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故事 > 短片鬼故事 > 正文

寿衣口袋

2020-09-03 15:41:49短片鬼故事 人已围观本文有2880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作者:湘西鬼王

一、焚尸工
李建明在河边徘徊,一次又一次,真想一头扎进那漆黑的河水中。女友田琳移情别恋,他大病两个月后被工厂开除,不多的积蓄也被花了个精光,现在连房租都交不起了。与其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还不如干脆死掉!
夜深人静,河边的人越来越少。李建明爬上河堤,嘴里喃喃地说了几句什么,正准备纵身而跃,突然,一只手牢牢地攥住了他的胳膊。
李建明一个趔趄,被从河堤上扯了下来。他回过头,见一个身材干瘦,穿一身黑衣戴一顶黑帽的中年男人站在面前。男人的力气很大,将他扯到一边后,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递给李建明,自己也点上了一根。
李建明恼怒地看着男人,男人深深地吸了口烟,仰起脸说:“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能忍受一些事情,还是可以活下去的。”
李建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那得看你要忍受的是什么。如果活着像在地狱里,除了受罪还是受罪,那还有什么意思?”
男人笑了,半晌,他吐出两口烟圈,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你知道为什么死人穿的寿衣都没有口袋吗?”
李建明一愣,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男人接着说:“那是因为,人赤条条地来到这个世界,死后照样带不走什么。所以,死人的寿衣都没有口袋。”他停了一下,然后盯住李建明,“如果你给死人的寿衣缝上口袋,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没兴趣听你扯。”李建明转身就要走,可没等他抬脚,胳膊又被男人拉住了,男人凑近他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世人都说,死人带不走什么,所以不给他们的寿衣缝口袋。可实际上,他们大多数都很留恋人世,很想带走一些东西。如果你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他们也会满足你。”
听到这里,李建明的头发一根根地竖了起来。他转过头,突然发现,眼前的男人有些阴森可怖,尤其是他的眼睛,就像是猎食者!男人冷冷一笑:“难道,你就没有愿望?”
愿望?李建明的愿望太多了,只是,他从来都没有能力去实现。
这天晚上,李建明稀里糊涂地跟在男人身后,一直来到了他从未到过的地方——火葬场。

要在以前,李建明恐怕是会有些戒心的,但现在,他死都不怕,还怕到这儿来?
这一路上,男人告诉李建明,他叫刘时忠,是火葬场的焚尸工。
秘密,就在停尸间。www.youze.cc 鬼故事
停尸间不大,李建明看到刘时忠将一个大大的抽屉拉开,一股白色的冷气散尽,一具瘦小干枯的尸体出现在两人面前。
刘时忠说,明天一早,这个死者将会被火化。从死者的神情能看出,他仍然牵挂着这个世界。“现在,你可以为他缝一个口袋,然后放进几枚硬币——活人喜欢钱,死人其实也喜欢,尤其是货真价实的钱。硬币用黄表纸包裹,在黄表纸上写下自己的愿望,一切就都OK了。”
李建明将信将疑,可是,刘时忠又有什么必要骗自己呢?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此时已经成为一个死人,不久之后,也会躺在这里。
刘时忠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绸料布以及针线,塞进李建明手中。
他再三叮嘱,一定要把布缝在寿衣里侧,这样才万无一失。死者家属再细心,也不会翻开寿衣里子看。
刘时忠离开了,停尸间里只剩下李建明一个人。阴冷的气息笼罩在他的头顶,他看看那具已经僵硬的尸体,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犹豫了半分钟,李建明的脑子里涌出千头万绪:如果真的能够改变命运,也许他该试一试。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他再次站到河堤上。
想到这里,李建明捏起针,拿起布,一步步走到了尸体前。

