了尸体上的苍蝇和蛆虫,又让警察将全部尸骨收拾好,送到他的解剖室。


抽丝剥茧
要想破案,知道死者的死亡时间是第一要务。回到解剖室,秦晓冬打开皮箱,将从腐尸上提取的东西分到几个塑料盒里。他先拿起蛹壳反复查看,在尸身上提取到蛹壳,说明第一代蛆虫已经长大成熟,苍蝇已经破蛹而出。现在是秋天,一个苍蝇从产卵到变成蛆虫再变成蛹,一直到变成苍蝇破蛹而出,需要大约15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死者至少已经死亡15天。接着秦晓冬又拿起蛹虫来测量。这次量的是第二代蛹虫。大部分是1.7厘米。因为一个完全成熟的蛹虫体长应该为2厘米,这些蛹虫大部分长度为1.7厘米,说明这些蛹虫已经在尸身上生活了8天。加上刚才得出的15天,死者死亡的时间大约为23天。
秦晓冬给方鸿渐打电话,让他寻找失踪23天左右的人。在窑洞搬运尸骨时秦晓冬就发现,这个尸身和头颅已经断开,他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利刃砍断的,所以,这是一起谋杀案。
他轻轻拿起头颅,根据骨骼的形状、长度和平滑程度可以断定,死者是一个男性。接着,他又研究了头骨骨缝间的闭合程度,发现尸体头骨的骨缝张开的很明显,闭合程度并不大,由此推断,死者的年龄在26岁以下。秦晓冬又仔细研究了死者牙齿的磨耗程度,最后得出结论,死者在22岁——26岁之间。
记下这些数据,秦晓冬稍微地松了口气,他知道。现在离真正揭开死者的真面目已经为时不远了。他伸了一下略显酸疼的腰,又继续研究死者的尸体。

但半个小时后,秦晓冬惊呆了。根据死者骨盆等显著特征,发现这应该是一具身高1.60米的女尸。
秦晓冬看看放在一边的头骨,又看看被自己排列整齐的尸骨,颓然坐在椅子上。当法医近二十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尸骨和头骨竟然是两个性别。
秦晓冬立即打电话给方鸿渐,一个小时候,大汗淋漓的方鸿渐出现在秦晓冬面前。
秦晓冬简要的把自己检查的结果叙述了一遍,最后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方鸿渐慢慢俯下身,仔细观察头骨和尸骨。忽然,他大声说:“如果这个头骨和尸骨是两个人的,这样就好解释了吧?”秦晓冬说:“我已经把头骨和尸骨的对接处做了衔接,基本一致。除非这个人经常杀人,下刀又狠又准。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这样推测,我们这里的有多少杀人案啊?”方鸿渐说:“如果这是个杀猪的呢?”秦晓冬惊喜地说:“倒是搞侦探的,思路就是活。好,先按这个思路查下去,看看这个给我叫板的幕后人到底想干什么!”

几天后,方鸿渐接到大林乡派出所的电话,说他们乡菜疙瘩村的王大状报案称,他23岁的儿子失踪了。方鸿渐立即带人赶到大林乡派出所,见一对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夫妇正哭着给民警叙述。
民警说,王大状的儿子王小状今年考上了大学,二十几天前,本来说话去送儿子上学的王大状突然腹疼不止,王小状只好自己走着去三里地以外的公路边等车。儿子走后一直没来电话,王大状夫妇以为儿子怕花钱,也就没在意。谁知,今天突然接到儿子学校的电话,问他们王小状为什么没去上学。王大状夫妇这才知道,儿子根本没去学校。方鸿渐让他想想有没有仇家,尤其是屠夫。王大状说出一个名字:王二猛。说几年前曾药死过他的小牛。
随即,王二猛被带到刑警队,但他矢口否认杀了人。
这时,秦晓冬走了进来,问道:“王二猛,你认识我吗?”
王二猛看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烧成灰我都认识你!”
“这就对了。”秦晓冬笑着说,“种种迹象表明,你就是杀害王小状的凶手。”
“你,你血口喷人!”王二猛显得很激动,“别以为你是法医就可以信口雌黄,老子不吃你这一套!告诉你,我没有杀王小状!没有!”
方鸿渐说:“没有一个凶手开始就承认自己杀人的。虽然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还不够确凿,但至少你是最大的嫌疑人。除非你提供那几天不在现场的证据。”
王二猛低下头,不再说话。