他颤抖着伸出手,弯下腰,撩开死者的寿衣,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不过片刻,他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他感觉自己缝的不是布,而是对某个人的仇恨,那个人就是张亚东。
张亚东是田琳的新男友,他比李建明聪明、富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获了田琳的芳心。
和田琳恋爱两年,她几乎就是李建明的整个世界。以前,她也恋上过别人,可最终还是会回到李建明身边,所以,李建明并不在意。但这次,她是拿定主意离开李建明,因为,她说张亚东向她求婚了,他们的婚礼就定在下周。
寿衣口袋缝好了,李建明在黄表纸上写下一行字:我要张亚东死!然后,他用黄表纸包上硬币,将它塞进了死者的寿衣口袋里。
走出停尸间,李建明却再也找不到刘时忠。他沿着来时的小路,飞快地回到了家里。
天还没亮,他忐忑不安地躺到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屋顶。
四周一片死寂,分明透着莫名的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李建明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在他身侧。扭过头,他看到了张亚东。
是的,那真的是张亚东,他就站在李建明的床边,嘴边露出怪异的笑。
李建明吓坏了,猛地坐起身,只见张亚东脸上的笑消失了,接着像是被什么用力挤压着,竟然越来越薄!
李建明头皮发麻,退到了墙角,眼睁睁地看着张亚东一点点地变成了一个纸人。接着,似乎凭空有两只手伸了出去,将张亚东对折一下。张亚东的脸痛苦地扭曲着,看上去格外骇人。
李建明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要断裂了。一下又一下,那双手一次次折着张亚东,他的脸和身体一次次变形,直到变成了巴掌大小的黄表纸。纸上,只有一只眼睛!最后,一只手掂了掂纸片,扬手扔进了火炉。
看着张亚东一点点地变成灰烬,李建明冷汗直冒。他掐了一下大腿,很疼,不是做梦。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李建明按下接听键,竟是田琳打来的。她哭着说:“建明,亚东他死了!”
3天后,田琳回到了李建明身边。张亚东在婚礼前3天因心脏病突发身亡,田琳无人依靠,除了李建明。
李建明心花怒放:想不到,一个寿衣口袋,竟真的要了张亚东的命?这时候,他接到了刘时忠的电话。刘时忠再三道歉,说他也是没有办法,才找到李建明,希望李建明不要恨他。
李建明不明白,刚想追问,刘时忠却把电话挂断了。


二、恐怖
清早起来,李建明要去找份新工作,可他突然发现,当他站在街道上,两条腿却只能朝着一个方向走。
李建明吓坏了,他这是要去哪儿?
随着人流上了公交车,他一眼看到,终点站就是火葬场。难道,他这是要去火葬场?可是,他去那儿做什么?
半路上,李建明跳下公交车,拦了辆出租车,要去劳务市场。但是,出租车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去,左弯右绕,直接把他拉进了火葬场。
“我要去劳务市场!”李建明怒不可遏。
“可是,你分明说要来火葬场。”司机也很生气,“我才30岁,还不到耳聋的年纪!”李建明蒙了。
火葬场的人说,刘时忠退休了,李建明是被指定的接替人,以后,他就是焚尸工。
李建明不喜欢这份工作,不想跟尸体打交道。
但是,每天清早,似乎有一根绳子将他往火葬场的方向拉,他不去也得去!不管他坐公交车、出租车还是骑自行车,也不管他兜多远的圈子,目的地却只有一个。

厌烦了一阵子,李建明想通了:几乎每天都有死人拉来,那么他就有诸多机会可以给寿衣缝口袋,那么……
李建明的设想没过多久就开始实施了,因为他不想再次失去田琳。
田琳想要大房子,想要漂亮首饰,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来说,这有什么错?
第二次,李建明为一个即将推进焚化炉的人缝了寿衣口袋,他的愿望是,得到许多许多钱。
3天后,李建明的继父突发心脏病身亡,因为死得突然,甚至没有留下半句遗嘱。虽然继父跟李建明的关系是水火不容,可他的遗产最终还是落到了李建明手里。
起初,李建明还有一丝丝不安,很快就被欣喜取代了。没想到,继父除了房子外,还有一百多万存款!
卖掉继父的房子,李建明在市中心换了套高档住宅。剩下的钱,他给田琳买了钻石戒指、红宝石戒指、钻石项链,还有许多价格昂贵的衣饰。
田琳欣喜万分,对李建明格外温柔,李建明觉得自己像是生活在天堂里。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继父死后半个月,李建明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早在张亚东心脏病发死亡时,李建明就隐约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当继父死后,这种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信号格外强烈!
几乎是分分秒秒,李建明都感觉那双莫名的眼睛在盯着他,无论是走路、睡觉,还是跟田琳亲热,这让他痛苦不堪。不久,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他连个正常的男人都做不成了。
买来了大瓶安眠药,李建明一气服下3片,可他似乎天生就有抗药性,照样无法入睡。
而且,李建明现在不止看到一双眼睛,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四面八方注视着他,让他彻夜难眠,痛苦不堪。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刘时忠会向他道歉。可已经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一个能替代自己的人!


三、接替者
下班后,李建明不再回家。夜深人静时,他在河边徘徊。细细想来,距离刘时忠在河边找到他,不过两个多月。
每天夜晚,李建明夜不归宿。田琳不满,问他像夜游神似的,到底在干什么。
起初,李建明支支吾吾,可禁不住田琳再三追问,只好含含糊糊地说:“我拥有一种能力,可以让轻生的人变得幸福。”
田琳一下子坐了起来,摇晃着他的胳膊问是怎么回事。
李建明接着敷衍道:“轻生的人当一天焚尸工,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
田琳压根不信,李建明又稍稍透露了一点儿细节,她才将信将疑。
工夫不负有心人。半个月后,李建明还真的找到了一个轻生的女孩。就像当初刘时忠诱惑他一样,他轻而易举地把女孩带进了停尸间。甚至,那女孩比当初的他更好哄骗。
女孩起初有些害怕,可在李建明的再三鼓励下,终于接过了针钱和寿衣布。

将女孩一个人留在停尸间,李建明走了出来,如释重负。他像当年的刘时忠一样,悄悄溜走了,唯恐再迟一步就走不掉。
找了家小酒馆,李建明喝得微醺,然后摇摇晃晃地回家。以后,不会再有眼睛盯着他了,他可以守着田琳过自己的逍遥日子。那寿衣口袋,让女孩慢慢地去缝吧。
可是,李建明高兴得太早了。
没过多久,他突然感到一阵胸闷,接着,身体像被什么东西用力地挤压着,几乎透不过气来!
他捂住胸口,痛苦地挣扎着,可是,越挣扎越难受。他想喊,却发不出声;想跑,却拖不动脚。渐渐地,身体竟被压成了一张纸,越来越薄,越来越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看到了两只女人的手,一只手的无名指上戴着钻石戒指,另一只手的中指上戴着红宝石戒指。那两只手轻柔地把他的身体折了起来,一折,两折,三折,最终将他的身体叠成了巴掌大小,放进了一个黑色的寿衣口袋。
李建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www.youze.cc鬼故事大全
田琳哼着小曲去酒店,心里像被一片片羽毛轻轻地扇着,无比惬意。张亚东死了,她并不难过;同样,李建明的死,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感觉。他们不过是饭票、衣服,去了旧的,自然还会有新的来,这跟爱情毫不搭边。况且,最近一个多月,李建明已经丧失了作为男人的基本用途,她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就在李建明在河堤寻找接替者时,田琳也没闲着,她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年轻英俊的调酒师,她几乎是疯狂地迷恋上了他。所以,田琳雇了个女孩上演轻生的一幕,想不到,轻易就骗过了李建明。
在停尸间里,田琳接替了那个女孩,依照李建明所说,亲手缝了寿衣口袋。
在酒店开了房,田琳打电话叫来调酒师,然后端了杯红酒坐在床边,满怀期待。她并不知道,从明天起,她就必须去火葬场做焚尸工。而且,当她和调酒师缠绵时,身边会围满了观赏的眼睛,有张亚东的,有李建明的,还有无数陌生人的。

推荐阅读:自燃

最新故事

热门小说

其他小说

你应该喜欢的小说