现场办公
王二猛被警察带着走进菜疙瘩村时,全村震动了。昨天晚上,主任就在大喇叭上宣布,今天公安局将在村里现场办公,剖析犯罪分子的心理,给全体村民以警示作用。所以,当警车停在村东的打麦场时,村民呼啦一下围上来,指点着王二猛窃窃私语。王二猛没有戴手铐,但低着头不敢看四周的相亲。
村主任见人来的差不多了,宣布大会开始。方鸿渐先向村民通报了这次重大杀人案的进展情况,接着,秦晓冬给大家解释为什么锁定王二猛为犯罪嫌疑人。
秦晓冬说,自从王大状药死了王二猛的小牛,两家便接上了仇,这次,王二猛终于瞅准机会,把黎明时分出村的王小状杀害。当然,王二猛杀害王小状可能不只是为了给他的小牛复仇,还想给办案的法医出难题。因为秦晓冬曾经在一个案子上,把王二猛的三弟送上法庭。所以,由此推出,给秦晓冬出难题是炸药包,药死小牛是导火索,以至王二猛挥刀杀人。虽然在几天的审问中,王二猛一到关键时候就一言不发,但只要证据确凿,他不招供一样被判刑。当然,光有这两点还不能推断王二猛就是杀人凶手,还有一条不利于王二猛的证据,那就是死者的头颅被一刀砍下,警方询问了不少人,说这样的刀法,只有手法娴熟的屠夫才能做的到。很显然,王二猛符合这个条件。

王二猛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大声喊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杀人!罢了,我他妈可不想当冤死!告诉你们,那几天黎明时分,我都在王东方家里……”
“你他妈放屁!”随着声音,一个和王二猛年龄差不多的男人冲上来就要打王二猛,被警察制止了。
“王东方,你就别他妈装了,嫌丢人是不?嫌丢人就不要答应我啊!”
王二猛说,王东方是他的徒弟,现在在市里的一家屠宰厂上班。因为王东方都是凌晨三点就出门去上班,王二猛就利用明天前这几个小时,和王东方的老婆勾搭成奸。后来,王东方发现了这件事,就找王二猛算帐。王二猛答应他可以让自己的老婆陪他。谁知,王二猛的老婆虽然在王二猛面前低三下四,但却宁死不从王东方,去了几次都被打了出来。为此,王二猛不禁觉得沾了光,还笑骂王东方没出息。
“即使这样也不能证实你就在王东方家啊?”方鸿渐问道。
“这简单。”王二猛冲着人群里自己的妻子喊道,“回家去拿我的那个新手机,能照相的。”王二猛的妻子只好哭着离开人群,一个警察随后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王二猛的妻子把手机拿来了。王二猛一阵猛按,交给方鸿渐说:“看看吧,我和王东方老婆在一起的时候都拍照留念了,照片上都有时间,好几百张呢。”方鸿渐接过一看,还真是王二猛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裸体照片。上面都有时间,一共五百多张。


真凶伏法
王东方气地“嗷嗷”直叫,上来就要夺手机,却撞到方鸿渐身上,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方鸿渐一挥手,一个警察上来给给王东方戴上了手铐。
“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是受害者!”王东方声嘶力竭地喊道。
人群中一阵骚动。
“大家静一静。”方鸿渐冲大家挥挥手,待会场安静了,接着说,“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在窑洞里发现的尸体不是一个人的。头颅是男性的,而身躯却是女性的。就因为这一条,我们不敢确定王二猛就是凶手。因为经过法医检验,那个女尸身不是被人杀死的,而是病死后被移到哪里去得。经过调查,我们得知离此二十多里地的寨村在前段时间溺水死亡了一名女青年,和窑洞发现的尸身尸体特征基本吻合。我们说服了死者的父母。挖开了姑娘的墓穴,才发现姑娘的尸体不见了。但我们调查得知,虽然王二猛杀猪多年,但却惧怕死人,谁家发丧他都离的远远的。所以,王二猛不可能有掘墓盗尸的胆量。后来,我们又多方调查,发现只有一个人具备作案的条件,那就是王东方。大家比我清楚,王东方是村里有名的‘大胆’,村里死了人,刮脸穿衣都是他的活;并且他也是出了名的屠夫。但仅凭这两点还不足以说明他是凶手。因为他没有杀人动机。我们曾多次试图向王二猛了解其他屠夫的情况,但王二猛因为怕通奸事情败露,迟迟不愿开口。所以,我们就请示领导后演了这出戏。站在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上,看着终日生活在一起的父老乡亲,想到爷爷的在天之灵,王二猛终于不再保持缄默,说出了和王东方之间的瓜葛。这样,真正的凶手就暴露在阳光下。”

方鸿渐这一解释,大家方才明白。王东方和王小状没有仇恨,之所以命丧黄泉,是因为恰巧碰到了王东方的刀口上。王东方只是为了报复王二猛,才杀死了王小状,又盗走了那个姑娘的尸体,摆了一个“女身男首”的现场。当然,那封电子邮件也是王东方发的,目的就是把警方的视线引到王二猛身上。因为前一段时间秦晓冬刚把王二猛的弟弟送进监狱,王二猛叫板秦晓冬让他出丑,也就顺理成章了。但王东方只想到了怎么让别人增加嫌疑,而没有想好自己怎么摆脱嫌疑,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推荐阅读:邪性的死亡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